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三章 西 启国(4)

第三章 西 启国(4)

    7.

    第二日一大早,启陶白就命人将鎏金宫的侍女苏苏送到了藤国相的府上。而他这边,已将整个启国王城以及方圆百里之内以烹饪而闻名的膳夫都聚于鎏金宫的膳房。

    前面说过,启陶白除了对修仙问道、炼丹烧炉全心全意之外,对启国这繁华人间里俗人所喜的一干物什都不甚留意。至于这个最令人身心陶醉的口腹之欲,启陶白更是无法感同身受。

    许是吃了太多丹药以至于味蕾迟钝,许是天生喜欢清淡饮食以至于对令人垂涎的食物无法欣赏。总之,食物对于启陶白更像是一丸支撑肉体不至于腐朽的丹药,至于味道如何,并不打紧。

    “食物最多是令人难以下咽,怎会有人惧怕?”对于藤正所说的,启陶白虽然是将信将疑,但是还是决定试他一试。

    “你们每人准备一道自己的拿手好菜,限今日午膳开始之前准备妥当。如能够令本王子满意,有重赏。”这一干整日与菜蔬肉禽打交道的膳夫们哪里见过这等场面,让尊贵的启国王子对自己直接下命令,个个都战战兢兢。但是,甫一听启陶白的要求,每个人也都放下心来,大约每个人都在心里想:“这个启国王子果然如传闻中一般宅心仁厚,对于自己的命令竟然只提奖励,而没有对应的惩罚。”

    不过,对于这些膳夫,做出一道自己满意的菜肴本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众口难调,如何让启陶白满意。

    当然,能够让启陶白满意的珍馐,却是要起到令藤萝惧怕的效果。想来也真是有趣。

    君子远庖厨。给膳夫们交代完毕之后,启陶白就让侍从传消息给鎏金宫正殿的藤萝,说今日要一起用午膳,自己找了个清净地就打坐冥想了。

    得到消息的藤萝多少有些疑惑,不知道启陶白有什么打算。但是,为了不将二人至今还未圆房的消息传得人尽皆知,藤萝对启陶白这种并不过分的要求也不好推辞。启陶白的这种试探性的动作,其实在藤萝预想的范围之内,但是这招数却有些出乎意料。

    如果按照一般男人的想法,此时藤萝宫中早已堆满了从各处搜罗来的新奇玩意与胭脂水粉。启陶白啊启陶白,你果然不是一般的凡夫俗子。

    “王妃,那午膳需要按照宫中规矩重新准备,还是依照您的样子再加一份?”侍女大概也看出来藤萝的不安,小心翼翼地询问。

    “唔……”藤萝少有的叹了一口气说:“不用重新准备,原样再加一份给王子。”在叹气的功夫里,藤萝已深思熟虑了。

    “也对,王子的饮食也素来清淡素净,倒与王妃的口味很相宜呢。”侍女也舒了一口气,言语中满是轻快。

    “多嘴!还不去准备。”对于侍女的造次,藤萝也无暇责怪。

    “是的。奴婢这就去。”侍女应到,恭敬地弯腰退下。

    “怎的突然要和我一起用午膳,难不成听说了些什么?难道是藤正?”藤萝合起掌心,不安地搓来搓去,汗津津的手心里全是汗。

    8.

    “你如今已是我启国王妃,吃穿用度不可再这般节俭。来人,换菜!”有备而来的启陶白设法掩饰心中的忐忑,但却因为太刻意所以更显得拙劣。他甚至都忘了望一望案几上的菜肴就脱口而出。

    即便是被藤萝一眼看出心怀不轨,但是启陶白的这一句话着实让藤萝吃了一惊。

    “王妃,我为你准备了时下最美味的菜肴,希望你我可以一同品尝。”启陶白话音刚落,传菜的侍从已经将膳夫们准备好的是十几道菜肴一一呈了上来。

    “樱珠煎蜜”“杏酪蒸羔”“雪乳炖鸽”“香烤鹿茸”“酒糟蟹脚”……一道道菜肴鱼贯而入,香气慢慢从在鎏金宫里弥漫开。每一道菜肴或是香甜,或是浓郁,或是酒香扑鼻,或是花香馥郁。总之,这十几道菜,每一道菜有每一道菜的形态,每一道菜有每一道菜的滋味,每一道都是凝聚着膳夫们毕生的修为,每一道都道尽了膳夫对色香味的终极理解。

    “怎么样?这些菜肴可胜过你准备的粗茶淡饭?”启陶白对这些菜极为满意,可是他的满意并不是来于自己对菜肴的欣赏,而是来自藤萝一阵阵变难看的脸色。

    “自然比我准备得更加符合启国王室的气度。”藤萝强忍着胃里翻起来的一阵阵恶心强打着精神说。

    “那,王妃请吧。”启陶白说完就跪坐于案几之前,笑意盈盈地看着藤萝原地踯躅的狼狈模样。

    见藤萝没有没有动身的样子,启陶白装出一脸挑衅的样子,手肘撑在案几上手掌拖住下巴挑着眼望着藤萝说:“这可是王妃你说的,让我想方设法换取你的真心。而今天,我准备以这一桌来之不易的菜肴为起点,正式准备换取你的青睐。所以,开始吧。这样的惊喜以后还很多。”

    “你……”藤萝紧咬着牙根,平日里能言善辩的她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我骁勇无敌的王妃难不成会害怕眼前的珍馐不成?莫不是怕吃太多满身肥肉失了启国第一美人的名号?你要知道,平日里我都不舍得吃那些个好菜呢”启陶白好死不死地继续用言语激怒藤萝。

    “嗯?”启陶白最后一句点醒了正不知如何是好的藤萝,刚才还一脸为难的藤萝突然换上了平日里双眼含着笑意,嘴角微微上扬的样子跪坐到了启陶白对面的案几旁。

    案几上罗列的十几道菜,每一道似乎都是为了见证今日而存在的。所以,它们色泽鲜艳而香气四溢,唯一的遗憾就是不会有人将其送入口腹。

    藤萝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不至于马上吐出来,挥了挥手,一旁布菜的侍女马上会意,给两人的杯中盛满了美酒。

    “王妃,先尝一尝这道杏酪蒸羔吧。据做这道菜的膳夫说,杏是启国南边杏林里的珍品,羊是启国北边草坡上的羔羊。”启陶白背书一般地向藤萝介绍,两眼死死盯着对面的藤萝,生怕一眨眼就让诡计多端的藤萝做了弊。

    “果真?我倒是觉得这羊肉色泽不对,肥瘦的比例也不对,不像是羔羊。王子别被那巧言令色的膳夫诓了去。”藤萝夹起一块羊肉,假装品鉴了一番。

    “怎会?”启陶白没有想到在这里被藤萝将了一军。

    “不信你尝尝,我幼时同父亲曾游历北坡牧民之地,亲眼所见那里的羔羊因日夜饮用北湖之水,肉香里暗含着绛珠草的苦味,吃完又回甘。这道菜绝对不是用北坡的羔羊所做。”藤萝一脸嫌弃地说。

    “不可能,我尝一口,看看是否有绛珠草的味道。”启陶白夹起一块肉送到了嘴里嚼了嚼。

    “哇……”一口肉都没咽下去,启陶白就忍不住吐了出来。

    而坐在对面的藤萝终于松了一口气。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