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三十八章白衣卿相,恶鬼夜叉(2/2)

李泌笑道:“他的意思不是没有察觉,而是那任道士对此鬼已经习以为常,所以才没有防备,至于为何能对鬼神在身边习以为常,或有禁劾之术也说不定。”

那武侯恍然道:“那任道士禁劾的鬼神失控,将其踩死……那为何会有人在附近看到北天王法身呢?”

钱晨笑道:“说不定是那任道士不忍旧识遇难,从洛阳北天王那里,抢来了某个化为夜叉的故人魂魄,北天王循着恶鬼踪迹而来,而任道士因为并无防备,被恶鬼所杀?”

那武侯也听过洛阳王生的故事,顿时恍然道:“当是如此。原来这是一宗,恶鬼杀人案。作案的恶鬼,应当也被北天王捉走了!如此才寻不到踪迹,那夜叉恶鬼能食鬼啖魂,任道士的魂魄,也定然为其所食。”

“如此本案便破了!”

武侯顺水推舟道:“待我行文将此案发给城隍钟府君!令其向北天王追索那夜叉恶鬼就是。”

待到武侯识趣的退出这间房子,留下钱晨、燕殊、李泌、岑参四人在房内,面对着一具惨不忍睹,死状诡异莫测的尸体,那浓重的血腥味,配合着有些腐败的臭味,刺激着人的嗅觉,但几人都恍若未闻。

李泌与钱晨对视了一眼,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请便!”

钱晨将有情剑抓在手里,面对任玄言的尸体缓缓拔出了剑刃,这还是岑参首次见到钱晨这柄神兵出窍,如雪的剑光映照得满室皆寒,就算躲在外面的武侯们,都感觉心中一亮,一股无名锋锐之气,让他们背后的汗毛倒竖,面面相觑,更不敢进入房中。

李泌见到那道剑光,也不禁眼神一凝,身体不禁自行躲避那剑气之锋。

有情剑在钱晨手中转了一圈,剑光抡如明月,在他手中抖落一个剑花,钱晨平平抬起长剑,悬于任玄言尸体上空,坚韧之上依次亮起七星,勾勒勺柄之形。

李泌眼角微微缩了缩,凝视着那剑光中的七星。

“北斗枢机,回生注死。天罡所指,昼夜常轮……北斗枢机指引法!你是道门的人?”

钱晨剑上的北斗七星,截取了那任玄言的一点命数,那剑光之上七星浮动,让钱晨手中的长剑隐隐指向一个方向……

“找到了!”

钱晨不再废话,对燕殊道:“走!”

两人直奔剑光所指的范围,连门都不肯绕一绕,直接以轻身飞纵之法,翻墙而过,李泌与岑参紧跟在后面,钱晨等人随着剑光一路奔行,穿梭在长安的大街曲巷之中,几人皆有修为在身,一路上只残留一个影子,路人竟不可见。

一路飞奔,少顷就到了升道坊,此坊因偏处郭城东南,十分荒僻,因而南街尽是墟墓,绝无人住。

乃是长安城繁华之中,少见的荒僻之所。

到了一处不知是墓还是荒废宅墟之所,那剑上的星光才稳定了下来。

钱晨左右打量了一下,突然持剑在这荒宅左近隐隐的画了一个剑圈,伸手解下腰间的丝绦,挂在旁边的榆树上。

李泌被他这奇怪的举动,一惊,不禁各种思索,不由得就想的奇怪了一些?

在面对恶鬼之前,解下裤腰带,这是何等降服恶鬼之法?

步入废墟之中,只见宅门半掩,内里荒草丛生,李泌右手一抖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张符箓,如今符箓缓缓化烟,燃烧,他冷冷一笑道:“恶鬼就在里面,交给我来。”钱晨拦住他道:“谁说要交给你了?这鬼我们发现的,你看着就是。”

李泌微微一愣,道:“此鬼可不同寻常。”

“看着就是!”

钱晨推开半掩的大门,听到荒宅废墟之中传来极为隐蔽的哭泣声,几人闻声而去,却在厢房里,看到一个被捆起来,瑟瑟发抖的女人。那女子看起来不过甘十年华,柔弱而貌美,见到他们连忙哀求道:“我乃进士谢翱之女,为恶鬼掠来此处,还望诸位伸手搭救!”

李泌转头看了一下手中的符箓,依旧缓缓燃烧,并无变化。

他才卸下了少许提防,问道:“那恶鬼往哪里去了?为何没有鬼差巡游,察觉此鬼恶行?”

谢家小姐道:“它白天潜藏起来,只有到了晚上才会现行。至于,有无鬼差,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有障眼法遮蔽了这里。”

钱晨微微点头:“却有障眼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