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三十八章白衣卿相,恶鬼夜叉(1/2)

“我们来晚了!”当岑参带着钱晨等人,赶至光德坊任玄言宅处的时候,远处就看到几个武侯腰挎长刀,守在任玄言宅邸的门口,门内还有不良人出入。

一名不良人捏着鼻子从钱晨等人的身边走过去,对同伴抱怨道:“太恶心了!传言此处的主人得罪了鬼神,定然如此……”

另一个浪荡不良道:“武侯不愿干那脏活,叫我们收拾尸体,这算什么?”

岑参面色沉重低声道:“我们已经来晚了!只怕那任玄言已经不幸……”说罢,他探头看了这附近的地形地貌一眼,压低声音道:“现在有武侯看守着,我们不宜妄动。等晚上再来……”岂料钱晨直接拉着他,和燕殊大摇大摆走向那看守宅门的武侯们。

“你以为自己鬼鬼祟祟打量隐藏的很好么?”钱晨笑道:“那街角的不良人早就盯上我们了!”

“估计那句话都是故意凑近我们说的,就是想看我们的反应,是不是好奇。”

钱晨拍了拍岑参的肩膀,道:“走……我们待会肯定是走不掉的了!还不如诈他们一下……”

看到钱晨等人大摇大摆的来到自己身前,那为首的武侯有些愕然,随即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哪个坊的?为什么来此地?”

钱晨掏出腰牌道:“我等乃是公主府门客,得玉真公主之令,请任玄言道士去玉真观,为公主讲说道经!”那武侯辨认了腰牌少顷,面上下意识的堆起笑容,连忙对旁边的不良人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退下。

心中叫苦道:“又是涉及权贵也……这任玄言道士怎么惊动了那么多人?”

“刚有太子的人来过,又有杨相的家人要问,现在连公主府的人都来了!”

他好言道:“两位来的不巧,那任玄言已经为盗所杀,劳烦两位向公主复命……”

“为盗所杀……”钱晨沉吟片刻道:“我未见人,实在不好复命。可否看一眼此人的尸体?”

“这……”那武侯为难道,权贵实在惹不起啊!但让这等没有明确旨意,只带着腰牌来的权贵门客进去查看尸体,他也要担着责任。只得婉言道:“未有文书实在不敢……”

“公主府的人?”一名年轻俊朗,道装打扮的青年从宅邸内缓缓走出,他看到燕殊才缓缓点头:“原来是近日以剑术名动长安的裴剑客。”又转头看向钱晨道:“这位是?”

“在下剑南道李太白。因献诗文,得了公主看中,如今为公主府座上客。”钱晨抱拳道。

那青年将眼神又转向了岑参,岑参不服气道:“我三年的进士,曾为右威卫录事参军。”这时那青年道士点点头,拱手道:“原来是岑参军!”

岑参目光一闪,道:“我自问名声微薄,在高帅幕府时,尚且只是不起眼的书记,如今还能一口叫出我的姓名,如此博闻强记。你是李长源李翰林?”

李泌微微笑道:“你们想看任玄言的尸体?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岑参道:“素有交往,虽不亲厚,却也当看一眼故人。”他这话说来,连旁边的武侯都瞒不过,更不用说早就将任玄言履历铭记于心的李泌了,他甚至不需要仔细回忆,就知道任玄言与岑参不过是泛泛之交,反倒是之前死在洛阳的监生王煌,与其交情不错。

李泌思虑了少顷,便道:“那就进来吧!”

就算没有其他的作用,将玉真公主卷进来也好。如今太子被杨国忠逼迫,岌岌可危,太需要人来分担压力了。

钱晨对什么杨国忠,太子,根本毫不在意。更不在意牵连了玉真公主,就算和玄帝翻脸,他也有几分信心护持着几位好友杀出长安。如今钱晨已经摸清了长安大阵的破绽,只要一炷香的时间,就能打破几层阻拦,从内城杀出去。

两人坦荡的随着李泌进入府中……

武侯领着几人到了宅邸内的一间厢房中,钱晨终于在那里见到了任玄言道士。他如今正仰身躺在床上,身体腹部血肉模糊,被生生踩出了一个通透的大洞,透过散落的肠子的碎片,能看到粉碎的脊椎骨尾部,他的肩膀上有一个巨大而乌黑的脚印,只是几个指头印,就占据了他半个胸口。

钱晨量了量那大拇指印,约有他的拳头大小。

那武侯颤声道:“李翰林,我等也有小术,能审阴断阳,平日里也能窥见鬼物人魂,但……今日,竟然找不到那任道士的魂魄!可真的是那任道士得罪了北天王,才被踩踏至死?”

“天王?”钱晨冷笑数声:“不过一个食鬼的夜叉而已!”

“那找替身的仰身魔王,终究找到他身上去了!”

李泌沉声道:“任道士修习道法,法力并不弱,乃有通法境界,寻常恶鬼夜叉,奈何不了他。纵然能杀他,也绝对无法做到不惊动这左近巡夜的武侯,不良。”

“若是他并没有防备呢?”钱晨挑了挑眉头道。

武侯摇头道:“这房中有法镜檀香,宝剑神符,什么恶鬼进来,会让任道士无法察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