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二十七章阴阳龙潭,白衣士子,点兵荒冢(1/2)

山羊胡老道拿着罗盘研究了许久,弄得满头大汗,才选定了一处方位,小鱼等人跟着他走了数十百步,越走越感觉毛骨悚然。

小鱼低声道:“老道,先前最多数十步,就能遇着大哥。为何这一次走了那么远?”

山羊胡子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道:“那些大哥都葬在风水形胜之地中,我只要望一望那风**下面,有没有尸气,便知道下面有没有葬人,然后领着你们祭拜。”

“但这一次,那位大哥不允许我们借道,老道我千方百计选定的路就废了,只能重新去选。你以为绕路那么容易的吗?前头的那伙人以祈神香开路,选定的路线大有门道,老道越研究,越是觉得奥妙无穷,一旦偏离了路线,必有横祸。”

“什么横祸?”大个好奇的问道。

“子时!子时之前,我们必须找地方趴着……”山羊胡老道紧张的看着罗盘道:“这一次重新规划的路线,要经过一处大的风水宝地。周围的风水形势,都被那处风水宝地所夺,所以我们才遇不到尸哥。”

“也就是说,前面是个更厉害的大哥?”小鱼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

“多厉害?”大个还是好奇。

山羊胡老道缓缓转头道:“周围几里,都是那位大哥的葬地!”

小鱼和大个互相看了一眼,小鱼紧张道:“先前我们遇着的大哥,最厉害的好像也就独占了方圆三十丈对吧!”大个紧张的连连点头。

山羊胡给了他们脑袋一人一下,道:“小心点说话,要懂礼数!”

三人又走了一会,才来到那处葬地,那是一处山间的深潭,深潭宛如死水,犹如一块黑铁一般,色成玄黑,寒气逼人。站在潭边,小鱼三人不由得齐齐打了一个哆嗦。

小鱼点了一把自己最好的香,恭恭敬敬的插在潭边,三人一齐叩首道:“后辈小子误入魔穴,只求回家,供奉香火,向大哥借个路!”

哐哐哐!

大个子心里害怕,于是磕头更响了,哐哐的像是砸在了地面上一样。

几人三叩首后,抬头看香,却将那一把香火不紧不慢的燃烧着,大个子和山羊胡两人回头看向小鱼,示意他赶快解香,小鱼颤颤巍巍道:“这位大哥还没考虑清楚!让我们等等……”

这时候,深潭之中涌出一股奇异的生气,一群纯白的无鳞小鱼,突然从潭中深处泛起。这些小鱼首尾相接,群聚一片,瞬息之间便布满了半个潭面。

它们群聚成太极鱼的摸样,鱼眼中心空着一个正圆。

还有一只纯白的大鱼,追着自己的尾巴在游动,如同一个纯白的圆点,出现在和太极鱼眼相对的位置。

这群白色的小鱼在潭水中游动起来,与黑色的潭水赫然形成了一个游动的太极图。

小鱼看到山羊胡老道整个后背都僵硬了,口中发出含着浓痰一样的含糊之声:“生死太极眼,阴阳平衡的奇穴……这魔穴里,一丈地的风水形势,堪比外面一里。这里有千丈明堂,就是外面的千里之地。以千里明堂,养一口太极阴阳,这是成仙之穴啊!”

白鱼拥簇着一个人影,从潭中浮起。

他穿着一身儒袍,犹如翩翩士子,气质儒雅根本不像死人。

浓重的生气化为白雾,遮掩了他的面目。

只听他开口道:“看到我的脸,对你们没有好处,所以……失礼了!这口阴阳潭只是白骨林中几口风水奇穴之一,比起铜和尚的金山莲池,木道士的蝉蜕奇穴,鬼王的成龙树,屠夫的泣血地,将军的点兵荒冢,也不过伯仲之间,远远称不上成仙地!”

“这魔穴之中,只有一块成仙地,便在那八殿镇压之下。那里葬着一位不可说的存在,我可不敢跟他抢地方!”

说着士子抱了抱拳,笑道:“在下也是粗通一点风水之道,才抢到了这处宝地,能出来跟你们说说话!”

三小战栗如鸡——无论多厉害的尸体,都不能开口说话,因为人死成僵尸,靠的就是没有吐出的那口气。一旦开口泄了气,纵然是尸王,也要道行大损。

能开口说话,便说明那尸体,已经不仅仅是尸体了!“

而是已经蜕变成了另一种存在的生命,邪者为魔,尸魔。正者为仙,地仙!

眼前这位大哥,便是已经快要踏上修地仙之路的存在。地仙者,纳风水灵脉地气,开辟灵池,外合福地,最后开辟洞天为仙。

体内开辟出灵池,便是筑基有成。

外合福地,将自身的灵池与世间福地相合,以灵池成一内景世界,心像世界,便算是结丹。最后一步步将内景世界显化于外,开辟虚空洞天,元神寄托洞天而成仙。

筑基、练气、灵池(通法)、内景(结丹)、外景(阴神)、福地(阳神)、洞天(元神)。

除去这条正统地仙修行之路外,山羊胡老道作为阴阳家散流传人,还知道一种禁忌。

若是修士死后,尸体葬在风水宝地之中,得了风水形势相助,也可以半途转修地仙之路。只是在修地仙之时,还要蜕变身躯,转阴为阳,劫难更胜寻常地仙十倍。

等若一边修炼号称道门最邪门,最难修的太阴炼形之术,一边修炼地仙之道。还不如专修太阴炼形之术,等到功候到了,尸解一世,再去修行。

“大哥出来见我们,可是有什么事吗?”小鱼大着胆子试探道。

“哦!刚刚你们礼数太大了,我实在不好意思,便出来请你们不要磕头,此乃天地君亲师之礼,我也担当不起啊!顺便问一问,今夕是何年……”士子低声道。

小鱼听他说话,端是有一股温润如玉,叫人如沐春风的温和气质,便大着胆子抬起头来,小声道:“如今是大晋朝,北边还有一个大魏,据说数千年前,乃是仙汉时代……具体历史,我这种散修便不知道了!”

“魏晋吗?”那士子幽幽叹息一声道。

小鱼觉得此人应该算是一个君子,登时心中就不争气的砰砰跳了起来,小声问道:“在下于小鱼,这是我两个兄弟黑大和张道全。敢问前辈,此地究竟是何诡异?又应该如何出去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