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五十一章颠倒八阵奇门定(1/2)

钱晨请侍女去禀告船东,自己先回到了第三层舱房内,拿回了三足小炉,炉前一滩飞灰落在地上。他随手一指,将这摊灰烬卷入江中。

“果然有人撞了上来,不亏我故意将八景炉遗留在这里!”

钱晨算计着张怀恩和知夏两人离开船舱时,若是有人暗中关注他们两人,必会注意到隔壁同时消失的自己,而自己房中最显眼的就是这三足小炉。所以随手布下了一个杀局。

没想到,居然不是剩下的那两个杀手上钩。

说明,还有一方势力,也注意到了张怀恩和知夏两人。

钱晨拎着炉子转上了四楼,只见底下三层都有散修被惊动,走出舱房,当然,也有人不欲惹麻烦,把自己锁在了舱房里。

钱晨看见元皓拿出了几面小幡,正在施法祭炼。

他不断洒出灵玉粉碎成的玉砂,抛洒在幡面上,同时不断打出法诀,修改幡面上的阵纹。

“这些人果然有些不凡,居然对阵法都有所了解……”钱晨心中暗道。

道门三清当中,唯有上清一脉精通阵法,可惜燕师兄是个剑痴,走得道路也是器修的本命剑胎一脉,而并非阵修的剑阵之道。

论起来,阵法算是钱晨不甚精通的一门修行外道。

丹、器、符、阵,四门外道。

钱晨炼丹之术得太上真传,已经能炼成五转金丹,堪称元神之下的道门第一人。炼器,画符之术,也有所成就。炼器之道的本命飞剑,画符之术的赤书神箓,都有阳神境界,炼成过法宝级数的本命剑胎和三品神箓。

唯有阵法之道,钱晨领悟平平,除了风水阵法,借助望气之道,能观天地风水形势布阵,算是入了门径。其他都尚在门外。

元皓施展的四十一面阵旗,便是炼器之术和阵法之道融汇,借助法器之力布阵的手段。

“这套禁制是较为常见的八卦法禁,嗯!看符纹,应该是金锁八卦法禁。他擅用的整套阵法是颠倒八卦阵,虽然也遵循八门运转之理,但是却能任意颠倒八门。只要在闯阵者破生门时,颠倒生死,便能增添许多凶险。”

“休看只多了颠倒之理,却玄妙许多。世间八成的阵法师,都无法做到挪移阵门。”

“虽然颠倒八门,依然有迹可寻,但在重重遮掩下算清阵法颠倒变化,却也是极难的……若是我……嗯!我还能在颠倒之理外,平添奇门之法。以乙、丙、丁三奇藏甲,想要遁破生门,只能连续闯过正确的三门。”

“将难度平添三百余倍!”

钱晨随手掐算,果然只能将颠倒八卦阵算到六十四旗,四千三百二十种变化,颠倒奇门八卦阵的程度。

而且在每次颠倒八门,重新打乱阵法,都要一炷香的时间。

若是有人在一炷香内,连闯正确的八门,便可打开生门,破去钱晨的阵法。

可见他在阵法一道之上,的确殊无天赋。

真正有天赋的阵法师,花费几年时间学习,至少能将颠倒八卦阵推演到三奇六仪的程度,在乙、丙、丁三奇之外,增添六仪——戊(甲子)、己(甲戌)、庚(甲申)、辛(甲午)、壬(甲辰)、癸(甲寅)。

六仪分甲,将“甲”遁去,分化六仪。

除非同时破去六门,否则生门不开!阵法变化,再添加一万余种。而三奇六仪的变化时间,也缩短至三分之一柱香!

这便将一人就能破去的阵法,生生提高至至少需要六人同时出手的程度。

当然,若是有阵法修为不逊于布阵者的人入阵,比如钱晨,若是被困入‘颠倒奇门,六仪分甲八卦阵’中。便能以法器定住三奇变化,再算出六仪所在,只要同时施展六件法器,在三分之一柱香内打破旗门,便能强破此阵。

而元皓这群人所用的颠倒八卦阵更是简单,只要是稍懂阵法者,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都能破阵。

那便是让八人同时入阵!

只要每人各入一门,就必然有人能闯入生门。在四凶门困杀入门者之前,破去阵法变化即可。

就算破之不及,被四凶门坑杀了四人,四吉门中的人却是都能活下来的。

这样一来,也算付出了一定代价,便破去了这道阵法。

当然以元皓等人的修为施展的阵法,入阵者至少要有通法境界,不然来多少都是送!

“在三奇六义之外,还有九宫飞星,紫微斗数,阴阳五行,三才四象,六合北斗等种种变化!八卦化八门,八门相颠倒,颠倒如奇门,奇门遁六仪……我仅能推演至奇门罢!”钱晨长叹一声:“毕竟是文科生!”

钱晨不再看元皓等人修改阵纹……

看又有什么用,他还不如钱晨呢!不过是将八卦阵运转的天地元气,都推至巽卦,掀起狂风!布置一个最基础的流风阵而已,居然还要修改阵旗……

这种情况下,只要运转颠倒八卦阵其中一种变化即可……

而且他修改的主要变化是巽卦,借风加速,固然并非不可。但是此时舟行大江之上,坎卦才是主卦,坎卦为主,巽卦为客,风在水上,便是八卦阵六十四种变化之中的‘涣’!

此变为风水涣,可名为风水流涣阵。

加入颠倒之理变化,便能将主客变化,颠倒风水之位。水在风上,风在水下,便是井卦!施加于舟船之上,便是风井沉舟之变,能使舟船沉入水下而行。

驾驭狂风环绕舟船,使其排开江水,借水遮掩而遁。

如此一来,即可在水面上加速,危急之时还能沉入水下而行,无论是速度变化,都远胜于区区一个流风阵。

钱晨不再看他眼中错漏百出的阵法变化,因为他发现元浩等人的阵法修为,比他想想的还要低一些。他们并非是在修改八卦阵的布置,将其他七卦的元气,辅助流风阵。

而是将八卦阵的阵旗拆开,修改其中几个并非以风属为主的阵旗属性,凑够八面阵旗,单纯的布下呼风阵而已。

说起来算是一个蠢法子,但蠢办法也有蠢办法的好处。

至少阵法变化简单了许多,或者根本谈不上变化,失去了一部分操纵能力,至少阵法稳定性得到了补偿。纵然缩减了阵法能动用的天地元气,但论起来,以他们的阵法修为根本无法精确操纵八门变化,效率也不一定会低太多。

钱晨也无意对他们指手画脚,反正这是他们的任务,钱晨只是来看热闹的而已,若是船速太快,错过了追兵,反而没有热闹可看了!

而且,钱晨也不信孙恩若是真的想杀张怀恩,他们还能跑到这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