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六十五章四象周天,建康大阵(1/2)

金陵风华,有六成都在秦淮一河。

相比大江的宽阔,秦淮河便要狭窄了许多,但仍不失为一条大河,碧波荡漾,水光粼粼,沿着秦淮两岸修建的房屋,皆是雕梁画堂,世家所居。

作为南朝都城,世间有名的五都之一,建康城由皇城,内城,外城三环构成,从东北到西南,依次排列而下。

皇城北靠位于覆舟山和鸡笼山之间,核心乃是昔年东吴太初宫所在。

其次便是内城,位于皇城西南,莫愁湖和燕雀湖之间,极是繁华,房屋鳞次栉比,各巷子纵横交错,却是金陵粉黛,南朝风流的所在。

最外秦淮河坏绕而过的所在,才是外城,二十四桥关锁水口,两岸花楼莺莺燕燕,从丹阳桥至竹格桥皆是风流所在,过了竹格桥,朱雀桥、麾扇桥却是世家聚集……

建康依湖傍山,占据江东最气势磅礴的局势,山水交汇,化为玄武;金陵之下,龙气勃发。

整座城池的各街各巷在钱晨眼中,却自有玄机。

“建康建城的时候,便依照山水形势,请张天师设立了阵法!”司倾城从秦淮河入城的水门,换了乌篷小船沿河而下,为钱晨指点两岸的城景。

“张天师果然不凡,观此城形势,比起拦江大阵都要胜出许多。”

钱晨指点秦淮南岸的建康内城笑道:“我知道谢道韫的拦江大阵灵感源自哪里了!只不过拦江大阵只能显化异兽,而这里的阵灵却已经成了神!”

“哦!”司倾城背着手,好奇道:“师兄看得出建康大阵的门道?我爹爹说,上一代张天师那个老头做事不太光明正大,设下的阵法遮遮掩掩,弄了许多玄机。很多阵法大家都看不明白……这镇城大阵的底细众说纷纭,师兄可愿揭示一二?”

听闻此言,船头划船的老仆讶异回头——自家的公主,为何会如此胜赞那此人。

他眼力不差,看出那小道士的骨龄分明比自家公主还小一些,也不知为何能做公主的师兄。

建康的镇城阵法关系国本,自然有重重遮掩,许多关要之处,都有皇室的供奉修士守卫,设有重重禁制。

云遮雾绕之下,就算阵法修为不凡,也极难看穿这阵势的底细。

据他所知,金陵占尽东南形胜,自古江东才俊多汇聚此城。但自从大晋再次建都以来,也只有一位少年才俊窥破了其中的奥秘,留诗一首,揭破阵法的玄机。

那首诗原本提于城中金雀楼上,如今已经被朝廷派人毁去。

而那位少年才俊,便是昔年的咏絮才女,谢家的谢道韫早年男装打扮闯出的名声。

老仆只是笑笑,拄着木浆,停船在河中央,此时日落钟山,染上一层金辉,在此处江心可以看到紫金色的钟山和远方玄武湖在夕阳下泛起的微微波澜,犹如金鳞一般。同时也打算看看这少年道士会不会闹什么笑话。

“四象周天真妙诀,惜藏阵秘无他说。都来总是两仪开,阴阳变化太极圆。”

“太极圆,锁大江,钟山青龙压金陵。石城虎踞镇江宁,锁得双龙朱雀翔。朱雀翔,光皎洁,好向丹台赏明月。月藏玉兔日藏乌,自有龟蛇相盘结。相盘结,性命坚,却能火里种金莲。攒簇五行颠倒用,阵完能惊佛和仙。”

钱晨作歌唱罢,船头的老仆拿浆不住,失手落在了水中。

他清楚记得,昔年谢道韫所做的藏阵诗——

“四象周天变化藏,却有龟蛇锁大江。钟山烟雨莽苍处,虎踞龙盘石头城!”

其中所藏玄机,竟与钱晨诗中之意一般无二。

建康三百年来,只有一个谢道韫,今日船上居然还能见到第二个?

老仆心中怀疑,不禁出口问道:“小道长可是第一次来建康?”

钱晨一愣,笑道:“或曾来过!”

他今世未曾来过,但前世却是去过南京的,而且他也不知道前身是否来过健康,因此只能如此作答。

“来就来,没来就没来,什么叫或曾来过?”

老仆心中纳闷,继而突然想明白了。

“看来是来过健康,听说过那首诗,这才拿出来卖弄。被我一问之下,不好意思作答,只能如此含糊其辞!”老仆自以为看穿了钱晨,便不再言语。

司倾城蕙质兰心,抬袖掩嘴微微一笑,道:“师兄可否说得明白一些?我于阵法一道,却是七窍只通了六窍,一窍不通呢!”

“师妹何必惭愧,认真说起来……我也是!”

钱晨笑道。

司倾城正色道:“今日谢道韫拦江一战,师兄连破她三阵,谁还敢说师兄于阵法之道上不甚精通?”

老仆脸色数变,回头认真打量钱晨,看着自家公主眼神也惊疑不定,不知道她是在开玩笑,还是如何?

谢道韫是什么身份,上一代神州二十八字,阵困一代俊杰,只有六人能破阵而出,号称阵压十方的人物。

这少年才多少年岁,就敢于之相比?

但他也知道,自家的公主可不是喜欢说大话的人!既有此言,必然有因!

钱晨侧身坐在船尾,靠着乌篷指点远方沐浴夕阳,通体犹如紫金的钟山道:“这建康的守城之阵,乃是周天四象大阵,或又可称为四象镇神大阵!我平生所见,只在长安大阵之下。当然真的比起长安大阵,它还是差了不止一筹。”

司倾城笑道:“长安洛阳乃是数朝古都,有神朝仙汉的底蕴,建康不过新立哪能与之相比?”

“抛去那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遮掩不提,建康大阵的根本便是一山一水两条龙!”

钱晨微微一笑,继续指点道:“城中其他地方——那太初宫是何布置,城中各处又有何禁制,不过末节,张天师遮掩了那些东西,却遮掩不住阵法真正的根基!只要根基不变,顺着阵法形势,自然能尽窥变化。从大处着眼,这些东西藏不住的。”

司倾城一手托腮,好奇道:“那建康大阵是如何依着风水形势变化的呢?”

“建康风水,在于山水两条龙,来的路上,一位朋友与我提过张天师剑刺玄武湖的故事,师妹可曾听过?”钱晨转头问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