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一百零八章关中百万为驱口(2/2)

“外魔易破,心魔难除……洛阳陷落,他的心已经乱了!”钱晨低声道。

“如今皇帝生出了心魔,太子却又有弑君暗算的嫌疑,这长安城中,指挥不定,群龙无首。局势实在不容乐观!”燕殊也叹息道。

“最近的勤王军,也要三天才能赶来。而且若是各地的正道,以及勤王军不能汇聚足以冲击百万魔军的大势,他们仓促而来,也是枉送性命,给魔头提供上好庐舍而已!”

“长安一座孤城,能守多久?”

…………

天边的启明星渐渐明亮,它孤悬东方的地平线上,那就是太白!

钱晨在城墙之上打坐调息,蕴养精神,事实上若非昨夜一战,他已经战到油尽灯枯,钱晨也不会让司马承祯他们独守洛阳,但好在经过一夜的修养,耗尽法力的众人,在钱晨的灵丹好事不要钱一般的砸下去,精气神皆已经恢复到了全盛。

除了司倾国,她此时还在印刷一般,拿着她那颗平阳功德印,在唐宫内库和自家乾坤袋中收罗的符纸上,不停的盖印。

借助长安大阵中那颗真正的天师法印,所印之符,效力倒也不差。

宁青宸将符纸缠绕着箭杆上,为本就有破发,破甲,流血等几层符文的长箭,又加持上破魔之力。

这时候,已经蒙蒙亮的天际,缓缓出现了数百尊牙船飞舰,天空中舰船摆好了阵型,徐徐驶来。关中黄土平原之上,两股烟尘杨起数百丈,烟尘之中,两队骑兵各自万人,左右呈犬牙状穿插而来。

但这飞舰楼船,魔兵万骑,都在将要靠近长安城守城神雷炮的射程之际,便停了下来,与巍峨雄伟的长安列阵对持。

冲霄而起的魔气,竟然已经可以比拟长安数千万的气血,压抑的城墙上的守军难以呼吸。城墙上,长安守军握紧了手中的长枪,东市西市响应征召而来的游侠士子,更是心有惴惴。

“他们还在等什么?”燕殊有些不解道:“魔头又没有士气,也不会因为赶这点路就疲惫?”

“此时不趁着守军一时未能适应它们的气势,攻杀过来,这是留给我们喘息的时间吗?”

钱晨面色难看,凝视着远方缓缓摇头道:“他们在等人!”

钱晨的右手按住了剑柄,看着天边出现了无以计数的,黑压压一片,拖家带口的百姓。

城墙上皆是修行有成之士,远远的就能听到远方传来的哭喊,女人,孩子,男人……他们看着前方的长安城,爆发出了更大的骚动,所有人都奔跑了起来。这些人大多数都还是青状,身着布衣,破旧的衣服夹带着补丁,虽然浑身风尘,却少有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的人。

这是昨日还在安乡太平的关中百姓,数十年都未有饥荒灾祸。

这些人有的拖家带口,男人抓着两个不过十一二岁的少年,女人背着还在襁褓的娃娃。夹杂在更多已经无家无口,嘶吼,哭喊的青壮之间,有白发苍苍的老者,有还未束发的少年,漫山遍野都是这样的人,约有百万之众,在身后挥舞着长刀的魔军骑兵驱赶下,朝着长安涌来。

落后在后面的人,就会被魔军挥刀屠杀。

一时间在长安城下,哭喊声,求饶声,人群中跌倒的人再也爬不起来,魔军驱口攻城,为了攻心,甚至故意用枪挑着尸体,在城下耀武扬威。

这时候,天上的楼船又飞的更近了一些。只见那原本以灵木矿石祭炼的楼船舰队,扩张了数倍,所有新增的楼船,皆涂血为帆,人骨为材,无数刚刚制造的冤魂生魂缠绕其上,血帆之上有数万生魂驱动。

这时候,长安城墙上的正道、守军都知道,它们所驱赶的那些青壮的家人,容易掉队的老弱何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