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八十七章以魔制魔,袖里乾坤(1/2)

大殿之下的七煞幡分出七股煞气,想要再缠住一只白骨神魔,却被那大力白骨神魔一挣便脱。

那三尊白骨神魔也摆脱了燕某人的剑光纠缠,十二尊大力白骨神魔连成一气,化为一尊百丈高,仿若山岳一般的白骨神魔,巍峨耸立,在数百里外都能看清。这一刻不知道多少轮回者暗自惊心……如山如岳的神魔,散发着澎湃的法力波动。

钱晨站在这尊神魔法相之前,渺小的宛若虫豸,他只能仰头才能看清这尊神魔的全身。

神魔二十四只手臂,已经封锁了方圆百里的空间。

随着二十四只白骨大手,从四面八方朝钱晨拍来,这片天地似乎也在那白骨神魔的手中不断缩小,叫钱晨逃无可逃。

“道友……”燕剑仙眼神绝然,他阴神之上几欲燃起真元之火,将一切血肉,真气,神魂燃烧殆尽,化为一剑。

这是剑修最后的骄傲,他并非为钱晨而死。

而是面对魔头之时,宁折不弯的气魄……剑修从来只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作为同道他能给钱晨最后的帮助,就是示意他趁机逃走。

钱晨却微微摇头……示意还不是时机。

他伸手一指,七煞幡煞气如潮涌动,灵光镜发出一道拦腰粗细的灵光,欲破去十二神魔联手的那神秘阵势。飞云兜护住自己,天罗伞尽力撑开,最后连手中的龙雀环也朝着那十二枚白骨舍利套去。

只要收走舍利,神魔法相便是无根之源。

这时候妙空却狂笑道:“全是我留给你的手段……”他已经失去了那颗冷静的魔心,眼中全是疯狂之色,显然驾驱那十二只对他有刻骨之恨的魔头,并非一件易事。

七煞幡所化的煞气,面对从四面八方拍来的魔掌,像一层纸一样被轻易撕碎,灵光镜所发之光,在神魔滚滚煞气之中,连皮都照不破。天罗伞浑厚的清光,倒是撑住了。

钱晨面对着如山如海传来的压力,腰杆却始终挺直。

那清光之外的压力,已经超越山岳压顶,钱晨额头上青筋暴绽,浑身真气法力不要钱的狂涌而出,那巨大的神魔法相眼中露出妙空的神色,犹如注视着蝼蚁一般,冷漠而残忍的看着他,这时候神魔一声怒吼,二十四只手臂一齐用力,巨大数十丈的白骨魔掌,带着轰隆隆的闷响,带着倾天之力,猛的一合……

清光……破碎了。

钱晨手中的天罗伞陡然合上,伞面暗淡无光……龙雀环面对着如海魔气,坠入尘埃。

钱晨似乎再没有一丝还手之力……

他面无表情的缓缓抬头,看着那巍峨的魔神,面露坦然之色。他仰头望向了浑身杀机如若实质一般凝固魔神,看着魔神眼中那属于妙空的眼神,他手中纯正的道门法力的清光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抹诡秘的深邃。

白骨魔神镇压之下的啸月天狼突然哀嚎了起来,它不住的挣扎着,疯狂的咆哮着,那一双血目都要凸出眼眶之外,身上的血光更是暴涨。而钱晨的身体则直接徐徐迎上那神魔巨掌,带着一股无往不前的惨烈气势……

“这是你最强的一刻……却也是你最弱的一刻!”钱晨面对生死危机,心中只有八分把握。

但八分已经足够了!

生与死,轮回不止……

这时候,因为痛楚而颤抖,浑身忍不住扭曲的巨大妖狼,身上已经燃起了一团血色的诡异火焰,这只结丹上乘的异种大妖,瞬间被抽空了妖丹精气,就连一身强横的血脉,乃至积累在血河之中的无数冤魂,都燃烧起了血焰。

不一会就化为一滩苍白的灰烬,数十丈高的魔狼就这样身体蜷缩扭曲,渐渐焚烧殆尽。

而已经直面那倾天巨掌的钱晨却只是微微一笑,指尖的那一抹幽暗一点。

“只是这次一定是——我生,你死!”

如同居高临下的赐予这巨大的神魔什么东西一样,在钱晨指尖触及那巨掌,将要被拍碎的瞬间,一股无形的触动,传遍了大力白骨神魔法相的全身。

钱晨心中那青赤白三色之气,已经消失。

组成大力白骨神魔的那十二只白骨神魔,却陡然睁开了眼睛,它们的眼中流露出怨毒,仇恨,愤怒,悲痛,倾尽五湖四海也洗刷不尽的——痛恨!

贪、痴、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