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一百零七章与我擦肩而过的那些人(2/2)

地下的一种妖魔都急忙必然开来,只有地龙大妖避无可避,在玉印之下,被砸成肉泥。

那赤红色的云箓印文在肉泥之上清晰显化,牢牢将这摊肉泥镇压,地龙大妖奇特无比,可以分裂的妖魂被印文消磨,挣扎了几下才彻底泯灭了。

司倾国手中托着玉印,笑道:“有了束魔银环,我总算能缓缓发动这平阳功德印!不用再只用一次,就要耗费近半的法力。爹爹老是让我斗法时不要大呼小叫,但喊出来果然更有气势……如今有几位师兄师姐在,我也不怕那些妖魔提前防备!”

“吃我霜蛟刀……”

她袖中那把短刀电射而出,将一只断尾化为假身诱骗,真身逃脱了的守宫妖枭首。

司倾国的袖子里,还冲出来一股符箓,化为无数法术直接轰进了那魔窟之中,无数金刀冰枪风刃火球迸发,无数法术轰鸣爆炸。

就像熊孩子将一整盒鱼雷炮仗都塞进了老鼠洞里一样,魔窟发出噗的一声,这一刻无数法术洪流涌入魔窟深处,不知道多少小妖稀里糊涂的就在洞中了了账。

多少大妖正待赶出魔窟作战,就被法术迎面糊了一脸。

一只赤背野猪妖提着自己獠牙莲花的狼牙棒,从魔窟内狂叫着冲了出来,它一只眼睛都被轰烂了,脸上血肉模糊。

宁青宸剑光一闪,将这愤怒的野猪精斩杀。

司倾国驾驱着飞梭在魔窟上空哈哈大笑,一点仪态都不讲了。手中又打出几枚阴雷,将下一波妖魔堵在洞里面又炸了一波,这一次,下一波妖魔足足缓了半柱香的时间,才又冲出魔窟。

燕殊剑光一卷,又杀了几只妖魔,心中有些担忧道:“我们这里强攻强杀,虽然吸引了魔窟大半的注意,但钱师弟那边依旧很危险……他孤身一人深入魔窟,我等在这边吸引妖魔过来,为他分担压力,若有万一,却难以及时救援。”

宁青宸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燕殊的身边,看着幽深的魔窟道:“钱师兄实力深不可测,虽然一直说自己只有一成功力,但大家都知道这是玩笑之言,他既然敢深入敌巢,必然也有十足的把握。我们应该相信钱师兄才是……”

“好!那就再加把劲,把那另一只妖魔大将给引出来!“

燕殊闻言再催剑光,剑丸即遽敛入背上剑匣中,那剑匣微微颤动,倏尔喷出万道剑气,汇聚成剑气长龙,铺天盖地朝着那魔窟而去,一众妖魔在那无量剑气面前,如面天威……有的妖魔本性发作,眼睛一红便疯狂着迎着剑气而上。

那疯狂的身影在剑气之中一瞬即逝……连一点残灰都没有留下。

更多的妖魔则是仿佛便对天敌一般,已经难以行动,只知道留在原地瑟瑟发抖。

一瞬间斩杀了数百只妖魔后,燕殊不知是先前的酒意这时候才上头,还是剑气纵横间如饮醇酒,脸色红如重枣,醺醺然,飘飘然,显然十分的满足,但他杀瘾太大,这点满足转眼间退去,又让他生出十倍的杀机来。

若不是燕殊心中始终道心不坠,眼神也十分晴明,宁青宸甚至要怀疑这位少清师兄会不会杀的兴起,直接闯入魔窟之中。

那魔窟的一众妖魔早就乱成了一团,洞口的四个杀星,去多少就杀多少,看着如砍瓜切菜一般,让妖胆寒。

钱晨一副道袍少年的打扮,走在这洞窟之间。

他负着手,宛若少年春游一般,坦坦荡荡而行,除了背后的一把伞,身上没有半件法器。这时候一队妖魔匆匆路过,有妖瞧见了那魔窟之中显眼的白色,往那一指道:“那是什么?”钱晨脸色不变,依旧缓缓而行,他身影与一众妖魔的视线交错而过,身影走过,才露出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的一个身穿白色麻布僧袍的年轻女尼。

女尼拿着扫把,好像刚刚还在打扫,这时候正好抬起头,目光带着少许的天真,与那群妖魔对视在了一起。

她露出无邪的微笑,仿佛这些面目狰狞,浑身血腥的妖魔,是什么小猫小狗一般。

钱晨背对着妖魔,两人一前一后,一个面朝妖魔,一个背对妖魔。就这样相背而去。

钱晨继续悠悠前行,只是数息后,身后传来无声无色,只有一点微微震动,仿佛什么东西无声无息间泯灭了的动静。

一身黑衣,面色苍白而愁苦的青年……长刀如练,刀光如血。

身穿道袍,一身正气,英气勃勃的年轻人……白色的纯阳真火如同雪花落下,焚烧了一地残灰。

木讷的黑脸中年大汉……武道罡气犹如一杆神枪,一拳一脚都犹如一杆神枪捅出,将一队妖魔挑起刺杀,尸体横倒了一路。

像女人一样秀气的和尚……膨胀的金刚之体,犹如巨人一般沐浴着圆满之光,一拳一脚携带无穷大力,一只牛妖顶角,刺在他胸前,和尚秀气的脸色丝毫不变,就像挠痒痒一样,和尚一掌轻轻拍下,牛妖却浑身一震,口鼻渗出污血,轰然倒下,半边脑袋连着那牛角一起塌陷了。

钱晨走过的地方,留下一个又一个形形色色的人,与他们擦肩而过,并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