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三十七章阴风淬体,重铸根基,血河送葬(1/2)

“将此地的怨念阴魔削弱七成,便已经足够了!剩下的三成怨念,可以为你们锤炼心性。若是能抗住此地的千万阴魔,等闲的魔念也就无法在动摇尔等的心志!”

钱晨认为自己此番所为,绝对是在做好事。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些人只要闯过钱晨设下的种种劫难,岂不能磨练心性,锤炼了法力,就算没有物质上的收获,他们也获得了历练啊!

这些劫数,都是他们未来的福报啊!

若是能度过,他们的内心会变得无比强大,他们的见识也会有所增长,这段九死一生的经历,将会成为他们一生的财富,成为他们气运勃发的起源。

若是有懂得望气的修士,给他们查看气运。便可发现只要能活着离开魔穴的人,都凭空生出一股气运加持,能让他们在修行之路上,走得比原来更远。

小鱼身上插满了香,他和老道大个两人联手祭起一口香炉,心中的神祇脑后散发一圈圆光,缓缓转动着,加持在香炉上。炉中的香灰飞起,内中蕴藏的愿力受神力催动,化为点点金沙,笼罩在三人身边。

香炉中不断飞起香灰,混合着小鱼身边浓重的烟气,破开重重九幽阴风,在白骨树上艰难跋涉。

在他们身后,马老黑、郭老等人也联手祭起了一件法器,陶家众人跟在青牛后面,抓着牛尾巴摸索前进,反而比散修们更轻松。

再后面,辛家雷家的老怪物们,没有怨念阴魔的干扰,甚至可以凭借修为,不借助法器暴露在阴风之中……雷家的一个老怪大步在阴风中行走,阴风吹拂着他的护体真气,甚至无法破开最外层的真元。

“这里的九幽阴风不过如此。风吹散的九幽魔气,使得九幽之气浓度变低,反而降低了九幽魔气的危险。”

老怪物睁开眼睛道:“阴风中的寒意能够淬炼我们的神魂、真气,只是暴露在其中短短一刻,便让我真元纯净了许多,对修行大有裨益!”

雷禺甚至放开了护体罡气,任由阴风淬炼他的肉身。

他身上雷霆交织,骨头中阴雷之声隐隐,竟然仅凭着肉身,便扛住了阴风的侵袭。

雷禺适应了半刻,甚至觉得阴风的威力有些弱了,赫然张开口,吞进了一股九幽阴风,在肺腑之中淬炼。他胸前像是鼓起了一只小老鼠一样,有一股气流在窜动,内外夹交,淬炼他的肉身。

小鱼心中神祇一动,让他停下了脚步:“老师留下九幽阴风考验我等,必然不是让我们依仗法器,度过此地。”

他回头看了一样顶着阴风,肺腑骨髓之中发出滚滚风雷之音的雷禺一眼,惊讶于这位雷家家主的肉身,竟然强横到了一个如此惊人的程度,堪比法器。

“雷家的家主,好像修炼了一种练体功法,正在借助阴风淬炼肉身。我等虽然修为低微,但是借助法器放一缕阴风进来,试一试还是可以的!”

“这里的阴风寒意,源自地底极阴之气,有金丹三劫中赑风的效用,能纯净真元,淬炼根基。”老道也点头道:“只有凭着修为法力直接与阴风抗衡,才能起到锤炼自己的效果。”

“不用多,我先放一缕阴风进来!记得运转太阴炼形法……”

三人也放开护身法器,接引了一股阴风进来,感受那一股寒意不断侵蚀神魂,小鱼存想太阴炼形法中的仙人真影,不断震动神魂,对抗这股寒意。

很快,小鱼就感觉到,自己的心灵仿佛得到一次洗礼,神魂念头更加纯净,让自己的神识越发通透明亮,仿佛卸去了许多尘埃,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虽然有些微微的疲惫,却更加轻松。

大个子被阴风吹到了身上,浑身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一股庞大的压力正面袭来,将他生生压低了一个头。

阴风从大个子的头顶卤门吹入,穿行在四肢百骸之间,老道看着大个像是气球一样,身躯不断鼓起,又瘪下,心惊胆战,生怕大个经受不住,爆炸开来。

大个将身上犹如僵尸的死皮,被阴风化而去,只留下蕴藏生命力,能不断生长修复,甚至淬炼的越发强横的那些部分。

老道再回头看了一眼雷禺,低声道:“这雷家的家主藏得很深!”

缓过气来的小鱼抬头问道:“怎么说?”

“大个的僵尸之躯,虽然只是意外造就,但我试过,强横已经不逊于结丹修士,可大个在阴风之下,只能勉强淬炼自身,表现远不如雷家家主。此人肉身强横,只怕还要胜过一些同等修为的武道修士!”

