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一百一十四章箭雨声疾(1/2)

一声号角过后,长安守军义军正式开始反击,城墙之上,来自长安府库之中的大批羽箭被民夫抬到了箭垛前,强弓有汇聚真气之能,箭矢上更铭刻破甲,夺魂的符文。

军中兵家修士真气凌厉,善于杀伐,汇聚这般强弓利箭之上,甚至能洞穿南蛮驯养,体型高达十丈的战象头骨。

寻常散修的护身法器,遇着这般专门为神魔战争打造的战场法器,被一件射穿护身法器,连同神魂一起钉死在地上,可不是说笑。

这样的箭矢,一支就价值武陵坊市的三十信符。

如今抬到战场之上,来自大唐武库的箭矢,价值就能买下大半个武陵坊市。以一国之力,为战争所耗的资源,打造的法器,是宗门,散修所难以想象的。

守护长安的北府六军将士,修为最低也是武道先天,更精通兵家战法,他们张弓搭箭,以军中制式的战弓,上面甚至有专人校射后,留下的标定符节,随着哥舒翰的一声大喝:“放!”

密密麻麻犹如飞蝗一般的羽箭,高高抛射而起,在真气的加持下越过数十里,从天而降时,正好覆盖了魔军前锋的阵列。

此时魔军早已抬起手中的圆盾,魔军也是大唐边军,与守城的精锐并不存在装备之差。亦有大将精通兵家阵法,以方圆阵将全军血气、真气、凝练为一体,更能借地气之力,叫魔军脚下生根,盾阵犹如扎根地上一般,举盾护住正面和头顶,全军血气凝为一体,那些精准覆盖了他们阵型的箭矢,大部分根本无法撕破那稳重如山的防御。

偶尔有一两人中箭倒下,对阵法毫无影响。

一轮剑雨下去,换成晋国那些世家的坞堡,足够这般法器箭矢,将坞堡之中的生灵,一轮杀个七七八八。只有少数几人因为运气太好,亦或修为实在深厚,才能幸存。

钱晨昔日所破那金沙门镇派法阵,笼罩数十里,算得上是中小宗门之中,极为稳固,难以攻破的人阵法了。但依钱晨估计,唐军的一轮齐射,便能将躲在阵法后面金沙门弟子,杀掉十之五六。

这便是军阵之威,兵家之道,继承至上古之时的神魔战争,打的天崩地裂,大陆倾覆生灵绝灭的残酷大战比比皆是,经过历代天夏,天周,仙秦,仙汉的战争都有大规模修士参与,可以说底蕴并不逊于玄门阵法。

数千,数万的兵家修士,修为神通如同一体,也无惧借助天地之力,风水灵脉的玄门阵法。

哥舒翰凝重道:“魔军的底子还是河北三镇的边军,精锐并不下于北府,河北要防备韦室、契丹、溪人,每年都有小规模的厮杀,善战之处自不用多说。从前修为上,可能会比汇聚大唐精锐的北六军差一些,但打开九幽裂隙之后,甚至还犹有胜之。”

唐军的试探性进攻,结果不容乐观。

更别说那些征召自市井的义军了,很多和尚头上包着一块布,游侠带着自己常用的猎弓就上了战场,叫他们平日里射杀妖兽,飞禽,能从左眼珠子射进去,右眼珠子射出来,但要他们齐射,抛射数十里,覆盖一处军阵,就未免太过为难这些人了。

义军之中有几道箭矢,竟然纯靠箭术,飞掠数十里,生生贯穿魔军举起的圆盾,连射穿后面三五人,其势才堪堪终止。

但钱晨和哥舒翰都并未将这般箭术,纳入考量,这一看就是凭着自己强横的修为,硬是射出来的箭术神通,并无普遍意义。魔军凭着军阵,难道拦不下那一两道箭光吗?

但拦不拦下,对全局有何意义。

兵家阵法从诞生起,就是让结阵者更有效率的去死和杀敌的,是为了避免上古神魔战争时,神魔们举起神兵运用先天大神通砸下来,一片战场的生灵尽数死绝。

所以才集众之力,以抗神魔。

追求的是,神魔挥手砸死一半,剩下的人依然能对神魔发起具有威胁的攻击,至少要牵扯住神祇古魔的一部分精力。

义军的大多数箭矢,甚至未能射到那么远的距离。

钱晨勾动琴弦,弹出几枚无音神雷,在魔军军阵之中鼓荡,炸死了数十个魔头,这才琴声平缓,积蓄雷势道:“哥舒将军,兵家军阵以秘法,使战士气血沟通,真气协调,气势凝练如一,凝聚军势集众之力。而乐曲却能大范围挑动,影响将士气血,真气运行。”

哥舒翰点头道:“以鼓破阵,乃是正理。自古以来破军阵,都当用大鼓长号,所以上古才有礼乐并称。我大唐也有秦王破阵之乐,继承自兰陵王破阵曲,专破军阵军势,乃至凝聚麾下军势,克制阵法变化。”

“方才你一曲能破百万人心中之魔,就算拿出方才十分之一的本事,想要暂破魔军之势,也不难!”哥舒翰说罢,便等钱晨回答。

“要破此阵不难!但我一旦出手,打破这魔军阵势,对面的修成不死之身,本命神魔的魔头也会出手,破去你们射过去的箭阵。”钱晨低声道:“所以,我们之间要有一波配合!”

哥舒翰看了一眼背后的唐军和义军,回答道:“我麾下的儿郎配合起来,绝无问题,但义军虽然人多势众,修为也不差,却终究是乌合之众,虽然士气可嘉……但打起仗来,可从来不只靠士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