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三十三章盗法玉棺,脚印太极,九尾玄猫,(1/2)

“有两条路可以上去!”小鱼张开阴阳眼,不放过任何玉山的任何一丝细节,低声道:“我们可以从玉山攀上去,也可以从洞顶的钟乳石上钓下去!”

“不能钓!”老道小心查看这里的风水形势,道:“金蟾已经开口,钓下去便是落入金蟾的口中,我们会被当做活饵!”

“那就走玉山!”

“整座玉山都是那位绝世仙子的棺椁,蕴含有极为恐怖的禁制,但还好有那一首诗,那首诗镇压了玉山棺椁,使得禁制不圆满,留下了一条生路!”老道嘱咐道。

小鱼两人大惊:“在那位绝代仙子葬入后,还有人来过这里?并留下了这首诗?”

老道凝重点头:“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这座玉山自然是为群玉山,那座玉台便是瑶台。显然是有人登上玉山,来到瑶台之前,面见了这位自封此地的仙子,才留下的这一首诗。”

“即是为了赞颂这位仙子的绝世之姿,也是为了镇压仙子遗体蜕变的绝世凶尸。”

“我观风水气韵,这玉山之上,杀机重重,布满了仙子担心有人亵渎她的尸身留下的禁制,但还是有人破开了禁制,来到瑶台下,欣赏了一番她的绝世容颜,并赋诗离去。我们只要沿着那人留下的足迹,便能登上玉山。”

若是说其他人担心自己的遗体被亵渎,小鱼都很想调侃一句,那人绝对是想多了。盗墓贼的口味得有多重,才会对一具陈年古尸产生兴趣?

但,若是这位风资绝世的前辈,小鱼却觉得十分妥当。

这样一具尸体,能叫炼尸一脉的旁门左道,甚至魔门尸道真传发疯。

没看到即便有这般妥当的布置,那位前辈还是被人评头论足,轻薄了一番,留诗而去吗?

三人开始攀登玉山,为了防止残留的禁制发动,他们甚至不敢动用法力,全靠肉身施展壁虎游墙功这样的轻功,沿着老道查探气机,沿着前人的脚步前进,不敢踏错一步。

方才登山前,老道便警告过:玉山上踏错一步,便会引动禁制,这风水奇穴的凶杀之气,眨眼间便能让他们三人飞灰湮灭。就算是结丹老怪,乃至阴神大修士来了,都必死无疑。

“还好我们是在凶地转为奇穴之后来的,不然此地的杀机还要强盛百倍,真是一个无解的杀局!纵然沿着前人登山的足迹,没有结丹修为也上不去。”

老道走的很慢,小鱼两人也不敢催促。在这种地方,踏错一步,是真的要死人的。

这时候,远处散去的人头蛮,或许实在忍不住血食的诱惑,一小股,大约数十只飞头突然闯进了这大湖所在深渊中。它们才飞进来,便看见玉山之上射出一道白线,瞬间抽空了它们的气机。

这一群飞头瞬间化为骨灰,落入湖中。

白气带着一丝血色,缩回玉山上。

不知是错觉,还是真有其事,三人感觉玉山上,白气落下之处,多了一丝微不可查的血丝。

走在最前面的老道身体在这一刻僵硬了,腿肚子都在打颤,他低声道:“这便是金蟾吐气,金蟾奇穴风水阵势之力,能将生机死气相互转化。”

“若是在钓上金蟾之前,我们闯入此地,瞬间被会被地底的金蟾吞噬生机,转化为死气,死得和这些飞头一样惨。金蟾钓上来之后,才会转而吞噬死气,转化成生机。”

足足花了两个时辰,三人才摸到玉山之巅。小鱼首先扒住玉山的崖壁,一个鹞子翻身,翻到了玉山顶上。这里是一个约三十丈方圆的小平台,玉台便放在最中心,上面的玉龙卵中绝色仙子,在这个距离给人的惊艳之感,更加生动,叫小鱼一时间移不开眼睛。

下意识的,小鱼想要迈出一步,离她更近一下。

身后有人拉了他一把,才清醒过来,后怕不已。

是老道上来之后,看到他眼神不对,赶忙从后面拉了他一把,老道满头大汗道:“这里的禁制更可怕!踏错一步,非但会被此地杀机磨灭,还会迎来那首诗中气韵化仙一击。”

“留诗的那位前辈,在诗中留下了自己的道蕴,即是防着仙子尸变为凶,跑出来祸害人间,也是在保护那仙子的尸体。”

小鱼也心有余悸,方才他仿佛被魇住了一样,眼中只有那位仙子,忘记了其他。

这等绝世之姿,仅凭着美貌,便能坏人的道心。

小鱼不敢去看,老老实实从怀里掏出三支香来。

这次所用的,就并非是钱晨传授的香方,而是小鱼此前在长期的挖坟掘墓中,摸索出来的一手绝活,名为感气香!

