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尊 > 第六十九章持强凌弱,理所当然(1/2)

既然是求问煞气,她问这话也自然,钱晨并未忌讳:“如玄阴霜煞,太阴真煞,九阴幽泉真煞,溟府地煞,五方真煞、地极元磁真煞这等煞气自是上品,若是性质相类的煞气也可考虑,只是难免就为难了些!”

这话一出口,管平旋的脸色就有些变了。

“道友所说的,可都是元气论中排入七十二地煞之中的品种……”管平旋道:“这等煞气实在珍贵,我白鹿门中也没有几支,而且大多都只排在末位……如五方真煞这等五行精粹煞气,地极元磁真煞这等藏身地轴的罕见元气,都是排在前几位的地府奇珍。”

“恕我门中实在是拿不出来。”

“就算是太阴真煞,九阴幽泉真煞,溟府地煞这等中位煞气,也是万分珍贵……不知道友愿意以何等奇珍相换?”

钱晨这次吸取了前次甄道人的教训,不再说以自家灵丹相赠,只是拿出洪四海的神兵苍天金轮道:“若是有这等煞气的消息,我愿以这件法器胚胎相酬。”

看到那金灿灿,泛着如大日光辉金芒的苍天金轮,管平旋这才神情松动了些,她伸手敲了敲那金轮,听着悠长的回音点头道:“确是是一件上好的法器胚胎,如此要换这七十二地煞阴脉的消息,也到公允。”

她身旁的小师妹晏采有些不好意思,这苍天金轮乃是洪四海以真阳神金所炼,这真阳神金在中土又被称为三阳金,也算是一种上品的灵材,甚至可以用于炼制法宝。

若是用这法器胚胎交换地煞阴脉本身,自然是不值的,但只是换一个消息,已经十分贵重。

“这等珍贵的煞气,若是被修士查探到,自然早就采走了!甚至以法阵搬迁到门派内,由灵脉滋养,令其源源不绝滋养其它资源。如今还留在九真大泽之内的,自然有十二分的凶险……”

晏师妹有些羞赧,觉得自家师姐的狮子口张的实在有些大了。而且这般诳骗人去涉足其中凶险,似乎也有些不好。

煞气要么隐秘——如昔日钱晨所借居的荒宅地下的那道煞气。

要么凶险——如九真大泽之中所藏的地煞阴脉,三阳乡的驳杂煞气早早就被甄道人的师父盯上,但同等品质的煞气在九真大泽比比皆是,就因为大泽之中实在是凶险,纵然许多散修都知道其中有灵药煞气,也不敢轻易入内。”

要么即隐秘,又凶险。

钱晨原本便是想进入大泽之中,搜寻这种即隐秘又凶险的煞气,因为凶险所以相对于比较隐秘,又因为比较隐秘,所以也不那么凶险。

但能被管平旋这等修士察知,自然已经不算隐秘,却还能留在大泽之内未被采纳,可见其中的凶险。

管平旋倒是知道大泽之中所藏的几支相对精纯的煞气,但是并不知道其具体品种,毕竟那些地方都太过凶险,有蛟龙和异种毒虫看守,等闲修道人去一个死一个,白鹿门的还丹修士自然不肯为这模模糊糊的消息,便冒着风险深入大泽。

因此都留在了大泽之中。

管平旋好歹也是白鹿门真传弟子,平素也有几分脸面,当然不指望拿这些模凌两可之间的消息,就能换到这上等法器的胚胎。

至少也要有个确切的消息,才好交换。

她也是个聪慧之人,当即就多想了一想,突然道:“钱道友所拿出来交换之物,也算贵重。我到不好轻易拿了!容我回去多问几位同道,查知仔细其中的实情,才好告予钱道友所知。不然,我也不好收下此物。”

“只是听闻道友所求的煞气种类,似乎都与某种乾天罡气甚是相合……”

钱晨念头一动,又起了钓鱼的心思,他微微一笑道:“道友却是细心,在下手中确实有一份冰魄寒光罡,才起意寻找对应煞气。”

管平旋闻言一惊,却瞬息间压下惊容,显出了城府来。

她又与钱晨清谈了一些玄理,只看出钱晨对如今流行的谈玄指道并不熟悉,许多玄理一无所知,便觉得摸清了钱晨的底细。而旁边的晏师妹却觉得,钱晨虽然对‘玄理’并不熟知,那些经文道书也未曾阅览过,但有时一言片语,却直指大道,与玄理的根本道理不谋而合。

可见只是不熟悉谈玄指道的形式和外壳,并非对大道无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