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一百章遇事不决,太上道学(1/2)

宁青宸有些不服气的沉思了许久,思索着钱晨随口所说的那道偈子,她倒是有一股不服输的傲气,钱晨随手抛着那枚破魔金针,灵觉扫了一眼,感应到这枚金针之上,有着浓重的佛门气息,品质也极高,本质乃是一股无形无质的太阳真火,被佛法炼成神针。

这一枚破魔金针,大约是禁制层数圆满的法器,布袋和尚将它藏起来的时候,果然早有布置,两千年来无人祭炼,禁制层数也没有下降。

“怎么是一件佛门法器……”感应到金针上淡淡的禅意,钱晨微微皱眉:“要是一件道门禁制的法器就好了。”佛门法器以念力洗练,比起道门法器祭炼禁制另有一种神妙,钱晨却并不了解,毕竟他所学都传承自道门,就算偶尔涉猎了魔道的学问,也是练气一脉。

与在意识上下功夫的佛门,实在不太搭的来。

道尘珠百万年来都供奉在楼观道,那里可没有人闲着在自家的传承灵宝面前,提起佛门的修行之道。

“就算来一件魔道法器也成啊!”钱晨暗自摇摇头,这件降魔之宝,还是先让给其他人吧。

降魔七宝,为了完全发挥威力,最好还是由七位同道一起发动,钱晨也不是那种眼皮子浅见,见到什么好东西就非得往自己怀里搂的人。

如今以对付血魔和妙空为先,找几位修为不差的神队友来,持着降魔法器,作用更大。

钱晨的目标是那件一听就与别的降魔法器不同的玄天斩魔剑,作为七侠之首吟风真人所炼的法器,它理应比其余法器更高一层,而且飞剑这种法器,妙用上更胜其他法器一筹,钱晨虽然已经有了清鸿剑,但他其他的马甲可还没有呢。

作为一个立志套上七八层身份的演道高手,不给自己准备七八套法器,不就显得自己太穷了吗?

万一哪一天要在熟人面前伪装身份,结果掏不出法器来。

钱晨至苏醒以来,何时这般窘迫过?

这时宁青宸若有所悟,终于想明白了其中的秘密:“原来奥秘真的在那句偈子中……‘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讲的是抛却色相,直指空性,破除对外相的执着。那破魔金针,却在‘非枯非荣,非假非空’之中。”

“不过这句偈子气魄好大,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这时在以佛的口吻说话。后半句更是说见‘我’,如见如来……此言,莫非出自佛祖?”

“可我为何从未听过?”

“得了!佛祖的节操可比太上高多了。没抄《金刚经》……”钱晨肚子里默默吐槽道。

“不过这位佛祖不是什么文抄公,却也是考斯普雷的爱好者!先前和太上玩了一把禅宗拈花一笑不说,又考斯了释迦摩尼在娑罗双树之间悟道入灭的故事。真是……会玩啊!”

“别问……”钱晨依旧拿出万能的回答:“问就是太上道祖!”

太上道祖!

宁青宸和旁边听着的燕殊顿时了然,这就完全合理了。太上道祖以这口吻说话,点明佛门根本,暗示佛本是道,能见道祖,便能见如来。考虑到此时道祖的身份,更能说明佛道之别,到了太上道祖那个层次,也只是‘色相’。

这多半是道祖对还未成道的佛祖所说的偈子。

让他破除道祖留下的色相障碍,得以真正的领悟自身的大道,揭视大道殊途同归的道理。

也只有太上道的真传,才能知晓这等上古隐秘吧!

两人一时间陷入暇思,钱晨看着这两人自行脑补,陷入迪化,登时在心里的小本本上默默记了一笔,但凡有什么难以解释的事情,尽管推给太上,他什么都能解释。人人都能脑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