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三十四章忘恩负义,庙中禁忌,香火功德(1/2)

雷禺和金重等人手持那两柱残香,踏入了白骨庙中。便看到山门内数百名白骨比丘,正在朝拜那尊铜佛,整齐念诵经文的场景。

这般诡异的场景,叫他们不得不放慢了脚步,无比的谨慎。

直到看到大殿内的陶家子弟,探出头来张望。

他们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能看见活人,大概就算是安全了。

一行人小心翼翼,不敢靠近那些白骨比丘,也跟着迈入了大殿中。这一路走来,金雷辛三家的子弟,又少了近半。雷禺身旁只剩下了两位长老。

金重稍好一些,却也只有四位结丹真人。

加上其他通法境界的家族子弟,每家不过十数人,比起来时的气势汹汹,各个都像丧家之犬。

这一趟魔穴之旅。

雷禺和金重的肠子都快悔青了!

辛家只剩下四五个年轻子弟,白毛老狐倒是幸存了六位,反倒是三家之中,实力保存相对完好的一家。

神宵派的林长老衣襟上也有些血迹,原本跟在他身后的几名弟子,如今也只剩下了三位,其中一位男弟子还被齐肘扯断了双臂,正在昏迷之中。

陶家的年轻子弟,看着这幅惨状,无不暗自心惊,不知道三家在这白骨尸地,究竟遭遇了什么样的恐怖,才落得这般惊弓之鸟的摸样。

在这三家之后,乱哄哄的散修,也戒备的护持着最后一柱残香,踏入了白骨寺中。

他们看着那三大世家,眼中极是戒备。

散修中有人看到钱晨等人,连忙上前一拜,谢道:“多谢几位,在路上为我们留下这三柱残香。若非如此,我等也撑不到这里,早就被这鬼地方的毒尸……”

有人悲腔道:“这里的僵尸确实强横,但也比不得人心之毒!那些世家抢夺此地生长的珍贵灵药,招惹了尸群出手,自己被尸群杀了许多人不说,还连累了我们!”

“梵音驱散群尸后,我等艰难杀出魔物的包围。到了晚上尸气浮动,前有尸军四方列阵,镇杀任何敢于冒犯者,后有尸气升腾,入体者皆化为凶尸,好在大家终于发现了几位留下的残香,得以驱散尸气,暂时栖身……”

“本来那地方广大,大家尽可托庇。偏偏那些世家一来,便要夺去那三根残香。若非我等齐心协力,截下了一根……”

钱晨虽然早已知道当时的情况,闻得此言,依然忍不住暗暗摇头——他留下的三根残香,庇佑当时所有还活着的人,完全不成问题。

大不了大家挤一挤就是!

那三根香上残留着青铜神像的命火,香气未散,就如同青铜人俑坐镇在那里。

没有神智的僵尸,畏惧这气机,不敢冒犯。有神智的那六位地仙,谁不卖钱晨一个面子,也不会去动他罩着的人。

但钱晨都这么留下一条生路了!那世家和散修之间的矛盾,依旧还是能把事情搞砸!

双方争抢残香,香气笼罩的整体气场一破,那神像的气息至少衰弱七分,不招惹来尸群才怪。

而且祛除尸气的范围,也缩小了七分。

只能说双方之间已经毫无信任可言……

先前说要训斥辛十三娘为贱妾的男孩,那个准备在灵穴之中筑基一品的雷禺之子,不知是有雷禺护持,还是身份尊贵,被保护在雷家众人的最中心。

雷家折损人手十之六七,他修为最为微末,竟然还活着。

此时他一脸戾气,眉宇之间难掩一股疯狂之色。

看到钱晨等人浑身干干净净,未曾减员一人,甚至连战斗的痕迹都没有,他戾气更重,凑到自己父亲身前低声道:“爹!此地凶险万分,要想避退尸气。那散修掌握的香火之法,却是缺不得的。若是捉不住那只能带路的白鹿,也要把此人制香用香的法门逼问出来!”

