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九十八章破魔金针(1/2)

回到兰若寺时,天色已晚,几人就先回到大殿之中,给昨夜的火堆里添了一些柴禾,围坐在火堆前说起白天探查的事情。

知秋向钱晨解释道:”那狈妖实在是狡猾,故意骗了我们几次,把我们引入埋伏。后来燕大哥不耐烦了,就一剑杀了它。好在问题都问清楚了,只是它有没有说实话,犹然有些疑虑。”

燕殊笑道:“这处兰若以前叫做青园寺,乃是镇压血魔之后才建起来的丛林,应该是布袋和尚前辈建立的道场,专为监视血魔而设。但因为地处偏远,没有信众供奉,渐渐修行的和尚也少了……”

“八百年前,此地就只剩下一师两徒还有些法力道行,其他都是些俗僧。”

“后来血魔渐渐复苏,那郎大将也是这时成了气候,他属下的狈妖此时法力还浅,并不知青园寺衰败的详细内情,只知道那老和尚的一位徒弟为妖魔所惑,引狼入室,害死了满寺的僧人,青园寺这才衰败了。”

“当时血魔的势力应该还未壮大,它自己也才刚刚能突破一点封印,将魔气释放出来……”宁青宸接过话道:“所以它才先设局,拔去了自己身旁正道安插来监视它的一枚钉子。当时这件事做得应该很巧妙,青园寺虽然满寺的僧人一夜之间都死光了。可附近的百姓只以为是瘟疫所致,所以没有引起注意。”

“这数百年间,镇压对血魔的限制越来越小,随着青园寺也被拔除,它的爪牙在暗中发展壮大,行事越来越猖獗。近百年间,更是开始屠戮天煞峰左近的凡人百姓,所以才传出了天煞峰闹妖祸的传说。”

“行事如此无所顾忌……”知秋叹息道:“看来血魔突破镇压就在眼前了。我已经传信师尊,不久之后应该就会有更多的正道前辈赶来。”

“兰若寺中的古怪呢?”钱晨简短的问道。

宁青宸展开一幅图卷道:“这是我在柳树下找到了那份遗书。”

她摊开图卷,找到一根细如毫末,以金粉描绘的针状法器道:“青园寺是布袋和尚所立的道场,所以这里所藏的,以布袋和尚前辈所炼制的降魔法器——破魔金针的可能性最大。”

“这破魔金针是布袋和尚前辈用佛光收纳太阳真火,由五百佛门修士念诵经文,以自身修为念力相助,欲炼就大日如来法身来降服血魔。当时受了玄天大帝除魔法旨的吟风真人单人只剑踏入大雄宝殿,劝说布袋和尚摒弃佛道之别,合力抗魔。”

“但两人言语之中有些分歧,一时谈不妥,动起手来。吟风真人不得已,拔出玄天斩魔剑,破去布袋和尚未炼成的大日如来法身。向他证明,大日如来法身成就的威力,尚且不足以降服血魔的倾天血海。”

“布袋和尚大日如来法身被破,就连拿手法宝百纳囊袋也被玄天斩魔剑捅了一个大洞,却顿悟了自己连吟风真人也无法阻挡,更阻挡不了血魔,遂加入七侠,将大日金身破诸多魔道邪见的精粹,凝练为汇聚无穷太阳真火的一线神光,又在吟风真人的帮助下,才炼成这根破魔金针……”

“这件法宝,也是唯一能定住血海之中的血魔真身的降魔法器。”

“若是没有此宝,那血魔真身在血海之中任意挪移,血海不枯,休想伤他!”

知秋也点头道:“破魔金针的来历,确实如宁姑娘所言……据那狈妖交代,之所以狼妖不占据这兰若寺遗址,而是选择将之摧毁。就是因为白天的时候,任何在兰若寺范围内的妖魔,神魂都会有一种针刺一般的剧痛,若是不赶快离开,可能会妖魂破灭而死。”

“只有夜里,这种感觉才会轻微许多,这时候妖魔才敢进入此地,寻找降魔法器的线索。”

“那狈妖还说,受血魔的指点,郎大将实则已经发现了降魔法器所藏的地方,只是因为布袋和尚所留的禁制在,才不敢随意取出。”

钱晨又和他们来到了珈蓝塔林之下,钱晨再次将塔林仔细搜索了一遍,连碎砖残瓦都没有放过,却依旧没有找到破魔金针所藏之地的可能线索。

宁青宸道:“既然这份法器图谱提到破魔金针是由太阳真火炼成的,而那狈妖也说,妖魔进入兰若寺中,也是白日才会感觉到妖魂如同针刺。说明这件法器应该到了白天才会有线索……我们今夜没有收获,不如等到白天,再仔细寻找一番?”

钱晨看着自泥土中挖掘出来的一枚佛塔残片,默然无语,陷入了沉思。

其他几人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在塔林打坐调息,静待天明……

燕殊几人的心里,都有一种紧迫感,如今看来想要铲除血魔,这降魔七宝却是其中的关键,少一件都会有大麻烦,他们对血魔有什么神通,练就了什么法力一无所知,血魔的修为,依照传说中那种不死不灭的描述,似乎已经接近元神。

当然,血魔不可能修成真正的元神,不然就不是七侠降魔,而是魔降七侠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