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一百零三章太阴太阳,绝灭众生,罗天大醮(1/2)

妖族轮回者中,为首的野狗道人等一众妖魔驾驭法器飞起,数十道妖风异光一起飞出,阴晦之气一时大盛。

滚滚乌云,黑风乱刮,血光妖气冲天而起,一时遮蔽了半边的天际。

喷薄而出的妖气潮汐,血光黑芒穿梭其中,约有半百之数。这其中的妖魔,最差也是凝结妖丹的大妖。

妖族与人族不同,结丹一关,人族讲究的丹成无悔,因此多有在通法一关之上磨砺道心,扎实根基,追求更上一等的结丹之品。

而妖族妖丹却通常比较粗陋,但凡修成一门法术,便能借此凝结妖丹。

就算妖丹品级低劣,也可以慢慢弥补,在后天蜕变血脉的关口之时,将内丹品级提升上来。因此人族的结丹大关,在妖族唤作化形,乃是血脉进化,形体蜕变的一关。

这么多修成妖丹的妖魔,将妖气集合一处,催动百鬼夜行的仪轨,天地间尽是阴煞气息如同潮汐,妖气鬼气弥漫,阴风嘶吼,刮起黄沙遮蔽天日,裹挟着无数阴鬼妖魔,以排云倒海之势压了过来。

与之相比,那十几位人族轮回者、修士所在的红楼,宛如滔天大浪之中的一叶扁舟,灯火在妖气大潮之中闪烁,随时可能熄灭。

法信禅师挣扎着站了起来,舍利子放出的脑后圆光越发透彻,虽然微弱,确如琉璃一般干净,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荒集之中,无数荒民已经被这惊人的声势惊醒,身后传来许多哀嚎,哭泣,绝望的嘶吼,男人女人,呼唤亲人的焦急,孩子的哀嚎。

还有那些捉妖人绝望的咒骂!

法信身躯微微摇晃,他微微抬头,看着眼前的鬼门大开,人间地狱将成的一幕,叹息一声道:“从拒妖关到铁围城,从镇魔军到莽城,这一路走来,多少次苟且偷生,多少道友身死魂灭,为的,不就是守护在前吗?”

“至少……这一次,我不会再逃了!”

罗森缓缓拔出身后的苗刀,两只手一手持长倭刀,一手持短苗刀,一前一后,隐隐交错,对着那无边鬼潮。

周正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出声道:“依托红楼,结阵而战!”

他张手打出七枚符箭,插在红楼各处,上应北斗。每一枚符箭之中都封存着一桩威力绝大的法术,七枚组合,更可以布下一桩禁制。每发动一枚,都能驱动禁制的一重变化,最后一重斗转星移,可以将他们挪移千里,乃是战至最后的逃生希望。

他也不知道,这斗转星移的挪移之能,能不能突破百鬼夜行的封锁。但事到如今也只有一试了!

钱晨目视前方,看到了那百鬼夜行之中,无数妖鬼气息汇聚而成的一个恐怖,庞然的阴影,忽然一笑,流云飞袖随手甩出,大袖一震,卷起大圣雷音琴。

霎时间来到了红楼之外。

周正一见之下,有些隐隐焦急,他疑惑道:“道友,你这是做什么?快回到阵中来……”

钱晨微微一笑,却并不理睬,他神色从容,视那无穷妖鬼,汹涌而来妖魔潮汐如无物,只盯着鬼蜮之中那道无可描述的阴影。

“白骨妖王总算现身了!它果然够谨慎,到了现在还躲在后面。师妹……你那一招炼的如何了?”

宁青宸迟疑道:“依旧并无太大把握!”

“那我便助你一臂之力吧!”

