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七十五章暗算计,窥日神眼(1/2)

“此人天资着实惊人,法术神通,根基道行,乃至随身法器都无一不精,虽他自称是楼观道门下,但楼观道若有此子,何至于如此简单便被人灭了门?”

“此人当是太上道培养,用来重振楼观的道门种子。”

王戎道:“若是如此,这布局就稍欠了那么一丝转圜。而且此人在阵法之上天资纵横,怕是只稍逊令姜一筹,他只参悟了龙飞半阵,又可见如今阵法修为,还差了令姜一个境界。但得了《八阵图》,恐怕会很快就赶上了啊!”

“龙象纵然能胜他一次,若不化解仇怨,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这般人物,斗得是道行。如此胜了眼前,却为后来留下隐患,真叫我不知祸福!”

这时候,船从码头缓缓驶离,王戎站在船头,眼角看到了不远处水面上的九个漩涡,突然双手一颤,低声道:“我还是小看了此人,他在阵法上的天资,并不逊于令姜!”

王敦悚然道:“兄长为何如此言说?”

“他在白鹿堂中看鸟翔一阵的时候,竟在我们眼皮底下,窥破了秦淮朱雀翔天大阵的一丝玄机。暗中操纵阵法变化,在白鹿堂后,布下一处小阵验证所学。”

“若有人从河面强闯白鹿堂,触动白鹿堂禁制,这阵法便会发动……此阵的威力,我却看出不多。但镇压几位结丹,真是轻而易举,堪比朱雀桥上的铜雀楼禁。”

王戎面色更忧,叹道:“如此人杰,竟被夷甫一言得罪,可见我王家自大兴以来,族中弟子渐渐浮躁。如此,不是存家之福啊!”

王敦看到船已走远,靠近兄长问道:“兄长可看出了此子的底细?”

王戎微微点头……

白鹿堂中,司倾城好奇的观看着钱晨用算筹记录下来的八阵图一丝玄妙,这是钱晨留给她参悟的作业,同时感叹道:“王安丰名不虚传……”

崔啖道:“我为什么看他不过如此呢?”

司倾城直起身子,凝重道:“切不可小看此人,他只怕连三分的本事都没有拿出来,我父亲与我说起他的时候,曾经说他‘戎眼灿灿,如岩下电!”

“因为此人眼力无双,天生仙骨,最能洞破人隐秘。一双神目,上可洞彻九霄,下可照破幽冥……”

钱晨抬头笑道:“他还有这个本事?”

司倾城微微挪了挪席面,凑到钱晨身前小声道:“此人自幼聪颖,神彩秀美,年幼时曾直视太阳而不目眩,后来画下一座天宫,上代张天师看到的时候,曾经惊道;何人把天上的日宫画了下来?”

“原来那座天宫,乃是九霄之上大日中的太阳天宫,镇压着其上无数太阳真火,运转大日,亦是天界天庭太阳星君的府邸所在。”

“这时候,其父才知道,此子天生神目,竟能直窥九霄天外!”

“他年岁稍长之时,一日一位元神高人戏弄众人,在长安城外,施法用土石幻化了一排李树。一众世家子弟路过时,看到李子灵气充盈,饱满多汁,都纷纷上去摘。”

“唯有王戎不动,别人问他,他说:‘树在道旁而多灵实,其必有古怪!’而后同去的伙伴纷纷吐出碎石朽木来,那位元神高人却哈哈大笑的显身出来,授予了他温养双目的一门功法。”

…………

乌篷船上,王戎负手道:“观此人先前行迹,尤其是拦江一战中,琴、刀、伞、剑皆大放异彩,还有一只灵宠,曾招来三十万天兵,画出一座古城,破了叔平的撒豆成兵法。”

“更知其阵法修为高超,还有先前上门之时,拿住夷甫的那门大手神通,很像上古大神通先天一气大擒拿!”

“至于魔穴中的种种传言,多半是荒渺不经之事,或是其借助道门前辈在其中布置的阵法禁制所为。”

“因此我今日来,设下这三场比斗,就是要试探其琴、刀、伞、剑,还有那只灵宠,大手神通和阵法修为的底细!”

钱晨在轮回之地外,所用的种种手段,竟然都被此人掌握,还要来亲眼见一见,若非钱晨套娃成精,只怕真就中了王家的算计。

白鹿堂中,钱晨暗暗感叹道:“此人眼中神光真个不凡,至少看破了我三重伪装!”

王戎在船上凝重道:“那只大手,乃是其丹气所化,此人的丹气至少有一品根基,而且是雷法所成。如此丹气,内蕴至少两种神雷的灵韵,一种隐隐有八卦雷光,应该是八卦斩仙神雷!一种将八卦化为混沌,应该是混元神雷。”

“这说明朱无常那边的传言有所失误,此人绝不是什么广寒宫这一代的广寒仙子,他元丹并非广寒冰魄丹。而神霄派那边的情报则更加真实,此人在雷海之中,引得九霄雷动,丹成一品,乃是前所未见的内景真雷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