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四十二章逼宫发难,破烂旧伞,八卦斩仙(1/2)

就在小鱼三人将要步入铁殿之时,金家老祖突然开口道:“不够!”

“什么?”小鱼回头道。

金家老祖冷冷的看着钱晨,他一纵身,便夺舍了身后一位散修,借助他的口道:“区区三个散修……一个肉身尸化,一个法力浅薄,还有一个道基半废。这三个废人,能打开离开的门户吗?”

“进不进去,全凭自愿,若是嫌我们没法活着回来,你自己下去啊!”小鱼硬着脖子道。

他也是包了天的胆子,才敢这么对一瞬间能杀自己一百次的阴神老祖如此说话。

当然,他真正的底气,在于离他不远的虚鉴生殿。

若是金家老祖翻脸,他转头跑进去就是。

金家老祖根本不看这三个他眼中如蝼蚁一般的散修一眼,只道:“让我下去?谁知道是不是你的什么阴谋?老夫在暗中看的很清楚,你这一路上,害死了不少人。”

“先前那青铜灯路上,就有多少人被你一言陷害!”

“谁知道你所谓的出路——什么记载在石碑背后的门户,什么推算出来的三个卦象,谁知道有没有鬼?”金家老祖冷笑道:“还想骗我下去,要下,也应该你先选一个铁殿进去!”

“你下不下去,关我什么事?”

钱晨平静道:“又不是我要离开?”

他低头修理起指甲来,漫不经心道:“大不了我回头找一个风水宝地,睡它一甲子。等下一批人进来好咯!以我对此地的了解,在这里闭关个六十年,完全没问题。”

“若是你们,那就得担心此地的魔头、僵尸、地仙、鬼王,会不会来找你们麻烦了!你们留在这里,就是找死,知道么?”

“此地又不一定只有这条出口,不信我的话,你们大可以慢慢找啊!”

钱晨一副很欠揍的样子,毫不在乎道。

“金老祖所言有理。”雷禺也慢悠悠道:“你有前科在先,空口白话,确实很难令人相信。这三座铁殿,你也应该选一个,进去一遭才是!”

“我说了!不信我,大可自己为之……”

钱晨不想理会。

“现在不是你想什么就是什么!”金家老祖睁开了眼睛,那名散修重瞳之中,一双眼眸流露出阴冷的神色,另一双却惊慌失措,惊恐至极,充满了无助和绝望。

“而是看我们觉得如何?”金家老祖冷笑道。

“年轻人,你还是下去验证一番你自己说的话好了!”雷禺也开口附和道。

青牛大大咧咧插嘴道:“我相信他没有乱说,先前那块石碑我老牛也看过,虽然当时是忽略了一些东西,但现在仔细回想,确实也有一些线索。”

陶侃也对钱晨微微一笑:“陶某也相信这位小兄弟!”

两人心中都是十分笃定——废话,这人摆明了和太上道关系不浅,定然是知道此地内情的,他口中说出来的消息,应该不假。

雷禺淡淡开口道:“两位道友是这么想的,但我等可不敢这般轻易托付性命。既然两位道友敢如此信任此人,要不……二位先下去探个路?”

陶侃身躯一僵……刚要开口拒绝,青牛更是连连摇头。

岂料钱晨却也微笑道:“若是你们真的想进去,青牛道友或可去五藏府一行,而陶家主则可以探一探虚鉴生。”

青牛瞪大了眼睛,看着钱晨,眼神流露出——你知不知道,现在是谁在帮你说话。

陶侃也十分不解,他不相信钱晨看不出来,那金家老祖和雷禺唯一没有立即动手的原因,就是青牛这位相当于阳神境界的灵兽袒护。

一旁沉默许久的神霄派林长老却凝视钱晨,摇头道:“依我之见,既然是这位道友提出来的办法,自然还要由这位道友亲自验证一番才是。”

“若是陶家主和青牛尊者下去了,一时没有转回来,我们又该如何?”

“是信,还是不信此人啊?”

一时间,众人将矛头纷纷指向钱晨,就连一众散修也有所动摇。毕竟道出此地出口所在后,钱晨也就没有了后续的价值,既然钱晨对此地如此熟悉,由他亲自探路,把握也应该大几分吧!

马老黑愤怒道:“要出去的是你们,大不了他找一个风水宝地,我跟着陪葬就是。你们要出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金家老祖冷笑道:“是吗?但现在可轮不到你们说话!”

钱晨从背上解下了那一把破伞,上面飘飞的黄纸甩落下来的两张,露出纯青的伞面。

陶侃眼角擦过一抹熟悉的天青色……

钱晨的手放在伞柄上,修长的手指如同按剑一般,正好握住了那镶嵌着七颗宝石的伞柄。陶侃猛然回过头,呆呆的看着那露出一点伞面的天罗伞和伞柄上的七颗玄天星石。

“钱某,很欣赏你们的勇气!”

听闻‘钱某’二字,陶侃的瞳孔微不可查的放大了一丝。

钱晨嗤笑道:“但你们这是在找死,你们知道么?”

“年轻人,敢这么跟我们说话的,年纪都永远的停留在了那一刻!没法学会成熟了!”雷禺负手平静道。

“他们是长生不老了吗?没想到几位还有这等药效……不若熬了煮汤?”

论起骚话,钱晨从来不逊于人。

金家老祖看着钱晨,眼中流露一股讥讽、蔑视的神色。自从在钟馗手下和那八座镇魔殿中吃了大亏后,他对钱晨脑子里的东西,很感兴趣。

“我知道一种搜魂的手法,很是精妙,唯一的缺陷是对被搜魂者,太过残酷。通常经历一次之后,连魂飞魄散都是奢望!”

他冷冷的瞥了一眼钱晨,笑道:“当然,这未必是一种缺陷……”

雷禺也冷冷的看着钱晨,眼神冰冷而残酷。

他并不讨厌钱晨,但是此人确实坏了很多事情,在青铜古灯道上的那几句话,在白骨尸地时的从容自在,在那位女鬼王手下,此人都太过肆意妄为在,而且对他们并不怀有善意。

能彻底解决钱晨这个不稳定因素,他也有几分赞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