冲在最前面的野狗道人等妖魔轮回者,已经闯到了红楼百丈之内,看见钱晨一人飞在最前面,都是冷笑不已。野狗道人祭起手中以人骨加上自身獠牙炼成的短杖,挥手打出。

几枚獠牙带着一溜血光,打向钱晨的眉心心口要害。

这些獠牙都是以左道法器黑狗钉的祭炼之法炼成,能破修道人的护体法术,污秽法力。

钱晨指尖雷音滚滚,一道冰魄之光绽放,随着他手指一点,按在了宁青宸的后心。

宁青宸的头顶,二品外丹广寒冰魄化为一朵冰云从她的脑后飘出,钱晨将自身法力化为滚滚的冰魄神雷,打入冰云之中,之间那一枚滴溜溜的外丹,汇聚所有寒气……

宁青宸不顾外丹损伤,以消耗外丹潜力的方式,催动广寒冰魄丹的本源!

这一刻,燕殊飞纵一道剑光如虹,欻然一射,即遽斩入云端,天地间寂静了片刻,随即滚滚雷音彻响天地,巨响震得整个荒集都在颤抖,那数十万妖鬼都不由得缓了一缓。

遮蔽苍穹的妖云,被斩开了一个纵横数十里的口子,月光从缺口洒落。

照在那朵冰云之上。

宁青宸手中一柄万年玄冰祭炼的飞剑,陡然射出,冰云之中广寒冰魄丹,沐浴燕殊接引下来,汇聚方圆千里的月华的光柱,冰魄寒光与太阴真力融汇,一种极具灭绝之力的恐怖寒芒,就此诞生。

随即,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犹如太阴肃杀的白色光华,从冰云之中射出,冰云消融化为寒光……

冥古之时,诸天冰封。太阴高悬,天地冻绝!

“太阴绝灭神光线!”

宁青宸一声轻喝,头顶一线寒光,朝着前方无数妖鬼扫去,细细的一条靛白色的光线,切割过前方,远处那无数妖鬼,堵在红楼之前的三个鬼使脸色惨变,就连那一向面无表情的牛头,都瞪大了牛眼,然后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琵琶鬼使藏在蛛网鬼蜮之中,逃得稍稍慢了一些,被那太阴绝灭神光线遥遥擦过鬼蜮,笼罩数十里的蛛网和其上数千鬼蜘蛛,瞬间化为化为齑粉。

琵琶鬼使只是和那神光线遥遥擦过,身后的琵琶尾就顿时冰封,无声无息的断裂开来。

寒光线所到之处,一切生机具被灭绝!

钱晨右手弹开腰间红皮葫芦的盖子,洒出数十枚纯阳药性的元气灵丹,一面粉碎数枚灵丹,化为一股阳气输出,护住宁青宸的心脉气海神识。

一面将其余灵丹瞬间粉碎!

滚滚阳气犹如一套炽炎的大河,被他打入藏在红楼房顶上的大黄鸡体内,凤师拍打着翅膀,咯咯惨叫着,仿佛在大叫吃不下了,真的撑不下了。

它的羽色赤金,头冠通红,拍打着翅膀一蹿百丈高,大黄鸡身躯暴涨数丈,一双小眼睛中金光涌动,无数太阳真火汇聚在一根金针之上,朝着下方无数妖魔激射而出。

金鸡眼中,金针幻化万千,每一根都化为太阳神光针,伴随着太阳之光倾斜而出。

登时,在那百鬼夜行笼罩的天地之内,在黑夜的荒集之中,一轮金阳升起,洒落光明,夹杂无数金针。

一线寒光所到之处,妖鬼具化为玉齑冰粉,一切生机泯灭。

那道道金针洒落之处,穿透了无数妖魔的鬼体,冲在最前面的野狗道人一声不吭,便被无数金针透体而过,瞬间神魂泯灭无声,而它们的肉体上,焦痕却还在扩散。

一点一点的,燃烧为飞灰炭迹。

钱晨袖中的磁光瓶倾倒,引动其中的两仪元磁神光,巨大的磁力将宁青宸和凤师所射出的神光扭曲,交织在一起……

太阴绝灭神光线!

太阳屠神金光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