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二十一章和谐友爱修行界(1/2)

钱晨趁着陶家没来的这段时间,先去了元磁地窍之中试了试这无尽元磁雷光的威力,如今从雷光深处走出,牵引着数百道神雷,那拇指粗的雷光打在天罗伞上,清光雄浑,不曾动摇分毫,雷光闪烁只能生生的泯灭其上。

但在场众人却无一人敢就此小看那雷霆。

这些泛着青紫之色的雷霆,每一道都有寻常的通法修士倾尽全力,招引天雷的威力。平日里道院中的道士降妖除魔,若能招来这么一道雷电,那些作祟的妖魔基本也就无幸了!

神霄派的顾姓师兄,看着那在万千雷光之中巍然不动的天罗伞,神情渐渐凝重。

他原本也没有掺合进这中土世家事务的心思,神霄派以师徒传承为主,纵然他出身的顾家也是神霄派中不大不小的一个修行世家了。但他拜的师父是一位异姓的长老,平日里修行,也与其他弟子并无不同。

如此,他并无什么世家的自觉。

更不可能为请托了几道的陶公子,去得罪一位同为道门真传的同道。

“号称普天之下,防御第一。三十六天罡之中,防御最强的乾天一气清罡!”

顾师兄隐隐抽了一口凉气,他算了算自己掌握的最强雷法,神霄三十六雷中,他只炼成了欻火雷和蛮雷,便已经是真传弟子了。

但这两种雷法,顾师兄都没有动摇这乾天一气清罡的任何把握。

两种雷法皆只是神霄三十六雷法中的下等,而乾天一气清罡却是三十六天罡之中,号称九天的极品。

莫说他尚未结丹,就是已经结丹上品,修成更高层次雷法的师兄来了。也未必能轰破这般法宝!

神霄三十六雷法,皆为雷法神通。

其中有神霄天府雷十二种,一曰玉枢雷,二曰神霄雷,三曰大洞雷,四曰仙都雷,五日北极雷,六曰太乙雷,七曰紫府雷,八曰玉晨雷,九曰太霄雷,十曰太极雷,十一曰天府雷,十二曰紫霄雷。都是元神真人才能完全施展威力,号称天府真传的雷法。

又有神雷法十二种,是为:三界神雷、大威神雷、大蛮神雷、大梵神雷、乾元神雷、五行神雷、八卦神雷、斩仙神雷、混元神雷、统摄神雷、龙霄神雷、两仪神雷。

修成一种,便有丹成一品的指望。

若是借此成丹,横行结丹都不在话下,元神之下都足以逞威。

最下才是十二天雷法,顾师兄所修的欻火雷和蛮雷皆在其中。

神霄派弟子,非得将一门雷法修成神通,才能晋为真传。

此次顾师兄听闻元磁地窍的消息,便匆匆赶来,便是想借助这难得一见的元磁真煞,修成神宵派不在三十六雷法之中,却别有奥妙的一门残缺雷法——两仪元磁神雷。

完整的两仪元磁神雷,乃是足以比肩天府真传雷法。

但神霄派只有阴级元磁神雷的传承,顾师兄也是想借助两仪神雷的传承,补全一二,借此修成两仪元磁雷丹。说是有丹成一品的指望,但那得补全两仪元磁神雷完整的雷法才有希望。

若是传承不全,也就只能修成二品极阴元磁雷丹,日后要经历九次阳雷之劫,才能有证道元神的希望。若是根基再不济,只修成阴磁雷丹,几乎就没有证道元神的指望了。

可若是凝煞炼罡之时,凝练乾天一气清罡,再寻一宗与它相合的煞气,比如五方真煞,便能炼成号称‘天地胎膜’的罡煞之气,几乎九成九的可以结丹一品。而且这宗法门,几乎能与道门任何传承配合……与神霄派雷法结合,便能修成乾坤天都雷丹,或是乾坤太乙雷丹。

因此顾师兄在看出钱晨所执天罗伞上垂落的清光,乃是乾天一气清罡之后,便放弃了插手此事的想法,甚至还想借助钱晨的这把宝伞,去往元磁地窍更深处修法。

在顾师兄眼中,钱晨执伞而来,是把大半个一品元丹顶在头上。而在陶侃眼中,钱晨从元磁地窍而来,又何尝不是神秘莫测,令人忌惮。

唯有陶家大长老身后浮起一道丹气,浑厚沉重,土黄色的玄光凝聚成一只大手,赫然与钱晨修习过,却一直因为没有合适的罡煞之气凝练,而束之高阁的先天一气大擒拿有些相似。

那大手威势赫赫,伸手一拍,便震散了那洞口的雷光,朝着钱晨拍去……

陶家大长老也看出了钱晨的护身法器不容小窥,所以这一拍之下,只是想让钱晨退几步,看看这法器护住辛家姐妹两个,在神通之下会不会露出什么破绽。

顺便在收回大手的时候,将挂在旁边的陶家三长老救下来。

但他实在太高看了自己这门神通,在修习过先天一气大擒拿的钱晨眼中,他这只丹气凝聚的大手,浑身都是破绽,若是以本命飞剑斩出,钱晨有信心趁着他这般疏忽,瞬息之间,将其斩于剑下。

土黄色玄光凝聚的大手张开五指,莫约亩许大小,朝着钱晨笼来。那密密麻麻的雷霆受丹气相激,交缠而来,青紫色的雷霆骤然密集,笼罩着那只大手,无数雷光闪烁其上,打得那土黄色的玄光微微动摇,如果不是陶家大长老丹成三品,法力凝练,怕是已经被这雷光击溃。

大长老瞳孔微微一缩,知道不妙,这雷电的威力远远出乎他意料,那在这无数雷霆之中,护住钱晨巍然不动的法器灵光,又该是如何威力?

但钱晨已经不给他后悔的时间了。

这地窍元磁真气,在钱晨的胜过什么陶家、辛家乱七八糟的破事无数,他只想好好炼个丹而已,这期间的种种,皆是不得已出手。正如钱晨之前所想,这中土世界世家把持着道理,而钱晨奉行的是另一套道理。

两种道理讲不到一起去的时候,就只有——谁的拳头大,才是道理。

钱晨右手按在天罗伞的伞柄上,那七颗玄天星石微微放出一点光明。

只听呛的一声轻鸣,犹如情人的低语,无尽雷光之下,最为耀眼的一点电芒闪动,剑光如长虹惊天,自钱晨的掌中迸发,冷冽的剑光激射而出。

钱晨手中已经多出一柄细长,两指宽,剑身上流淌着若不可见的红芒一柄长剑。

正是‘有情’。

此人还不配他用本命飞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