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四章 中 镇国(2)

第四章 中 镇国(2)

    3.

    “莫道琉璃易碎人心散,莫道春远花不在,莫道奴家容颜改,帝子阁中歌舞歇;最是青春好韶华,见时容易别时难,等闲变却故人心,遂逐流水不复归……”若离王后的唱腔从月华宫的庭院里幽幽飘荡,最后落在了鸿函阁的尖顶之上。

    若离的双眼虽然已瞎,但是她的心里却很亮堂。

    二十年前,她的双眸却比北极王庭守护人手中的夜明珠还要璀璨。这话是镇河山告诉她的,她没有见过守护人手中的夜明珠,但是却见过灵越发髻上的明珠,在阳光下闪耀出的光芒几乎要灼伤人的眼睛。

    想到这里,若离原本就无关的空眼眶就越发黯淡了。瞎了双眼,不仅仅是再也看不到别人的样子,就连自己的模样,都渐渐忘却了。也好,记住的,都是回忆的美丽的样子。

    十六岁便嫁与镇河山的若离本该拥有与灵越王后平起平坐的尊贵,不,她初入月华宫之时,身上的尊贵是要高于那灵越王后的。那时候的灵越王后已经有了镇北与镇鹤,以及佛桑三个孩子,若离除了年轻与美貌,除了婀娜的身段与缠绵婉转的歌喉什么都没有。

    镇河山的宠爱对于她来说,就是睥睨天下的王冠。

    但是对于女人,镇河山多少是缺乏耐心的,他对年轻若离的爱意其实就是从色衰的灵越那里拿来的。镇河山的心太大了,可是仍然放不下欲望,所以只留出一点点空间给自己的妻子。这点空间放下了灵越就放不下若离,有了若离自然要把灵越逐出去。

    为了子嗣繁盛,为了有更多的子孙为四国身前士卒,镇国的国君必须要娶两个甚至更多的王后。所有的王后并没有严格的等级上的区别,能区分她们的除了她们肩负大任的子女,大概就只有镇王的宠爱了。

    若离有时候想,如果不是自己不小心窥见了镇国的秘密,不小心听到了镇河山与镇业的密谈。那么,她的眼睛是否还如往昔般明亮,镇王的爱是否也如往昔般。

    “姑姑,您又流泪了。”若离猛地一惊,才想起今日是倒仙儿回来的日子。

    “仙儿,你回来了。”若离顺着声音的方向,双手在前慢慢移动着。侍女见了,忙上前搀扶。

    倒仙儿冲侍女摆了摆手,并示意她们退下。她上前拉住若离的手,将她搀扶到榻前坐好。

    “姑姑是我,今日怎的不见忘言妹妹?”倒仙儿把若离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任凭若离轻轻抚摸。

    “那丫头啊,不知道又在哪里发呆呢。倒是你,这次出去这么久,可闯出什么祸事来?”若离王后抽回手,摸索着给倒仙儿斟了一杯芙蕖清露。

    “姑姑,我能闯出什么祸事,最多是让别人输个倾家荡产罢了。”倒仙儿一口气喝光了芙蕖清露觉得不过瘾,直接拿起盛清露的瓶子喝了起来。

    “你这孩子。”若离王后抚着倒仙儿的背说。

    “诶,姑姑,你这清露酿得越发好喝了。回头我和忘言妹妹赌上几局,把你这的清露全部赢回去。哈哈哈!”倒仙儿的笑声瞬间追上了若离王后之前的咏叹声,给清冷的月华宫添了一些暖意。

    4.

    倒仙儿与镇悠儿同岁,是若离王后亲哥哥的女儿。哥嫂临死前,将这个不满五岁的女儿托付给了若离。

    这倒仙儿生于镇国一个小小的村落,虽说五岁之后就和镇国王室的子女一起生活,但是身上却有一种混不吝的破落户劲儿。与镇国王室子女的沉稳与内敛不同,倒仙儿可把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谁的面子都不会给,那怕对方是镇国的国君。

    若离王后拿这个侄女没有办法,又恐她得罪了镇国国君被赶了出去,于是请来镇国最渊博的学士教授她规矩。可偏偏事与愿违,这个看似古板的大学士骨子里却有着不易觉察的叛逆。他看倒仙儿并非做学问的材料,便将搜罗来的关于关扑之术书籍都给了倒仙儿。没想到歪打正着,造就了一个绝无仅有的关扑奇才。

    “关扑”是鸿蒙世界里所有赌术的集合,囊括的赌局、赌博游戏不计其数,而能够将其中的逻辑与技艺做到融会贯通的人并不多。倒仙儿竟然做到了。

    关扑之术在鸿蒙世界里并非什么上得了台面的技艺,大多都是流行了走卒与田村野夫间的小游戏。因为这个,若离王后没少抱怨,抱怨镇国最大名鼎鼎的学士却教出来一个混世赌徒。

    “若离王后,此言差矣。依我看,倒仙儿并非普通的赌徒,她所精通的是关扑之术的最高级,能够将五行与天、地、人融合与一个小小的赌局之中,通过统筹与敏锐的思维掌控全局,假以时日自是有不可限量的功力。”当然,大学士有着自己的独到之见。

    但是,若离王后却不相信,一个混迹赌场的姑娘会有什么远大的前程。但是,倒仙儿却是快乐的,是自由的。她说到底不是镇国王室的子女,所以不必有着太崇高的理想,也不必有忧国忧民的情怀,更不必逼着自己去看一本本枯燥的河图记载。在整个镇国王城,只有倒仙儿有资格,甚至,只有她敢活出自己的样子。

    镇悠儿虽执拗,终归在踏上了玄国的国土;镇业固然不舍,却依然在岁国里兢兢业业;镇忘言虽可留在镇国,却会永远被困于这狭窄的天地中。只有倒仙儿,她可以为所欲为,可以真诚地享受镇国的山与水,享受普天之下最安宁、绝美的国度,享受一声高过一声的赌场里的恣意。

    倒仙儿甚至未因自己的女儿身而被束缚。这大概是若离王后能给她的全部了。

    “仙儿姐姐,真羡慕你,能够由着自己的性子。”镇忘言玩弄这倒仙儿从外面给她搜罗的小玩意,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地说。

    “这有什么,你也可以,下次姐姐就求了姑姑与姑父也带你出去历练一番。”倒仙儿满不在乎地说。

    “还是算了,姐姐,你之前也不是没有求过,父亲哪一次答应你了?”镇忘言噘着嘴打开一个绣着凤凰的锦囊。

    “这次可不一样,我可听说了,下个月就是岁国国君的寿辰哦。按照礼数,镇国将代表守护人去拜贺的。”倒仙儿的嘴巴附在镇忘言耳朵旁边悄悄说。

    “呀,那我要是去了,岂不是可以见到悠儿姐姐和业哥哥啦!”镇忘言急急扔下锦囊,直直盯着倒仙儿的眼睛问。

    “嘘!”倒仙儿超若离王后那边看了一眼。还好,若离正睡得熟,没有听到她们两个的谈话。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