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成年人是没有爱情的 > 第三十五章 你为什么这么凶(球球兄弟萌投票票)

第三十五章 你为什么这么凶(球球兄弟萌投票票)

    不是每一场相遇都有结局,但每一场相遇都有意义,有些人只适合让你成长,有些故事,只适合收藏。

    傅雪漫一个人在床上睁开眼,窗帘拉开照进来的阳光有些刺眼,她下意识抬起手臂挡住照进来的光线,模糊的意识开始渐渐回归。

    昨晚没喝多少,时月就被叫回家了,然后自己待了很久,也喝了不少酒,后来好像就是和调酒小哥哥一块回家了。

    回忆到这,傅雪漫意识已经彻底清醒,有些懊恼的摇了摇头,也没有放在心上,找到内衣穿上后就下了床,推开卧室的门,赤着脚挠着头走了出来。

    从洗手间出来,睁着惺忪的睡眼正准备回去再躺一会,看到金瀚穿着短裤裸着上身,外面套了个围裙正在自己家厨房做饭。

    他背对着傅雪漫,似乎没有察觉到傅雪漫已经出来的情景,此刻微微低着头,专注而认真的样子。

    傅雪漫偏着头倚在门框上,突然觉得这个背影看上去性感而迷人,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自心底油然而生。

    突然涌出的眼泪盈满了眼眶,泪滴顺着脸颊一颗一颗的滚落到地板上,她并没有发觉,看的一时入了神。

    金瀚转过身来看到傅雪漫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被吓了一跳的反应,自然平常,像是极为熟识的老朋友一般:“你醒了,我刚做好早饭,正想去喊你起床呢。”

    他只是转身的时候看了一眼傅雪漫并没有过多注意她的状态,此刻把早饭盛好一一端了出来:“也不知道你早上喜欢吃什么,中式还是西式的。就煎了个鸡蛋,然后热牛奶,还有面包片,还有煎饺。”

    傅雪漫在金瀚转身过来时,她就已经失神的状态里清醒了,拿过纸巾,转身擦着自己脸上的眼泪,嗓音有些黯然喑哑的说道:“我吃面包片,喝杯牛奶就好了。”

    “那个,你先吃着,我先去洗漱。”

    她没等金瀚说话,就步履匆匆的趔趄着去了洗手间,破有些狼狈的样子。金瀚茫然的看了一眼,这么着急的吗。

    傅雪漫心事重重吃早饭的时候,时月已经上班半天了,也百无聊赖的闲了半天了。因为李安到现在还没来公司,也没给她回信息。

    李安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时月托腮凝眸发呆的看着自己办公室方向的样子,走到她的身后,故意的重重的踩着地板才让时月回过神来。

    时月被吓了一跳,略显拘谨的抬起头看到是李安神态又放松了下来,把椅子往后挪了挪,站起来退了半步和李安拉开了点距离,眨着无辜的眼睛懵懂的看着李安。

    时月像是有些生气却不得不和李安同在一个屋檐下共事的委屈傲娇样子,李安有些好笑又有些好玩的和时月对视着,像是在比谁坚持的更久些一样。

    五秒,十秒,十五秒……

    时月脸红的率先低下头,有些忸怩的捏着衣角看着脚尖。

    李安看着时月这幅窘迫样子,突然就觉得她好可爱,想摸摸她的头。然而也只是想想,并没有付诸行动,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作为秘书的时月给自己报告自己的行程安排,无奈的只能自己开口询问。

    “咳,这几天的日程安排你跟我说下,我看看。”

    “啊?”

    时月继续扑闪扑闪的眨着自己的大眼睛,茫然而无辜的样子。虽然这样子看起来是更可爱了些,但此刻的李安却没有这个感觉了。

    “关于我接下来的行程,工作安排,你跟我说下。”

    “……”

    时月低着头沉默了片刻,这才声音委屈的幽幽的说到:“你的行程,我也不知道啊。你的行程不是你自己安排的吗?”

    “我……”

    李安平静无波的脸有些抽搐,隐隐带着些怒意的口气训斥:“所以你并不知道你现在岗位是要负责什么的吗?那你还有工夫坐着发呆!不去好好了解一下自己的职责吗!”

    时月被发火的李安吓了一跳,嗫喏半天也不敢吱声,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的脚。

    李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时月往后退半步的动作之后,会有这么大的火气,发完了之后就后悔了。看着眼眶有些红红的时月,叹了口气,又无奈的说道:“那个,你问前台有没有预约的客户,然后这后面的这几天的会议安排。整理出来后,拿进来给我看看。”

    仿佛打一棒子给一个枣一样,李安唱完了红脸又唱白脸,像哄小孩子一样:“不懂得就问,不会的就学,这是工作,没人会谦让容忍你,之前林乐乐不是已经给你对接好了吗?”

    李安还是没忍住把手放在时月的头上轻轻地抚了下,时月被刚刚李安发火的样子吓得下意识在李安的手落在头发上的时候,战栗了下,委屈巴巴的说道:“我入职的时候又没人说我以后会做秘书,也没培训过我的,我又不知道。”

    她低着头,有些抽噎的带着哭腔:“你为什么这么凶。”

    一向吃软不吃硬的李安,看着被自己训哭的时月掉眼泪样子,有些手足无措,还有些心疼,可他并不擅长安慰女孩子。

    “唉,你别哭,别哭啊,我不是故意要凶你的。这不是你做得不到位还不努力就在那儿发呆,我才说你两句的吗。”

    李安犹豫着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应该拍拍时月的背,纠结了会儿,也没有伸出手去。懊恼的以手扶额,干巴巴的语言安慰。

    “那个,我这不是为你好吗,现在工作竞争压力那么大,你不努力的话,很快就被别人甩在身后了,如果我要是不在意的话,根本不会管你的,就像我刚来公司的时候,你差点给公司损失那么大的一个客户,我也没说你不对,对不对。”

    李安环顾一圈看着空空荡荡的最顶层,特别担心此刻突然进来个人汇报工作什么的,那就是有八张嘴都说不清了。

    “那件事我知道,缘由不是因为你,所以我也没对你发火对不对。我不是单单针对你,我就是就事论事而已。”

    时月抬起头,似乎是因为李安的安慰哭的更厉害了,眼泪汹涌而出。眼睛红红的,特别委屈:“你还凶……”

    “我……,我没凶啊,我,那啥,那我以后尽量不说你了,好吗,我们有商有量的。”

    时月抽了抽鼻子,止住了哽咽声:“真的?”

    “真的!”

    李安被迫的与时月达成了共识。

    这哪是助理秘书啊,这是找了个小祖宗啊,说不得训不得还要时时刻刻防备着小祖宗生气,我这真是嘴欠,把她调来当助理,早知今日悔不当初。

    “凶什么凶吗,我又不知道你的行程安排,好好说话会死啊。”

    好不容易把时月哄好了,李安才刚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还没等进去就听见时月在嘀嘀咕咕,声音很小,却在空无一人的顶层回荡。

    “你告诉我,我不就知道了吗,就知道凶。哼。”

    李安:“……”

    至于李安昨天一天没回自己的信息,被李安的突然发火,时月这时候已经忘在了脑后。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