雷禺脸色不阴不晴的看了他一眼,平静道:“你能看出这一点,不愧是我儿子……”

“但手段还是太糙了!祈神香,不愧是祈神香,在这等地方实在是妙用无穷。先前祛除尸气,退避群尸,虽然有那青铜神人命火之威,此香驱魔避邪之能,也可见一斑,在此地却有大用……”

“但,你可知道为何陶家宁可花大价钱去换香,也不肯动手吗?”

男孩缩了缩头,显然是极为畏惧他这位父亲,低声道:“孩儿不知!”

“除了他陶家乃是郡望世家,还需要立几个牌坊,免得伤了他家的清誉之外……”雷禺看向钱晨所在的方向,露出一丝冷笑:“那人敢这么算计我们雷家,先前灯路上,几句话就陷害得我们几家自断手足。岂能没有依仗?”

“不要小看散修……兔子逼急眼了,都会咬人呢!”

雷禺淡淡道:“逼急了,他若毁去那些祈神香……”

男孩连忙低头道:“是孩儿想差了!”

雷禺露出一个赞许的微笑,进入此地后,雷家损失之惨重,已经让他笑起来都有些勉强了!

“你的想法不错,但是要换一个办法。我们只是想要他手中的祈神香而已,若是强行索要,非但可能会有陶家出面给他撑腰,逼急了,我们什么都得不到。”

“索性倒不如直接把他这个人给控制在手里!”

“如今,这里已经不是不可动用法力的古灯冥道了!”

“爹,那我们……”男孩阴狠道。“别急……我们几家早有默契!”雷禺闭上眼睛,不置可否道。男孩眼中露出一丝喜色,退下去找人商议了!

至始至终,两人都未念及钱晨留下三柱残香,为后来者留下一线生机之恩。在知道祈神香能退避尸气,于此地妙用惊人后,首先生出的,便是夺取之心。

…………

男孩回到雷家众人所在之后,对一位年轻的家族子弟耳语了几句,那人有些愕然,却还是微微点头。

“真没想到,区区三根残香,竟有如此灵效。唉!可惜了那些路上遭群尸之噬的道友,若有此香相护,何至于死在那些毒尸之口,埋骨此地?”

那雷家子弟意味深长的叹息道,眼神游离不定,也不去看钱晨所在的方向。

此言一出,无论是损失惨重的三大世家,乃至林长老座下的两位弟子,甚至一些散修,都偷偷转头打量着钱晨。几大世家残留的几位结丹老怪,还是散修、世家中的年轻人,神色皆有一丝异样。

若非此地看上去颇为诡异,钱晨一直以来又表现的有些神秘,身边还有几位颇有能耐的散修,早就有人出手了!

马老黑冷笑道:“不是你们非要抢夺,才死了那么多人吗?之前出手抢香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你发这善心?”

“你……”那雷家的年轻人骤然失语。

金家残存的一位结丹长老站起来,打圆场道:“莫要伤了和气,此地实在太过凶险诡异,想要找到生路,还得我们同心协力才是。”

“同心协力?”马老黑嘿嘿一笑:“莫非是从你们的心,服你们的力,送死的我们去,好处你来拿?”

那结丹长老脸色一沉,道:“同心协力,自然是大家有力出力。莫不是以为自己有避尸气,驱僵尸的办法,便要坐视这么多同道去死?”

“是啊!”辛家的大长老此时看上去慈眉善目,一副和蔼老者,正直无私的样子,提议道:“此时也不分谁是谁家了。当共度难关才是,找不到出魔穴的路,所有人都活不下来!”

马老黑小声嘀咕道:“如此道貌盎然,莫非先前逼死自己族中子弟的,是此人的同胞兄弟?”

郭爷磕了磕烟锅笑道:“马老黑,你这就不懂了吧!之前是辛大长老的良心掉了,这回又捡回来了!自然前后判若两人。”

那出身海外的散修冷笑道:“自己的亲人族人都不能共度难关,下起手来很辣无比,却要和我们这些陌生人同生共死。谁信?”

此言一出,三家子弟尽都无言,就连方才有些异动的散修,又开始冷眼旁观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