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四章 中 镇国(5)

第四章 中 镇国(5)

    9.

    “北王子,镇王请您去即刻前往北极王庭五色大殿,说是有要事商议。”通传侍从在帝子阁门外高喊。

    从冥想中的镇北看了一眼还在燃烧的沉香,又看了眼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的倒仙儿。

    “还剩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镇北心想,输与赢也无妨了,总归让倒仙儿这个皮猴子安静了这么久,也算是成功了。于是,镇北便从案几旁站起身来,拂了拂衣衫准备前去五色大殿。

    镇忘言倒是尽忠尽责,看见镇北准备离开,于是赶紧戳了戳还沉溺于关扑游戏的倒仙儿。

    倒仙儿玩得正在兴头上,头也不抬,只朝镇忘言挥了挥手。

    “姐姐,别玩了,镇北要走了。”一听镇忘言说这话,倒仙儿赶紧将东西收拾了,从案几上跳下,几步上前就抓住了刚走到帝子阁门口的镇北。

    镇北并无设防,被倒仙儿这么一抓,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这会镇北是真的生了气,怒目圆睁一把推开倒仙儿,正要发作谁知道又被镇忘言拽住了胳膊。

    “北王子,镇王请您即可前往北极王庭五色大殿,说是有要事商议。”门外被镇王派遣来自传话的侍从发现镇北还未出来,不由得提到了音调再喊了一遍。

    因为不能出口回答,又被倒仙儿和镇忘言两个丫头缠住,镇北此刻真是首鼠两端。

    “镇北,不许你欺负仙儿姐姐!”镇忘言拉着镇北的胳膊,看见倒仙儿被镇北推倒在地,一时间想起自己被灵越王后欺辱的母亲,不觉悲愤,强调有些哽咽。

    “你这个镇北,比不过就要走是吧?”倒仙儿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想:“跟我倒仙儿比试的人,从来没有人敢中途逃跑。”

    倒仙儿也不气馁,从地上爬起来一跃而起跳在镇北的身上将其抱住,全完不顾男女之防。镇忘言大概被倒仙儿的举动吓坏了,顿时楞在了原地。镇北也没有预料到倒仙儿会来这一出,一时也动弹不得。门外的侍从又开始通传:“北王子,镇王请您……”

    “别喊了,我这就来!!!”

    倒仙儿和镇忘言被镇北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吓了一跳,她们从未听到过镇北用如此大的声音说话。

    “哈哈哈,你输了,镇北你输了哦。”倒仙儿从镇北的身上跳下来,一边大笑一边拊掌,那样子真是发自肺腑的高兴。

    镇忘言也舒了一口气,这样幼稚的游戏终于结束了,还好,赢的人是倒仙儿而不是镇北。

    “输就输了,书信给你看就是。”镇北重新整理了下被镇忘言与倒仙儿两人折腾得不像样的衣服:“等我办完正事就来帝子阁。”说罢,镇北就随侍从往五色大殿方向去了。

    “姐姐,我可以走了吗?”镇忘言看镇北已走远,便问倒仙儿。

    “不,不行,我现在就要看书信,万一他反悔怎么办?”倒仙儿根本没有听到镇忘言的话,风一般冲出去也往五色大殿去了。

    “姐姐,五色大殿是北极王庭重地,无诏不得入……”镇忘言在后面喊。

    10.

    倒仙儿自然是没有冲破五色大殿的重重守卫,眼看着镇北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不知道那书信了到底写了什么,能够让镇北连连看了好几遍。”其实,倒仙儿对书信的内容并没有那么关心,她最多只是好奇。

    “算了,还是去找忘言妹妹吧。”倒仙儿自言自语道。正要离开之时,倒仙儿却发现一个人影从五色大殿那头向自己走来。

    “诶?那个身影怎么那么熟悉,怎么像是姑姑?”倒仙儿有点奇怪,正要上前就迎,却发现走到姑姑旁边的人是镇王。

    倒仙儿越发奇怪了,看着两人一边走一边还在为什么事情在争执。倒仙儿赶紧寻到一处绿树遮挡将自己藏了起来。

    “你不消再说了~”姑姑的声音倒仙儿再熟悉不过了,那拖着的腔调与悠扬的声音是谁都模仿不来的。

    “阿离,我知道此刻再说什么都没有用。我将实情说与你,只是求一个心安罢了。”镇王的话里面一点感情都没有,平淡得有些惊悚。

    “心安,心安呐~”若离王后哭似地回答。

    “来人,送若离王后回月华宫。”镇王一声令下,左右几个带剑的女侍卫搀扶着若离王后离开了。

    倒仙儿躲在那里一动不动,听到了镇王与若离王后的话,她觉得很不解。但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她挠了挠头,心想许是自己想太多了,便哼着小曲离开了。

    走了几步的若离王后突然停下来,仔细听了听周围的声音:“可是倒仙儿在附近?”

    “回王后,附近并无他人。”带剑侍卫回答道。

    “走吧,归去来兮……”若离王后说。

    没等到镇北的倒仙儿已经去找其他的有趣的事情了,镇忘言却还在月华宫等她的母亲。听侍女说母亲是被父亲派人接走的,镇忘言的反应大抵与倒仙儿一样。谁不知道,自从母亲失去双眼之后,父亲就再也没有来看望过母亲。仿佛母亲失去的不是自己的眼睛,失去的是镇王眼里自己的倒影。

    “花自凋零水自流,多少闲愁藏独舟。今夜忽忆那年事,不见郎君只见山。”等母亲等困了的镇忘言正在打着瞌睡,在梦里,镇忘言梦到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背对着自己在唱曲子。那曲子的调子又哀伤又缠绵,声音却十分熟悉,像是若离王后。

    “不好了,若离王后投湖了!”

    “快来救人呐,若离王后投湖了!”

    镇忘言突然被宫外四起的声音惊醒。

    “怎么回事?”镇忘言模模糊糊听到了母亲的名字。

    “王女不好了,刚才五色大殿有带剑侍卫来报,若离王后投湖自戕了!!”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