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三十章仙道贵己,旁门之祖,盗取仙途(1/2)

“前辈!”小鱼爬到钱晨等人的脚下,叩首不已道:“求借一只祈神香,救救我兄弟!前辈……”

“小鱼!”老道不忍上前道:“大个已经做不了人了!”

“祈神香也救不了他,我们兄弟为他寻一个风水宝地葬下,转修地仙吧!老道这里略懂一些地仙的修法,你看,葬在这里的将军、书生,他们不都还能维持神智吗?”

“前辈,我亦知晓祈神香的宝贵,我等贱命一条,拿不出什么来换,愿为此香,应下三个誓愿。”

“起来吧!孩子。”郭爷叹息一声,伸手扶起小鱼,为难的看了钱晨一眼。

他能延寿数年,甚至走到这里,都是靠着钱晨庇佑,只有他欠钱晨,而钱晨并不欠他,所以纵然动了恻隐之心,也求不出口。

“你修的是香道?”钱晨稍稍转头侧身,语气平静问道。

小鱼微微一愣,拱手道:“小的修的,确时是人香之道,借体阴灵,得法显圣。不修长生,不修性命,为下九流之法。”

“那你应该知道,三个誓愿的许诺,当有多重。”钱晨感慨道:“祈神香还当不起你这么求。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修道人应该自私一点。”

小鱼有些懵懵懂懂。

“无私的人,修不了大道,你看他……”钱晨朝着山羊胡老道一指:“便知道自己付出的底线在哪里!为了求一只香,就如此轻率,付出三个能毁掉你一切的誓愿,太自轻了!”

“想要修道,首重便是要贵己,为其他人付出太多的人,难求大道。”

“可我只是鄙贱之人!无缘大道……”

“有没有人说你礼节太重?”钱晨再次开口问道。

小鱼想起受了自己大礼,专门现身推辞的颜季明,明明与自己是天壤之别,生杀夺予尽操之手中,却能对一个相对于其的蝼蚁,平等以待。

“见到人就叩首磕头的,是奴才。奴才修不了道。你这般作态,也是年少时耳濡目染所致,这中土大晋总有种恶习,要把世家之外的其他人,都变成奴才。才宣扬许多礼法规矩,现在站起来……”

钱晨正色问道:“纵然大道难求,还不如一只香吗?”

小鱼无言以对,钱晨平静道:“你可能一时难以接受,毕竟受了这么多年世家礼法毒害……”旁边的郭爷,拿着斧头的海外散修都微笑点头。

郭爷笑道:“散修可以粗鄙,可以愚蠢,但若失了骨气,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那就成了世家的狗!”

钱晨平静道:“那就由我来称量一下,你的‘自我之重’。”

“请我!”钱晨淡淡道。

小鱼身躯微微颤抖,想要直起脊梁,他背上的小鬼吱吱乱叫,面露极度的恐惧,嫉妒,凶残之色,它倾尽全力,压在了小鱼的肩头,瞬间他背上沉重了十倍,想要将他的腰压得弯下去。

小鱼被压得骨头都在颤抖,但钱晨,郭爷,乃至山羊胡老道,都在平静的看着,都并未出手。

小鱼下意识的,想要弯腰。

他师父教导他的时候,对着师父磕头,对着祖师磕头,对着孤魂野鬼,对着漫天神佛都要磕头;磕头请小鬼,磕头奉上自己的身体,请阴灵附身,对着达官贵人要磕头,对着稍稍有些身份的人都要磕头。

“除了天地君亲师,无人当得此大礼!”小鱼低声喃喃道。

颜季明说这话的时候,神情郑重,直视他双眼。

那时,这句话只是耳旁之风,不知什么时候,才在心中扎下根来……

“依我所见,真的修道人,君字在其中都太过勉强,当不得!”钱晨的声音传入耳中。

小鱼忍着背上小鬼疯狂的践踏,直起了腰,凝视钱晨,一字一句郑重道:“请前辈出手帮我!”

“好,我帮你!”钱晨道:“记着,你请我出手之时,没有跪下,这就是你膝下的贵重。若是求神拜佛,甚至求那鬼物阴灵,拜世家贵人,便是轻贱了我出手之恩。”

郭爷也抽着烟,低声道:“修香道,最忌讳的便是求神拜佛,从来没有什么天香地香人香,上乘香道求己,甚至求得不是自己,而是明心见性,知晓心中信念。修的是自己心中的神。”

“中乘香道修得是香火,让其他人来求己,修的是别人心中的那尊神。”

“下乘香道,求神佛,求阴灵,无所不求。”郭爷举起烟锅道:“上乘香道难寻,中乘乱己,下乘更是自轻自贱,一生辛苦,半世求道,难道要便宜你背上那种货色。”

“那些求神拜佛的,修神道的,我不敢评论,毕竟混出长生来,求到最后应有尽有,长生者有之。我区区一个散修,如何能评论他们?”

“但你背上那个,不过是一个小鬼而已。非得供一只鬼回来,以人体大药养它,用香火请它出手,才能施展法力。难求大道,不是因为你筑基取巧,而是因为……”

“自轻自贱,如何求道?”钱晨开口道。

钱晨拿出一根祈神香来,递给小鱼,小鱼颤抖的接过那一柱香,他背上的小鬼这一刻温顺无比,小鱼以命火点燃此香,他背上的小鬼在缕缕香气之中,恍然化为狰狞鬼王,化为明王菩萨,神威怒目,举手抬足之间,有无穷神通。

冥冥中,有宏大的声音问他道:“汝有何愿?”

小鱼想要请它救救自己的兄弟,想要点燃此香,供奉背上的小鬼,让其修成鬼王,达到师父留下典籍中所说的神祝境界,拥有结丹法力,能与结丹老怪平分秋色。

这一刻,他手中的祈神香,仿佛真有如此的威能。

当然有……钱晨心中非常平静,他这次拿的可不是边角料,而是货真价实的上品祈神香,此香一出,神佛响应,回荡在小鱼身边的可不是幻音。

而是真的诸神佛。

什么邪神荒神,妖神正神,都垂念而来。

除了三品以上的神祇,不贪这点香火,这一缕仙气,不知引来了多少牛鬼蛇神。

拿出珍贵万分的祈神香,并非小鱼的命格有多了不起,也不是因为此人值得他点化,只是秉持本心和太上理念,对求神拜佛的不屑而已。

太上开创玄门,钱晨虽然未能亲眼所见,但他能感觉到那种仙道贵己,自强不息的理念,也是钱晨无论本心还是魔念都秉持的道理。

所以,做这种事,他很乐意。

大殿之外,铜佛与无数白骨比丘,念诵经文,大殿之内,钱晨出手,叩问一位无名小辈的自我……小鱼端着那一炷香,正心诚意,行玄门焚香之礼。

燃香不求神佛,只为明心见性,叩问大道,叩问自己。

这一刻,小鱼背上的小鬼哀嚎一声,目光瞬间血红,疯狂的反噬小鱼,他的全身精气都往背上小鬼口中而去,在祖师留书所言最危险的阴灵反噬的危险下,小鱼抛却了祖师遗留,各种寻找血食,焚香安抚的办法。

只是一叩首,对天地抚育,二叩首,见大道在前……

三叩首,明心见性,破诸神佛。

虚空中,无数神佛突然沉默,有无数包含恶意的目光,无数邪神的恶毒诅咒,无数神佛的轻蔑冷笑,回荡在小鱼的耳边。

钱晨只是冷冷道:“滚!”

这些恶意的眼神便瞬间狼奔豕突,做鸟兽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