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十章正义的背刺,坚定的道心(1/2)

最重要的是,钱晨出手大方,若是他买下此物,比起给同宗弟子的折扣,可要划算太多了。

卖给同宗也就是个友情价,哪有卖给土豪划算。

严姓弟子隐隐盼着钱晨出手抢下来,反正自己只需要轻飘飘一句,这位客人已经定下了。任由那高师兄如何,都有话说。

但钱晨可没有这个世界世家那种‘我没有开口,任何后来的都要乖乖等着的霸道习气’。

钱晨只按前世的习惯来,只有问过了价格,定下了买卖,才算达成了契约。

他既然没有说要买,人家先选定了。自己抢什么?非得如此才显得霸气吗?

当然,也就是那位陶公子所看中的,并不是钱晨最看重的戊土真金煞,不然钱晨也就入乡随俗,叫他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了。而这只雷精电蛇虽然也能炼丹,但有的是替代品,在钱晨心中,并没有什么不得或缺,非要出手钓鱼都要拿下的重要地位。

他如今也知道如何拨撩这些世家子弟,若是想要名正言顺的出手,至少有数十种办法,叫这东西最后乖乖落入他的手中。

钱晨示意那严姓弟子请便,自己先开口定下那瓶戊土真金煞和几种异种元气所化的天材地宝。

“那戊土真金煞和那坛癸水真水……”钱晨又提了几件灵材,最后道:“我都要了!”

那严姓弟子顿时愣住,旋即大喜,对周围发呆得童子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把东西奉上来。”那些童子没有见过钱晨在下一层一掷千金的豪爽,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闻言只能捧着各色的器皿,亦步亦趋的来到钱晨跟前,钱晨扫了一眼,在那陶公子和高师兄难以置信的目光下掏出一沓三山符箓,准备付账。

钱晨刚拿出这些符箓,随即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还是把符箓揣回了怀中。

那陶公子才松了一口气,但看到钱晨掏出的厚厚一沓符箓,很识趣的没有出言嘲讽。

他捏了捏自己袖子里薄薄的一叠三山符箓,心中无端的甚至有些羞愧。

这时候钱晨才换了一个地方,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玉瓶来,扔给了一气宗那位严姓弟子。

陶公子的心不知不觉又提了起来,带着一丝好奇,一丝庆幸,想看看钱晨换成了什么来付账。

钱晨也就是想着在这里把三山符箓用了大半,后面再要采买什么,却也有些不便,一气宗乃是炼气大宗,总该有些眼力,而且他也想看看,这元气灵丹,是不是真的如司倾国所言,乃是比三山符箓还好用的硬通货。

目前来看,在武陵仙门坊市主管那一层次,是能用的。

严姓弟子看了一眼那玉瓶,有些惊讶,他伸手轻轻磕出一粒灵丹来,放在手心上。只见他手心浮起一丝犹如青烟一般的真气,将那灵丹笼住。初时还有些眉头微皱,继而浮现震惊的神色,甚至有一丝挣扎,那高师兄看着自己这师弟也不去拿那装着雷精电蛇的葫芦,只在那里变脸来玩。

脸上青的,红的,白的,轮转而过,煞是好看。

一肚皮的疑惑,顾不得继续笼络那陶公子,挤上前去。

却听到那严师弟嘴角微微抽动,神情还未从震惊之中回复,只是看了钱晨一眼,道:“尊客这灵丹我能做主交换,只是还用不了这么许多。说罢,只留了那玉瓶之中三分之二的灵丹,剩余的装入一个小葫芦里,交还给钱晨。

钱晨只是用坊市处三山符箓和元气灵丹的交换比率,塞了几枚纯阳丹进去。

没想到还能退回一小半……

这时候,那高师兄终于忍不住了,他抓住自家师弟的手腕道:“什么灵丹这般贵重,师弟你可不要胡乱答应,坏了规矩,让师兄来看一看!”

两人鉴定灵丹的手法相似,都是放出一丝真气,勾动那灵丹。

高师兄放出一丝赤红的真气,触及灵丹之后,脸色瞬间变化,如同被雷击一般。他甚至未能管住嘴巴,失声喊了出来!

“元气之丹!”

“这……莫不是咱们一气宗秘传中所提,太上真传丹术所炼的元气之丹?”

高师兄脸色一阵变化,严师弟看他一副恨不得亲手抢过来的样子,连忙拍开他的手,叫人给他拿了雷精电蛇过来,自己讨好的将钱晨所要的东西都放入一只乾坤袋里,将这乾坤袋也附带着奉送上来,钱晨神念一扫,清点过后,便要起身离开。

这时候高师兄拿着装着雷精电蛇的葫芦,突然惶急伸手道:“这位道友请留步!”

钱晨停下脚步,微微皱眉,回头去看他。

他将雷精电蛇恭敬递给钱晨道:“凡是有个先来后到的道理,道友既然先我等一步上来,我又岂能不问过道友的意见,就定下此物?我见道友将本阁雷属灵物尽数换了,想必这只雷精电蛇,也定然是道友中意之物。”

“高某且不可横刀夺爱,这件灵物,还是还给道友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