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一百零七章与我擦肩而过的那些人(1/2)

“夫人!”一名背插黑翅的鹰妖半跪在赤练夫人的跟前,将一串朴素无奇,用山间杂木磨成的佛珠奉上:“那人让我将这件东西交给夫人。”

赤练夫人看见那串被数的光滑的念珠,有些失神的接了过了!

“竟然是此物么?”她脸上浮现一丝复杂难言,愣了半响。直到跪在地上的鹰妖浑身冒汗,暗道是不是自己出现在夫人面前,惹起了夫人原身的厌烦,就在他惊恐不已的时候,才听到赤练夫人轻轻的说了一声:“也好……你下去吧!

“斩断这最后的羁绊,真的能让你轻松一些吗?”

赤练夫人坐在王座上,低声喃喃道。

她握着佛珠,半响沉默……大厅里黑暗静谧,透着一丝让人不安的气息。

鹰妖背上冷汗津津,直到走出那黑暗的大厅才松了一口气,暗道:“夫人越来越可怕了!喜怒越发无常,动辄将妖炼成魔头……以后还是多在外打探,不要在轻易回到青园洞了!”作为一名鹰妖,他和鼬妖,鸡妖一样,都和夫人的原身有些克制。

鹰妖自己见到洞中的两只山雉精就口滑的紧,自然清楚这种感觉。

只不过鸡妖是恐惧夫人见到它们时的食欲,而鹰妖和鼬妖,却是恐惧夫人见到自己的时候会不会感觉不舒服。

鹰妖顾不上和熟识的妖魔打个招呼,便匆匆离开了这处魔窟,看着外面悠悠的蓝天,鹰妖这才觉得舒畅了一些,它从小就讨厌狭窄黑暗的环境,因此才不喜欢呆在魔气深重的魔窟之中,所以修为并不出众,但凭着自己擅于飞翔,身上的魔气也不重,倒是另得了赤练夫人的重用。

鹰妖摇身一变,恢复了翼展数丈的原身摸样,轻巧的振翅而起,飞向远方。

岂料他才拍了两下翅膀,就看见离着魔窟洞口不远处,一处峰头险峻,黑色的山石胡乱堆积成一片石滩,在靠近石滩稍微平缓一些的地方,一个白衣士子背靠在一块卧牛形状的石头上,举着酒囊,对着头顶的明月抿了一口。

他背上背着一个狭长的剑匣,坐在空旷的石滩前,似乎深怕妖魔看不见他的样子。

鹰妖敏锐的眼睛瞬间缩成针尖大小,身子灵巧的空中一个折跃,黑色的巨鹰登时转变了方向,朝着那人所在的峰头飞去。

“好久没吃人了!”鹰妖张开能抓起水牛的爪子,双翼张开滑翔,俯冲向那白衣人所在的位置。

白衣士子的眼角余光似乎看到了它,但他并不转头,只是依旧对月饮酒。

在巨鹰冲到了他上空百丈之处的时候,背后的剑匣中突然顿起欻然剑光,耀若匹练,巨鹰甚至来不及反应,便被那道剑光当空一触折,身上羽毛飞落,剑光欻然一射,即遽敛入剑匣之中,宛如弹指电灭。

只有一只偌大的黑鹰,倏忽坠落山前。

那剑光耀若匹练,方圆百里都能看到……把守魔窟的妖魔见之具惊,今日负责守门的黑熊精心里暗自叫苦道:“不会是真是那破寺庙里的那帮人杀上门来了吧!”

它急忙找人去禀报赤练夫人,自己也得硬着头皮,带着一众妖魔冲出魔窟,这时候魔窟之中已经有大妖魔被惊动,如同肥猪一样粗细,蠕动着的大妖地龙缓缓从魔窟内爬出,跟着便是脸上全是毒疮的蛤蟆妖,身法灵动的燕子精。

那豹子精远远的看到燕殊一身白衣,站在附近一座峰头上。

正要变化原身扑上,便有一点金光贯穿了它的脑袋,只变化成半人半豹的样子就摔倒在地,脑浆都从尸身的头上留了出来,一只大黄鸡站在魔窟所在山体的更高处,歪着脑袋俯视着它们。

看到它的真身,那鹰妖的难兄难弟,一只黄鼬黄皮子尾巴一抬,喷出一股恶臭的黄雾,黄皮子驾驱黄雾,扑向凤师。

那大黄鸡不慌不忙,目中的金光再闪,又钉死了一只牛妖,对向它扑来的天敌看也不看。

黄皮子刚刚飞到一半,便有一道剑光顿起,见它拦腰斩为两段……

燕殊也剑光一卷,朝着魔窟前落下,一群妖魔都拼命鼓荡魔气,什么牛角鹿角,象牙鳄皮都被乱糟糟的祭起来,更有妖气炽烈,魔气高涨,但燕殊的剑光在降魔剑匣之中温养,不知汇聚了多少剑气,降魔剑侠能将飞剑喷出的剑气储藏积蓄起来,这一日燕殊时时以真气温养,此时这一枚剑丸之中,藏了数千道剑气。

以剑光分化之法驱动,能暂时分出十六道威力无差的剑光,等若十六把飞剑齐出。

这一刻,燕殊剑光一晃,只分化了六道剑光,便如砍瓜切菜一般,将魔窟洞口那一众妖魔砍杀了至少一般,剑光所到之处,将魔体妖魂一并斩却。

唯有那地龙大妖,被剑光斩断之后,身躯蠕动,居然就分化出两只地龙大妖来。

“这妖孽的魂魄居然也可以分裂……不对,此妖有魄无魂,灵智实则是其肉身中寄生的魔念!”燕殊出声提醒同伴道。

地龙张口喷出一股泥流,蕴藏毒泥的浊流喷向燕殊,却被一道银环放出的银光套住,那银光飞落,将地龙大妖束缚在银光之中,然后听到头顶一声娇喝:“看我平阳功德印!”一枚玉印缓缓变大,地步闪烁着凛然的神光,以无可抵挡的威势落下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