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为雪化于君指尖 > 大婚

大婚

    机盻台外月色正浓,玉桂树的落叶有几片在夜风的吹动下,落在惬惬屋外庭前。

    柒柒将惬惬的喜袍抚平,带她走置镜前。

    镜中人峨眉入鬓,眉间点着红色花钿。嵌宝紫玉发冠将如瀑的黑发高高束起。秀丽的面容带妆后,眉眼英气而妩媚,令人移不开视线。

    白色喜服上绣着象征灵域的苮玟花,花瓣上点缀着紫色的巟域柏族家纹。图案虽是以礼所绘所绣,却设计极为精美绝伦。

    “这样子打扮,倒真像个少殿夫人了!”柒柒虽神情略显疲倦,可看着柒柒的眼中尽是喜悦之情。

    “长姐休要打趣我!”惬惬端庄而立,挑眉撇了柒柒一眼。

    她倒不是有意如此做作。只是她头顶那高高的发髻已被她弄散好几次,方才更是差点摔了那紫玉发冠,所以她只能如此不自在的站着。

    柒柒又将惬惬的喜服,妆容,配饰通通检查了一遍,在确认没有问题后。她坐在案前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惬惬见柒柒又开始发呆,自然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长姐不要担心”惬惬小心翼翼的将发髻发冠扶着坐在柒柒面前,轻抚她的手背安慰道“今日之事,我们绸缪已久,定不会出差错的!”

    柒柒轻叹一口气,将盏中茶水一饮而尽。

    她似乎十分烦闷急躁,竟在将茶盏放置案上时,一不小心用力过度,将在玉案上梁其碰去一角。

    柒柒无心理会那精致小巧的茶盏此刻是何模样。她将其丢置一旁后娥眉微蹙,闭目轻抚额头。

    良久后,柒柒睁开眼,一滴泪水顺着她白衣纤长的手腕滑落到她衣袖。

    “不管今日事成与否。今日过后我想再见大殿下一面,可同难于登天”

    惬惬自然能理解柒柒内心的苦闷。柒柒对大殿下的心意,她是一直看在眼里的。她自知多说无益,便安静的坐在柒柒身侧不再言语。

    这时,门外金钟郑重其事的响了三下。

    柒柒惬惬瞬间打起精神,二人抬眸对视一眼后,柒柒为惬惬挂上面帘。二人在屋外近百名女侍的仪仗尾随下,踩着白纹云锦往蘅霜殿走去。

    蘅霜殿。

    百余盏泛着白色灵力的宫灯将殿前照得如同白昼。

    三丈长的殿前台阶前,各色花团锦簇,风飞蝶舞。

    灵域常见的只有苮玟花那样冷色花朵,难见人界的姹紫嫣红,今日难得被庭雨一朵朵收来,放置粉雕玉砌的蘅霜殿前,显得格外幻彩梦幻。

    庭雨依照惬惬之意,并无安排歌舞。但以免太过冷清,他便在蘅霄殿楼阁间挂上了数百串玉铃,随着风动,殿前发出的阵阵脆响竟丝毫不逊于丝竹歌舞之声。

    庭雨身着喜服站在殿前台阶之下。

    平日他額前总是零零散散的散着几缕碎发,所以他看起来总是带着几分少年感的调皮。

    可今夜他将头发用紫玉发冠束的一丝不苟。在露出光洁的额头后,他竟看起来有了几分成年男子的踏实沉稳。

    台上殿前,温祁身着华服坐在正中。葕泫坐于右侧案边,而左侧属于稘蕻的案席却一直空着。

    葕泫案席之下,便是临界各族尊主及其家眷。以灵域为尊,魅域,巟域位置其后,四域中唯缺了清域族人。

    杵祥坐在巟域柏族主位席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如嫁女儿般看着台下已脱去少年稚气的庭雨。

    葕泫神色淡然的看了看席间众人,视线在不易被人察觉的情况下,往拂雪这边移了移。

    这时,大婚仪仗的击筑声传来。

    惬惬在众人的拥簇下,出现在了庭雨面前。庭雨毫不掩饰的露出眼中的情意和灿烂的微笑。

    他上前对惬惬伸出手。二人在庭前众人的注目下,伴随着阵阵花香蝶舞,一步一步走上台阶。

    在对温祁行完大礼之后,算是礼成。

    突然,夜风骤紧,惬惬的面帘随风吹动,她与庭雨对视一眼,二人便领会了彼此之意。

    二人由侍女尾随置内殿后,席间又恢复了方才的热闹盎然。

    许是众人都沉浸在宴间的欢愉中,没人注意到,乌云已将月色慢慢遮尽。

    突然一瞬间,一声似狼似虎的兽嚎回荡在蘅霜殿上空。

    众人定睛一看,竟是上古凶兽爻瓩。

    ……

    “爻瓩不是在数年前便被圣殿大人封于镇魔殿之内吗?为何今日会出现在此?”

    ……

    顿时,席间众人慌乱非常。

    各族尊主还好,倒是其家眷侍从,竟如惊弓之鸟般不知何处藏身。

    温祁微怔定神后,将墫虚召出,飞身向爻瓩刺去。

    葕泫见拂雪还置于席间,便闪身上前将其化作真身,藏于蘅霄殿内茶盏之中。随后召出御凌,助温祁封印爻瓩。

    温祁在聚灵布阵时看到出现在身侧的葕泫。

    突然,他定神一怔,看了一眼眼前的爻瓩将墫虚收起。

    “爻瓩已在镇魔殿封印数百年,为何偏偏今日冲破封印出现在此?”温祁眉梢微扬,似笑非笑的看向葕泫道。

    葕泫并未回答,此时温祁已收起墫虚,召来鸣炀前去镇魔殿查探。

    现封印爻瓩只凭葕泫一己之力。他实在无法分心再去想如何欺瞒温祁。

    蘅霄殿内,庭雨夺门而入,闪身出现在稘蕻身前。

    “庭雨,你…”稘蕻正要说些什么,却被庭雨突然召出的一柄剑吸引了目光。

    这柄剑他最为熟悉不过,正是他母亲沧靛的仪之。

    此时,蘅霄殿内,惬惬已换去华丽碍事的喜服,将高高束起的发髻散开再身后。

    她一脸焦急的看向殿外还在与爻瓩缠斗的葕泫。她与庭雨千算万算,却没算到温祁竟不与葕泫一起镇压爻瓩。

    若葕泫以一己之力镇压爻瓩,将其制服已十分费力,更何况他们本计划让葕泫在与温祁一同封印时,召出一丝分身化作稘蕻的样子留置蘅芜殿。

    反正此时稘蕻的灵力被箍魂束着,葕泫与稘蕻气息身形又十分相像,若不将锢灵打开仔细探灵,以假乱真不成问题。

    可是现在看来,此计怕已是行不通了。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