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四章 中 镇国(3)

第四章 中 镇国(3)

    5.

    如今的守护人,是岁国国君岁长鹿之弟岁逍遥。

    对于岁长鹿与岁逍遥之间的恩怨情仇,大概没有人比镇河山了解得更多,也没有人比镇河山更在乎如今这个多少有点人如其名的守护人。

    也许要归功于这个毫无沽名钓誉心的守护人,镇河山才能够放心大胆地去筹划这样一个惊天的计划。这个决定并不比千年前,他的祖辈逃离故国的决定来得容易。或许,也要感谢岁无味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领袖,是他,让整个鸿蒙世界安宁了将近两千年。

    一切都注定与岁国有着绕不开的渊源。

    从镇国津渡而入,一路向北,穿过镇国王城,继而弃马登船,顺水流而下,稍顷,鸿函阁高耸的朱门便横亘在眼前。进入鸿函阁,从典藏着四国两千年国史的书架中再步步向前,走过长长的甬道,北极王庭五色大殿这才引入眼帘。

    当年,岁逍遥就是沿着这样的路途,一步步靠近这个权利的中心。如今,也是因为这样的曲折回环,让守护人被幽禁的消息被封锁得密不透风。

    “岁逍遥,你当真不肯为这封书信落签?”对于已沦为阶下囚的岁逍遥,镇河山并没有多客气。

    “镇河山,你当真以为我是三岁孩童。今日是你囚禁我的第八天,明天,明天四国若是都收不到我亲笔飞函,你们镇国就等着四国来袭吧!”岁逍遥虽然如今被镇河山所俘,但是岁国人世代的清贵可是一点都未少。

    “岁逍遥,你知道,我并不能奈你何,我镇国代代守卫鸿蒙,为了四国不惜牺牲自己的子孙。可到头来,你们谁认真看过我们一眼,谁又真心地感谢过我们。我们不过是你们的工具罢了。”镇河山上前一步锁住了岁逍遥的咽喉,与此同时,同样的疼痛也在镇河山的咽喉上蔓延,镇河山一下子喘不上气,满脸通红地跪地咳嗽。

    “你这又是何必,你总归知道,我入主北极王庭那日,你我已注定同声同气。加诸于我身的痛苦,必以十倍、百倍还于你。”岁逍遥轻蔑地笑了。

    “这是诅咒,是岁无味给镇国的诅咒。”镇河山咬牙切齿地说:“不过,总有一天,我们会破除这个可怕的诅咒,到时候,别说是你,整个鸿蒙都会跪在我的脚底下。”

    “希望你能活到那个时候,或者你应该日日祈祷,希望我也能活到那个时候。”岁逍遥得意地弹了弹衣袖上的尘土。

    “我自然会活到那个时候。就是不知道,你的女儿有没有那个运气,能看到她的父亲与我镇河山如何与天同寿了。”镇河山知道,是时候亮出他的杀手锏了。

    “什么?我的女儿?她,她不是早就死了?呵,你定是在诓我。”一听到女儿二字,岁逍遥几乎有些站不稳。

    “你倒也不想想,既然死了,为了到如今都未找到尸身?”镇河山故意拖慢了说话的速度,他知道,这个时候谁着急,谁就失了先机。

    “你可有证据?”岁逍遥问。

    “证据自然是有,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交换了。”镇河山微笑地说。

    6.

    十九年了,来到这牢笼一般的北极王庭已经十九年了。

    岁逍遥没有一天不想逃离的,但是他不能。他记得与妻儿告别的那天,北风直吹得人睁不开眼,岁逍遥从来没有觉得,居于珠峰之巅,北风会如此凛冽。

    岁逍遥记得他的女儿刚刚出生,还那么小,蜷缩在妻子的怀中如同一只沉睡的小猫,柔软又安宁。

    “就叫她‘安宁’好了。”这是岁逍遥留给妻子的最后一句话,而妻子回以他的是岁逍遥此生见过最哀伤的眼神。

    “吾弟,展信安。岁国近来无甚事可报,仅一事,虽非国事,但请吾弟知晓。前日,安宁失足落水,不幸殒身,弟妹悲切郁郁随安宁同去……”这封信,岁逍遥从来都没有读完,每每读到这里,眼里已被泪水布满,再也看不清信中的任何字。

    后来,岁逍遥知道了,虽安宁落水为多人亲眼所见,但一直未找到安宁的尸身。

    “或许,她真的还活着。”盯着镇河山交于他的东珠,岁逍遥心里虽依然将信将疑。但却因为这一半的怀疑,便也有了一个完整的期待。

    东珠是岁逍遥留给安宁的,安宁自小就戴在脖颈,从不离身。而这枚东珠,世上只此一颗。

    “所以,你答应了?”岁逍遥望着东珠出神,一旁的镇河山按奈不住心中的窃喜。

    “我只能答应你先签了这些书信,至于后面的,等你将我安宁带来再议。”说实话,岁逍遥并未完全相信镇河山所说的,他希望能够赌一把。赌他的安宁还活着,赌镇河山的阴谋要等岁逍遥离开北极王庭之后才开始实施。

    岁逍遥果然不是那个最合适的守护人,岁逍遥的心太小了。岁逍遥的心里装不下偌大的鸿蒙,装不下那些他从未谋面的子民。他甚至不爱岁国的炉烟缭绕,不喜岁国的冰冷无趣,要他说,启国才是整个鸿蒙的天堂。要是能够选择,岁逍遥多想带着他的妻子和女儿隐居在启国的密林修竹之中,好好体会一番桥畔垂柳、日暖花香般的闲云野鹤。

    没有选择,王室之人生来就没有选择。岁逍遥想,明年就是二十年之期,他终于可以将守护人印鉴交于下一代的守护人手中了。岁逍遥自问没有什么功劳,可他也是兢兢业业地守卫了将近二十年的和平,他只愿全身而退。

    拿到了岁逍遥的亲笔飞函,镇河山悬着的心也落下了大半。明天天一亮,四封飞函将准时出现在四国国君的案头,书信里面不仅仅是对四国国事的评定,更是向四国昭示了守护人的安危。

    在岁国的飞函里还额外加了一封贺寿信,不管是作为守护人,还是作为弟弟,岁逍遥都应该向岁长鹿祝寿,以显示鸿蒙几国之间的友好与和睦。

    这封祝寿信自然是岁逍遥亲笔所写,内容虽然经过镇河山与镇北的反复核对,但是里面依然夹带了暗号。这个暗号,除了岁逍遥和岁长鹿并无人知晓。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