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五十一章长安肃杀夜(1/2)

兴福寺中,是夜极静。

一名小沙弥起夜小解,正要经过大殿,去往茅房,他经过大殿之时,突然听闻寺庙内殿有些响动,好似有人提到撞到什么东西的声音。

“这么晚了。不会是师父……莫非又是盗窃法器的盗贼?”

佛门法器由金银铜所制,材质就十分珍贵,而且在西市上乃是硬通货,胡商那里极好出手。因此常有不法之徒,翻入寺内行窃,小沙弥多有听闻。他悄悄趴着靠近窗口,往内窥视,若是真有盗贼,便出声唤起寺内的僧人起来抓贼。

这座大殿之中很是宁静,四周只能听到虫鸣……因此殿中那一连串细碎的脚步声,就侧耳可闻。

小沙弥心里纳闷,这等细碎的脚步声,又不像是盗贼,反而——像老鼠。

他透过窗沿去看,只听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出现在佛前的长明灯下,小沙弥赫然看见一只浑身金色,仿佛一块黄金疙瘩一般的童子,蹦蹦跳跳的来到佛前,对着那佛像打量。

小沙弥捂住嘴巴,他也是有修行功底的,知道这是一种唤作金银童子的小精怪,乃是金银之气成精所化。

有金银童子之处,往往埋藏有黄金白银,这般小猪大小的金童子,那是埋得多少的黄金啊!小沙弥听闻的故事里,金银童子都是拇指大小的一个,往往故事的主人翁便能循着金银童子出没之处,挖出两坛黄金来……

这般小猪一样胖的金银童子,只怕得是一库黄金不可。

小沙弥知道寺庙所在之地,往往是大官舍给寺庙的旧宅邸,谁知道地下埋了多少金银?

他贪心大起,便偷偷窥视着金银童子,想要看看它在那块地面上出没,好偷偷挖出黄金,得个富贵还俗回去!

那金童子摇头晃脑的看了那佛像半响,突然掏出一根绳索来,把佛像给捆了!

小沙弥在殿外吓得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岂料更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一个厚重的声音突然冲佛像口中传出来:“小小妖灵……也敢冒犯我?”

那铜佛像赫然活了过来,那大佛一撑双手,却没有挣脱那松松垮垮的丝绦,那大佛站起来,有数丈高,口中的呵斥声惊动了旁边的僧舍,小沙弥刚要呼喊,便将住持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几个和尚凑到殿外,看到那大佛站起身来,踏入殿中。

周围的彩绘画壁上的天女神将也纷纷动了起来,看着佛像前一个小小的金童子,或是掩嘴,或是冷笑,或是怒目而视。

小小的金童子,用让人听不到的稚语,咿咿呀呀喊了一通。

那铜佛冷笑:“你说奉你家主人之命,来斩妖除魔。叫我拱手而降,念在本家的奉上,绕我一名,给个出身!”

“哈哈哈……你这小小妖灵是什么出身。敢与我论本家。”

小沙弥瞪大眼睛惊骇的看着面前这荒诞的一幕……看那佛像突然暴怒起来,似乎是那金童子说中了什么要害,眼见平日了祥和的佛像突然面露狰狞,犹如魔王一般,他身后的主持颤声解释道:“此乃金刚怒目……佛有慈悲心肠,但如有妖魔冒犯,也有降魔的金刚怒目!”

那大佛论起斗大的拳头,朝着那小小的金童砸去。

此刻小沙弥心中居然还升起了一个无端的念头——黄金砸扁了,应该不影响它的价值吧?

这时候小小的金童朝那大佛一拜,大佛嗡嗡道:“现在才拜我,已经晚了!”它并不留情,手中有万钧之力,定要捶打这妖精骨肉成泥。但金童拜的却不是它,而是它手上的丝绦。此时大佛并拢的双拳还未砸下来,就见丝绦之上闪烁一丝青紫色的电光。

兹兹的电芒闪烁。

那大佛浑身泛起电光,瞬间撕裂了它的灵光,佛光轰然被破去,露出真形来,却是一个面目狰狞的魔怪,小沙弥吓得惊叫出声,但那大殿内的壁画之上,无数神将天女扑出了画中,却听闻大殿之中一声惊雷起……

见那淡黄丝绦化为一只紫色电芒构成的独角虬龙。

龙身在殿中一摆,就有无数电芒化为锁链,数千条锁链笼罩了大殿,如同巨网一般,将大殿囊括。那些神将,天女,在电网中都化为魔影,却逃不出这锁链的枷锁。数百魔影被锁链捆住,迸发出更强的电光将其炼化。

殿门外的一众僧人瞠目结舌,看着这如坠梦中的画面,根本说不出话来。

此刻不知道多少人怀疑自己还没睡醒,小沙弥甚至看到那住持狠狠的揪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的眼中的泪花都泛出来了!

那无数电索将魔怪缠绕起来,以雷光炼化,不过数息时间,那魔怪的身影就渐渐小了。它身上的铜皮化为铜水滴落,露出其下的青面獠牙来。青面獠牙也撑不了多久,莫约一盏茶的时间,就化为一滩焦炭。

那金童子收起丝绦叠巴叠巴的塞进自己的小口袋里,看了那魔怪焦尸一样,有晃晃悠悠的走掉了。

这时候,沙弥才看到住持的嘴巴在颤抖,有僧人惊叫道:“妖精……妖精把佛祖给杀了!”

住持像是踩到了刀子一般跳了起来,呵斥道:“什么佛祖?没看到那是妖魔假扮的吗?这分明是菩萨面前的金童下凡,把假扮成佛祖的妖魔给收了!还不与我叩见金童?”当即一群和尚一拥而上,对着金童子消失的地方叩拜不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