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八十章万古魔劫遇真龙(1/2)

朱雀桥本是建康四航之一,平日里往来的人也不少,今日更是人头攒聚,许多散修和看热闹的百姓,都涌上了桥旁的两岸。

听闻王龙象又约战某人了,大家都纷纷涌来,想要看个热闹。

至于钱晨,便是那个不太出名的某人。

若是说许多世家都知道建康城外,大江之上的那惊世一战,许多世家子弟消息灵通一些的,也知道此次斗法的起因,是钱晨登门斩落王衍的发髻。

那么建康城中的散修,江湖人士,对钱晨便是一无所知。

在桥头两旁搭建的重楼之上,谢玄依着窗口,注视着被王家拦起来的朱雀石桥。王家的王戎、王敦,乃至王衍都遮遮掩掩的坐在旁边的另一间雅阁里。

建康城中,数得着的世家。

高平郗氏、颍川庾氏、谯国桓氏、兰陵萧氏、琅琊诸葛氏、乃至吴郡的朱、张、顾、陆如此种种,不一而足,大致上侨姓坐于谢家在朱雀桥头修建的铜雀楼,而东南吴姓,则坐在桥北的散落楼阁之中。

还有寒门之地,乃至京中官宦子,都挤在两座重楼之间的回廊上。

至于道院、仙门的修士,便直接驾驱遁光飞遁数丈而来,落在秦淮两旁的屋脊,树梢上。若非建康城有四象周天阵镇压,他们多半就直接升起飞遁法器,在半空观看。

随着夕阳渐落,钟山染得如同紫金一般,不断有遁光从城中四面八方而来,落在附近的楼阁、屋脊、树梢上。能架得起遁光的,要么至少有通法的法力,要么拿出的飞遁法器,都不是凡俗之辈。

休看钱晨长安一战,魔穴之中杀通法如同宰猪狗一样,但论起来,钱晨也才只是一个通法修士而已。

建康之中,除了铜雀楼中的王谢等大世家,以及更远处的吴郡世家。

通法境界,也已经算一个人物了。

李冲乘着马车,正要从皇城出来,经过城门的时候看到几个世家子弟,施展了道院的法术,驾驱着法器朝着秦淮河方向飞遁而去,他掀开禁制法帘,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对驱赶车驾的家将道:“可是去围观王龙象与玉宸道人的斗法的?”

家将拉着车前生着犄角的龙马,鬓毛迎风飞舞,一看就极为不凡。世间珍禽异兽有许多,谢家养了一群丹顶仙鹤,家中子弟乘鹤而行,王家在琅琊也有大片的福地山川,放养灵兽。

但真正可以用于大规模战争的,还是北方草原出产的龙马。

龙性本淫,有龙血脉的马群,在北地草场上往往汇聚成十万,百万的巨大马群,常常有蛟龙飞来寻马群中的母马云雨,繁衍不绝,血脉优良。

而龙马又是最适宜乘骑的灵兽,故而北方龙马几乎可以算的上是一桩特产,在南方就极为罕见。

李冲出行之时,京中的世家子弟往往看了这四匹俊秀非常的龙马,便知道是北方来的使节。更何况护卫李冲的一小队骑士,人人胯下都骑着龙血马。

那高大的家将挽住龙马,回头道:“大人,可要前去旁观一二,看看这南方俊秀,比起北地的人才如何?神州二十八字,凭什么让他们南晋占了十六个……”

李冲微微叹息道:“冉儿下落不明,我实在是没心情……回去吧!”

就在家将驱着车驾,准备起程的时候,身后有一座云撵赶了上来。这云撵以六只青鹿为驾驱,一只保养的极好,一看便知道养尊处优的手,拨开笼罩云撵的青纱,将云气散去,露出司马越微笑的面孔。

司马越微微点头道:“原来是魏使李中书!”

李冲只能点头回应,司马越笑道:“李中书也是去看今日朱雀桥上的那一场斗法的吗?我大晋人才济济,魏使当好好看一看,不知北魏可有与之相比的俊杰?”

驾车的家将冷笑道:“曹世子也曾邀战北方年轻一代的修士,但他战得可是同列二十八字的北方俊杰,无一不是各家,各部这一代的佼佼者,才打出来的同辈第一,与你们南人总是剑挑无名之辈可不一样。”

他面露冷笑,显然是在讥讽司马越也是王龙象击败的‘无名之辈’。

但司马越只是笑了笑,并不以为意,如今两国几次冲突,南晋都吃了些亏,北人骄狂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应对自然称得上有风度。

反倒是李冲,抬手制止了家将的偏激之语,笑道:“老夫年岁稍长,对这些意气之争。却已经没了兴趣,因此正准备打道回府!”

司马越笑道:“哈哈……小王倒是很有兴趣,正待邀李中书同行,不知李中书可否给这个面子?”

李冲微微抚须,司马越既然都这样说了,他也不能不给这个面子。而且如今南晋皇帝病重,司马家几个宗子都有些异动,司马越便是太子之位的有力竞争者之一。

若是能在其中搅合两下,也算尽了他出使的责任。

两人驱车同行,司马越早就在铜雀楼留好了一间雅阁,此时与李冲一起上来,却叫楼中不明所以的世家中人暗暗心惊,司马越什么时候和北魏有了勾结?

虽然结好北魏使节,在此时颇为敏感,但众人也不得不暗叹,这虽然是一步险棋,却也是一步妙棋,关键时候司马越若是想要继位,得到北魏支持,也是举足轻重,就是不知道皇帝和司马家老祖那边,会怎么想?

一时间,铜雀楼上的雅阁里议论纷纷。

轮回者等人只能落在一处房顶上观看,元皓对身边的杜秀娘道:“这些人围得那么紧,先前玉宸道人拦江一战的时候,声势浩大,席卷了整条大江。我们站在数十里外都被波及……若是这次王龙象和玉宸道人也全力施展。”

“只怕半座城都要被打碎!”

杜秀娘笑道:“队长,你别忘了建康城是有大阵镇压的,我们想要飞遁出六丈高都被阵法压制,更何况是在城中动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