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九十五章千歌万舞不可数,霓裳一舞动长安(1/2)

又一道玄帝身边的目光投向钱晨,钱晨转头过去,却是梅妃江采萍,她脸色平静,对着钱晨微微一拜。她俯身的幅度很小,并未引起身边玄帝的注意,因为相比贵妃,梅妃人如封号,总是如梅花一般端庄安静。

贵妃艳丽的如同牡丹一般张扬,宫中的明媚女子,在她面前皆黯然失色。

因此,安静淡雅的梅妃才会得了玄帝的宠爱。

但这不意味着这一幕没有被人看在眼里,一直关注着梅妃的太子,就敏锐的注意到了这道看向钱晨的目光。其中也有方才发生在沉香亭中一番波折的关系,但在太子眼中,李白仍旧是那个写诗不错的白身士子而已。

对于他巩固地位,没有一丝一毫的帮助。

“那个李白是什么来历?”太子对身边的人问道。

他身边都是一些年轻有为的官员,太子有开府之权,东宫就是一个小朝廷,因此他的班底积累深厚。李唐的太子难做,但也势力极大,玄帝在做临淄王的时候,唐隆政变杀了韦皇后,拥立自己的父亲李旦为皇帝。

在太平公主掌控魔道,权势最大之时,玄帝又发动先天政变,铲除了太平公主。奉李旦为太上皇,自己登基为帝。

乃是历史上,绝无仅有发动两次成功政变的太子。

李亨虽然不如玄帝做太子之时,广结豪杰,朝中势力极大,但也羽翼丰满,麾下有许多年轻官员投靠,甚至和宰相杨国忠斗得有来有往。

很快就有人回答道:“不过是一个白身士子,连进士的功名都没有。据说是剑南道的人,前些日子才来长安,得了裴旻的引荐,写了一首《玉真仙人词》,讨好了玉真公主,才得了公主看中,能见得了陛下!”

“没想到此人是真的疏狂,陛下面前也如此放纵!”

“词臣狂生便是如此!”李亨皱眉道:“他为梅妃写过诗,也给贵妃写过诗……如此钻营,想来也是要求个功名的。即有功名入世之心,又改不了那套狂生脾气,蔑视权贵……他给东宫投过行卷吗?”

太子府少詹事回忆了片刻,低声道:“未曾!”

李亨越发看轻钱晨,摇头道:“此人纵然仗着诗才能讨个官做,那也是做个翰林就到头了!”

李泌在旁边没有说话,虽然太子示意过他,但他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李亨实在想不出来,这李白究竟有什么才华,竟然让自己认为有大才的李泌如此看重?

此时杨国忠也在问起关于钱晨的事。

他面容清瘦,声音慢腔慢调:“李白,是不是就是昨夜杀了我在长安四成布置的那人?”

他身边的虢国夫人眉毛微挑,眉心上贴的花钿灵光颤动,她低声娇笑道:“你不是说过,那其中一位露了面的大汉,很像那剑客裴旻吗?此人诗剑双绝,昨夜大慈恩寺那剑光当空三千丈,杀的你一应门客尸骨无存的,可不就是那股剑意?”

“而且,太真很注意他。”

“能得太真注意的,当不可小觑啊!”

“昨夜那事,应该是司马承祯闹出来的,今早他出手刺杀了安禄山!”杨国忠幽幽道。

虢国夫人猛的睁开眼睛:“他失败了?”

杨国忠冷笑道:“你看那安禄山,像是受了伤的样子吗?”

“道门天师出手都奈何不得他,看来传言他快要证得阳神的事情,应该是真的了!”虢国夫人低声道。

杨国忠叹息:“关于长安大阵的谋划,当是被道门发现了!所以昨夜他们才出手屠了长安那么多的寺庙。安禄山入京,司马承祯居然直接出手。而这李白,也应该是道门的人。”

杨国忠那边看了钱晨几眼,也就不再关注,虽然修为不错,但比起安禄山,太子李亨,杨太真,乃至司马承祯这般能左右局势的真正棋手来说。也就是个棋子罢了!

甚至司马承祯因为刺杀安禄山不成,玄帝召见又不来。

已经隐隐边缘化了!

杨国忠看见在这一局中,道门的棋子都落尽了。他们破坏了自己在长安的布置,甚至出手刺杀了安禄山,但也因为这次出手,司马承祯重伤,更引来玄帝的问责。

司马承祯都跑了!道门还能有什么暗手?

“这次安禄山来长安,最好把他留在这里……离开了河北三镇,他就是蛟龙离水,虽然凶狂,却能被我们慢慢消磨凶性,最终铲除。此魔是我们控制魔道,最大的阻碍!”

“他一日不除,我这天魔执宰之位,便一日不稳!”

“太子怎么办?”虢国夫人冷笑道:“太真没有孩子,所以并不想除掉太子,但太子羽翼丰满,再不动手,就该是太子动手铲除我们了!”

“不急……”杨国忠道:“陛下春秋正盛,太子羽翼越丰满,就越危险。我们只要给太子压力,他就会给陛下压力,待到陛下动手剪除太子羽翼的时候,他才会真正的急躁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