小鱼心中神祇睁开神目,回头看了一眼,他点头道:“吞吐雷光,胸中雷光已经炼成一片,这样的肉身,就算放着给我们打,也伤不了他。”

老道吐纳一丝阴风,淬炼真气,感受自己残损的道基在隐隐作痛,他运转太阴炼形法,察觉到这三十多年前的旧伤,居然有了一丝恢复的痕迹。

老道大为振奋,再也顾不得什么雷家家主,金家家主,将香炉中的烟灰收回了一半,放了一大股阴风进来。

小鱼瞪大眼睛,只骂了一声:“老道,你发疯了啊!”便被阴风吹得神魂颤抖,整个人几乎都被冻僵了,大个子惊恐回头看了一眼老道,只见他满脸坚毅,脸上透露着一丝大个从未见过的神色。

老道的白发胡须,都在阴风中飘荡,让他看上去分外的落魄,潦倒。

但纷纷乱乱的发须之中,却掩不住那眼神的坚定——是振奋,是回忆,是愤怒,是怀念,是痛彻心腑后的彻悟,是绝望中的一丝希望。

“老道!”大个担心的叫了一声。

“没事!”老道回答道:“大个,还受得住吗?”

“俺还能坚持!”大个缓缓点头。

小鱼瞪大眼睛,急忙提起一股真气,暂时逼住寒气,颤声道:“我坚持不住了!我们走的太深,这里的阴风比前面的更强……先让我适应一下,再深入啊!”

老道没有等他说话,便放进来了一大股阴风,从他们三人身上扫过。

大个子奋力挡在了小鱼前面,阴风不受肉身的阻碍,穿行在他体内。大个的浑身筋骨都在颤抖,犹如狂风中的破草棚子一样,咯吱咯吱的,大个的肉身正在迅速接受淬炼,僵尸之躯比原先强横了何止一分。

小鱼感动的看了大个子一眼,继而用十倍的愤怒目光盯着老道,奋力抵抗神魂深处泛起的寒意。

他心中的神祇脑后圆光大放光明,不断转动,抵抗着四面八方传来的阴风吹拂,让他的神魂稳定的接受淬炼,同时汲取愿力壮大。

老道低声道:“小鱼,你根基不稳,筑基之时借助阴灵之力,道基品级低劣,只得七品。虽然转修了上乘香道,重新筑基,但到底也残留了以前低劣的根基,必会影响未来成就。”

“如此只能用猛药,暴力将残留的根基彻底摧毁。”

小鱼色变道:“道理我都懂,但……不能慢慢来吗?”

“小鱼!”老道摇头道:“你是一个聪明人,但聪明人最大的弱点,便是本能的寻找更便捷安全的方法。看不起笨法子,岂不知有时候,笨法子,才是最好的法子。”

“大个没来之前,我们交情平平,相互之间也有隔阂。便是因为你觉得我故作高深,有许多掩饰,隐瞒了很多东西,而我觉得你经常偷奸耍滑,心中没有坚持。后来纵然经历了许多,几番凶险,相互之间大有改观,结下了生死交情。我也没有告诉你我的来历,过去。”

“因为那时我虽然知道你心中有一片未曾污染的纯良,但还是认为,你没有能承担这一切的担当。直到你舍身去救大个,我才明白,在你小聪明的背后,犹然有一股不顾生死的勇气和坚持。”

小鱼死死抱住大个的脖子,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小鱼,记住……要勇敢!”

老道伸出两根手指,捏住了他后颈的一块软肉,将他提溜了起来,取出一颗残破的舍利子,最后深深的凝视了一眼,塞入了小鱼的口中。

“老道,我恨你!”

小鱼高声惨叫,舍利子刚刚入口,便被他心中神祇引动其中的庞大愿力,他脑子嗡的一声,陷入了无尽的禅唱,无数众生的各种念头中。

然后一股更为强横的阴风,吹到了他的神魂。

登时间各种复杂无比的念头,被瞬间洞彻,在阴风的淬炼中,小鱼谨守本心,将那愿力之中的无数杂质,那高僧舍利的本来念头缓缓磨去。

阴风与小鱼的本我念头,如同两扇磨盘,将那驳杂愿力绞碎,磨碎,他心中的神祇镇压在这些愿力上,将其转化为精纯的神力。

这时候,阴风之中夹杂着一点黑气,渗入了小鱼体内。

无间风煞瞬间摧毁了小鱼的本命真气,他的真气种子符箓瞬间粉碎。那纵然被提纯了许多,还依然免不了有些驳杂的真气,在煞气侵蚀下,一切驳杂都被摧毁了,小鱼原本道基留下的最后一点残余,也被消弭。

“唯有完全摧毁,才能彻底清理干净你原来的根基。”老道感叹道:“你越是拖延,旧道基与你新道基结合的就越深,越难分彼此,看上去好似弥补了根基,实则到了关键时刻,才会知道它拖累了你多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