笔趣阁 > 明尊 > 第一百四十六章与人论品,金丹大道,舍我其谁(2/2)

但这是他声名不堕的情况下,才有的待遇。

今日被泄露了底细,门中便掩饰不下去了,六家虽然独大,但其他外姓长老可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回去之后,定然会重定丹品……他前途完了!

被庾亮点明,褚文恭不敢怨恨,却恨恨看了只说了半句话的钱晨一眼。

庾亮乃是庾氏家主,名声极重,更是阴神之尊,隐隐有成就阳神的势头,地位堪比他褚家家主。他敢讽刺王龙象、谢灵运,是因为同处一辈,被人看做少年意气,世族并不怪罪此事。但对世族长辈,便无人敢这般冒犯了。

钱晨心中叹息一声:“无辜啊!我都已经这般低调了,非要我一剑挑败这里所有人,然后踩着案几,留下一句在座的诸位,都是废物吗?”

跟随褚文恭一并而来的一众世族子弟,皆目光复杂,看向钱晨,不乏同仇敌忾之心,在场的郡望世家也觉得钱晨面生,在小声议论。

那出声问过钱晨的老者,哈哈笑了两声,才发现自己坏了事,但如此出名也并非全然是坏事,他有心让钱晨扬名,便借机问道:“你是哪家子弟,如此眼力惊人?”

钱晨却淡淡道:“在下并非世族!”

这时候,原本对钱晨隐隐有所高看的庾亮微微皱眉,他性格严肃遵礼,严守士庶之分,本想提携此人一二,但此时却熄了这念头,这一次就连郡望世族也有所不满,对钱晨生出了敌意。倒是那最先追问钱晨的老者有些不好意思,他乃是庾亮好友,世族名士温峤,因为性格有些轻慢放肆,喜俗言粗语,虽是阴神之尊,却喜欢在扬州与大商巨贾赌戏。

曾经将一位扬州巨商赢得倾家荡产,隔日却带着所有的财务登门拜访,赔罪笑道:“只博戏尔!非为破君家门!”将所有赢来的财物尽数奉还,而他自己输掉的钱财,却从不在乎。每每连身上的法衣、法冠都输了,就请庾亮来赎他。

温峤笑道:“我有宝镜犀照,都未曾察觉有异,还是由你点明这才看破这万幻之下,真如未定。你又是如何觉察的呢?”

“应该是运气好吧!”钱晨眼神明静,淡然道。

他恪守低调,自己定位就是来看热闹的,可不想被别人当成热闹看,所以一旦出手,真就是在座的诸位都是废物了!

这时候,桓玄也终于显露出外景异象来,铜雀楼外天空红霞攒聚,流霞飞坠而下,映得一室红光,那霞光犹如流火,照耀的这一层的宫阙楼阁如同失火了一样。谢灵运下意识的转头又看了钱晨一眼,方才他这个主持者,其实也是露了些丑,但因为在场多是世族子弟,大家都有些感同身受之意,纵然是有些隔阂的仙门士族,都对他更有好感,反倒是钱晨,受到了众人一致的排斥。

谢灵运定了定心神:“丹霞流火,动于苍天,其象有阳珠散火,阴甲潜珍,丹气如云英水玉,错耀龙鳞。真是上品无疑!”

温峤虽然知道不对,奈何赌性叫他心痒,还是转头去问钱晨道:“你觉得如何?”

“什么叫我觉得?”

钱晨觉得此人太爱看热闹了,恰好钱晨也是这个性子,同性相斥,所以对他心里的那点不良心思,看的极为透彻,心中暗恼道:“你若敢把自己的阴神外景放出来,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毒蛇!”

“三品下!”

钱晨也不觉得需要掩饰,将自己的标准略微降低了些,免得惊到这些人,便直言道。

顿时众人便有些炸开了,世族中有人冷笑道:“丹霞如燎云,下坠若流火,这般火力,足以消金融铁。丹霞火色之中带着一丝青纯,想来是桓兄炼化过丹霞福地的青莲地火煞之故,凝煞青炼地火,炼罡玫霞荡气,罡煞合一熔炼丹霞,已经是最上品的成丹法门。三品金丹中的最上等,纵然褚兄……也要稍逊一筹。”

“不会有人以为自己蒙中了一回,便眼力胜过在座诸位了吧!”

“原来这也算凝煞炼罡了吗?”

钱晨一时无语,凝煞炼罡乃是天罡地煞诸神通的前置,还有低于二品的?

他很想提醒一下这位,不是所有凝炼煞气,炼化罡气都叫凝煞炼罡,罡煞之气如天地清浊,化为混元,萌发神通种子,才叫凝煞炼罡,未能配合起来,罡煞之气不合,乃至混一清浊出了差错,罡煞之气未能熔炼为一,化为先天元炁的——这叫做混罡煞。

丹元之中煞气罡气依旧泾渭分明,只能用来施展道法,并未生成神通种子。

“连凝煞炼罡都不知道!”那人冷笑道:“这下我等倒是信了你是蒙的了!”

王龙象微微抬头,面上浮现一丝异色——“这些人是认真的?”

“太白的剑法之中,‘天地为橐籥,周流行太易’一式,混一清浊,于一剑之内自成天地,反复清浊之威,将一切元气化为混元,施展出这样一剑的人不懂什么是凝煞炼罡,还有谁懂?”

钱晨平静道:“青莲地火煞气乃是乙木之精降下地肺,为火劲蒸腾而出,因此色如青霞,又因乙木化去地肺火毒,火力较纯,可谓中品地煞之气。而玫霞荡罡气,乃是至纯火气为元磁所束,化作云霞,玫霞消金融铁……所以青莲地火煞生机绵绵,暗藏乙木精气,玫霞荡罡气却是元磁金气,金克木性,因此罡煞不合,无法混一。这红霞之中的一点纯青,正是杂质!”

“原本玫霞荡气可以演化元磁神通,青莲地火煞气寻一风煞之气,也能火木相生,化为焚风!惟独两者合炼,暗藏克制,蜕变阴神的三灾之一火劫,有其要小心,魔火烧身之时,必然要点燃金丹所藏木气,反消元磁之精,金丹有溃散之危!”

桓玄听闻此言,面无人色,温峤一锤右掌,连连点头道:“却是如此,却是如此,我只到这两道罡煞之气,具是云霞之属,还以为甚是相合,却没有看出这点隐患!”

旁边的庾亮也是频露异色,看了钱晨一眼。

“此言不差,桓兄结丹之时,罡煞互为克制,留下了破绽隐患。丹品只得三品下!”谢灵运看了桓玄一眼,心中暗叹,这等被人寻到根本破绽的,隐患极大,日后有人想要对付桓玄,只需祭出一门能够引动其内火的法器,便有奇效。好在世家有种种手段弥补,寻一宗消弭内火,镇压内魔的水属法器便可。

而且日后突破阴神度内火之灾时,能有所防备比起毫无提防,还是要好上无数。

说起来还是承了钱晨的情……桓玄心高气傲,却也强自拱手为礼,对钱晨道:“谢道友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