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十四章修建魔陵,留下后手(1/2)

站在魔渊之中,钱晨凝视那座铁殿,眼神从魔渊的形势和魔气脉络上扫过,微微摇头道:“雷海三个月前才经由我手开辟,灵穴孕育未成,魔穴也同样不成气候。”

“这魔气的郁积,竟然当不得我一剑!”

辛十三娘四下打量,低声道:“这魔穴果然诡异……”她的尾巴在身后扫动,忍不住露出一丝狐狸踮着脚尖,悄无声息的那种神态来。

她小声劝说道:“道友想将那口棺材,埋到魔穴里?但这里的魔气虽然庞大,气机还尚且处于潜伏之态,孕育的魔头虽然凶狠,可也拦不住几大世家联手。”

钱晨微微一笑,玄天星石所化的北斗七星,在他掌心悬浮,周围隐隐有一个虚幻的罗盘显化。

钱晨看了那罗盘两眼,笑道:“所以才需要我来布置!”

他挥手拍出太上八景炉,同时取出一瓮黑色的陶罐来,里面都是黑红色的血壤。长安大战后,钱晨等人临走前为了祛除战场上残留的邪魔阴晦凶厉之气,把长安城门外,最惨烈的一段战场都挖走了。

“这是百万魔军,数十万忠烈之士,鲜血侵染的土壤,浸透了鲜血,魔气和战场刑杀!”钱晨微微一叹,知道自己魔性终究未能完全压制,不然那一日,他就不会取走这些东西。

不过现在倒是排上了用场。

他又从魔渊中心,也取了一些黑青色的魔壤。

将魔壤和血土混合在一起,添加了长安战场上的残兵,白骨楼船的残骸,如此血、魔、古、残兵青铜混合在一起,凭着自己在魔道之上的见识,以丹道秘法调和了比例,塑造成一块块砖胚。

都堆砌在太上八景炉中,以红莲业火烧制。

若是让任何一位魔道真传见了,只怕都要头皮发麻。每一块砖胚之上,都铭刻了魔道的秘传符箓。

钱晨之所以卖掉那大天魔碑,就是因为这件灵宝在他身旁的时候,开始显化他的魔道根基——原始神魔真身。

而且给他的感觉,并非是大天魔碑在窃取他的魔道根基,而是他的魔道之身反过来侵蚀了大天魔碑。

钱晨总是感觉,如果给天魔舍利足够的时间,太上天魔便能顺着十二块大天魔碑冥冥之中的联系,将自己的原始天魔真身,显化在其他十一面大天魔碑上。

那时,钱晨的魔道之身,便会在不知不觉间侵蚀那些持有大天魔碑的魔道宗门。就怕他还未名正言顺的成为楼观道祖师,就有魔道宗门供奉他太上天魔化身为魔祖了!

刻在砖胚上的这一套大天魔秘箓,便是钱晨窥破了灵宝大天魔碑核心一道天府真符级数的魔箓,创造而出的秘箓。

太上八景炉中,堆砌成砖塔的魔砖散发着极为不详的气息。

“奈何桥,黄泉路,一点青芒照幽冥!”

随着钱晨视线转向身后,罗列两旁的八十一盏青铜人俑灯上,那一点烛光缓缓转为纯青,豆大的灯火,燃烧着鲛人鱼油的生气。

白色的烛光从钱晨所在的位置,开始一盏一盏的变成青色,光芒越来越诡异,照亮一排常常的墓道。灯光下,这条道路给辛十三娘的感觉十分的陌生和恐怖,这条道路,就像通往一个与阳间相对的世界一样。

“这是……”辛十三娘忍不住朝着钱晨微微靠了靠。

却听钱晨道:“这是黄泉路……这些青铜古灯,确实够古老的……乃是天周神朝时,古中山国的陪葬品。天周神朝时玄门尚未摆脱巫术的痕迹,这青铜人俑,都是以秘法血祭了中山国有修为在身的囚犯,将其神魂禁锢在灯中所制,炼制这些人俑灯,甚至还参照了当时偃师炼制俑的法门。”

“这是篡命灯,是天周的贵族为了照亮自己巡视幽冥的道路,防止九幽黑暗中的魔怪窥伺他们的灵魂而炼制的灵灯。你听说过七星灯吗?”

辛十三娘愣了一下,才反映过来,钱晨这是在和她说话。她微微一愣道:“七星灯,莫非是逆天改命,添油延寿的逆天法器——七星灯?昔年只有汉末武侯……”

“你数一数,这里有几盏灯!”

辛十三娘吓了一跳,紧紧握住儒裙的下摆,不由失声道:“这里有八十一盏……这些灵灯,莫非也是七星灯。”

说话间,一盏青铜人俑灯的一朵灯花,蓦地闪烁了一下。

辛十三娘被吓得连退几步,紧张的离钱晨远远的……

“我并非武侯,可没有他接近天仙的修为,但两种灯意义上是一样的。以鬼神之眼观之,活人就如这灯。头顶一把火,肩扛两盏灯!所以天周方士以活人为俑,炼制一盏永不熄灭的命灯,以生气最雄厚,最接近人的气息的鲛人熬炼灯油,叫这盏灯永不熄灭,处于阴阳生死之间,照亮他们墓道上沟通阴阳的道路。”

“七星灯是北斗祈生禳命添油大神通的一部分,乃是延生注死之灯。这些青铜操蛇人俑青冥灯,亦是沟通幽冥之灯……但有一点你说错了。它们已经不是灵灯……”

钱晨回头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而是魔灯!”

“它们是灯,是俑,是火,也是这阴阳之间,不生不死,拥有命火却并非生灵的——魔!”

说罢,钱晨留下两边各四十盏青铜操蛇神人俑灯,继续向前,在他原先所站的位置上,留下了一位人首蛇身的青铜古灯。古灯人俑如真人一般高,两只手向左右探出,其上缠绕着青铜衔烛之蛇。

随着钱晨脚步向前,手上装着长安战场遗物的黑坛中,不断冒出一股股青烟,黑雾,血气,更多的是暗红的血壤和汹涌的白骨浪潮。

这些残余的魔气飞出坛中,落在两旁,化为种种诡异。

它们扎根白骨之上,有无数魔军脊椎扭曲在一起,长成了参天大树,树身犹如一条白骨之龙蜿蜒而成。

那从坛中飞出的几乎无穷无尽的血、骨和残骸吓得辛十三娘在钱晨身后瑟瑟发抖——这是杀了百万人,才能堆积成那么多的白骨,才能流淌出犹如小河一般血水!

更别提那些气息恐怖的诡异存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