能够显示元气变化,暴露隐蔽的禁制。

经钱晨传授香道后,小鱼修改了香方,更加玄妙,纵然是元气的细微变化,也会被香气显示出来,只要观香辨气,便能察觉种种禁制。

小鱼恭敬三拜,钦祝道:“后辈小子,为求大道,只寻金册,其他不取分毫。向前辈求一条生路!”

三人念罢,便点燃了此香。

香气袅袅飘去,那股白烟所到之处,虚空中显露出根根细如发丝,呈现九彩的丝线,交错于白烟之中。小鱼等人脸色一变,纵然这些禁制看上去细不可察,但其中蕴含的杀机,却分外恐怖。

好在白烟过处,地上也显现出了一行脚印。

脚印的中心,两只阴阳鱼交缠在一起,化为太极图,太极图中S形的那根弦,如同闪电,将虚空中的根根禁制细丝切断。

“一步不可踏错!”老道警告道。

他当先探出一只脚,踩在了第一个太极图上,擦着虚空中的杀机而过,老道背后冷汗淋淋。小鱼第二个跟上,对大个嘱咐道:“那些虚空禁制不管身高,只要踩住太极图,便可无恙。”

大个虽然也听在耳中,但还是小心翼翼,猫着身子,像是一只缩手缩脚的熊罴,比小鱼高出几个头的身躯,恨不得缩成一团。

从悬崖边到白玉台,那位前辈留下的脚印,一共有二十四步。二十四个太极图,似乎蕴藏着某种玄机,小鱼一一踏过之后,触动了某种灵光,参悟出了一部分变化。

“这二十四步太极图,堪称破禁的无上神通。”老道惊叹道:“以老道我平生的经历来看,此前探陵所遇到的凶险禁制,竟然都不出九步之内,或许只有宗门的……”说到这里,老道倏然失声,良久才摇头叹息:“或许连我原来的宗门禁地,也只需要二十二步!”

小鱼脸色微白,心中之神也有些委顿,他手中已经点燃一根清净香,正在吞吐香气恢复神力。

“老道你记下了几步?”

老道摇头道:“我记下了十三步,但只能走出六步?”

小鱼道:“我参悟了九步,借助心中之神,强行记下了二十步,剩下四步模模糊糊,已经无法完全记住了!”

大个子摸着脑袋,小声道:“俺……一步……都没记住!”

他委屈道:“多看几眼,那两只鱼就转圈圈,看得我眼睛都花了!”

小鱼和老道顿时哑然,老道摇头道:“看来我们记住的只是步伐和气机,其中根本的阴阳变化,唯有大个得了一丝神韵。”

“这些后面再说,现在取金册要紧!”小鱼催促道。

前方的老道看了看距离自己尚有一丈的案几,黯然道:“那位前辈只走到了这里,纵然是欣赏美人,也未曾失礼,未靠近陪葬之处。”

小鱼侧着脑袋,看了看老道和案几之间的距离,又转头量了量大个的臂展,突然开口道:“老道,你和大个换一下位置……”老道回头看了一眼,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只道:“你们小心!”

小鱼向后跃起,右脚未曾离开太极图,左手便已经勾到了大个的肩膀,他腰胯用力,整个人倒勾而起,攀到了大个的肩膀上。

老道和大个踩着太极图,迅速交换了位置。

大个身体前倾,抓着小鱼的脚,将他伸往案几,这时候,小鱼吐出一口蒙在嘴里的感气香烟。

白色的烟气笼罩案几,无数九彩丝线在案几上交织在一起,化为一面琵琶,五弦矜悬,仿佛只要触动上面一丝元气,便会引得琵琶弦动。

这是名副其实的索魂琵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