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三章 西 启国(2)

第三章 西 启国(2)

    3.

    启国王城之人有着与生俱来的高贵。

    这种高贵与血统无关,与出生地无关,这种高贵是源于富足的生活滋养出的挑剔。这种高贵是充满人家烟火气的,有世俗的粗鄙,但是更多的是建立在财富之上的超然。

    因为富庶,所以他们生来衣食无忧;因为从不会为养家糊口的重担所压迫,所以在启国王城,每个人都可以过得很潇洒。可以“风前一笑掷千金”,也可以“万盏美酒浸衷肠”。

    当然,这种高贵也带着天然的距离感,让藤萝觉得难以靠近。

    十岁那年从启国偏远小城与父母来到启国王城,到如今贵为王妃,藤萝也算是尝遍了世间的人情冷暖。冷的时候如三冬,哈出的气都可以化作利剑扎在藤萝身上;暖的时候又如阳春,和风细雨将身上的冰刺都化成暖流。

    可是,冰刺化是化了。但是留在身上的伤口却永远有着丑陋的印记。

    “不要带她玩,她兴许连置办马匹装备的银钱都凑不齐。”

    “要不还是不要邀请她了,她家从小城来,想来也寒酸,要是轮到她做东岂不让她为难?”

    “城东来了一批新的锦缎,咱们小声点,等她回家了再去采买。”

    ……

    细细品来,藤萝在王城的玩伴们背着她说的每一句话似乎都为了顾全藤萝的颜面。这就是这些话,统统被心思敏感的藤萝一一听去了。

    “舌下有龙泉,杀人不见血。”可是,被伤到的藤萝却丝毫发作不得。她们并无恶意,甚至有着不少的善解人意,这才是藤萝最在意的地方。她要假装没有听到,也要假装收下她们用糖与蜜包裹起来的刀锋,假装对于自己的出身毫不在意,假装满足于现状。

    可是怎么会?

    让一个拥有着世人惊叹美貌的女人安于现状,无异于暴殄天物。权位的顶峰,财富的顶峰,甚至幸福的顶峰,才是如藤萝一般的美人应该在的地方。

    在这一点上,藤萝的父亲藤国相却表现出了极为怯懦的一面。

    “女儿啊,我们凭空得到如此多的恩裳与器重,为父唯恐德不配位啊。整日里战战兢兢地立于朝堂,并非为父所愿。”饱读诗书的藤相国多少与启国的国风不相宜。

    “父亲!您说的什么话!”藤萝生气地看着藤相国:“难道您也相信,只有出身于启国王城之人才配拥有天底下最好的东西吗?我偏偏不信。”

    藤相国本就不善言辞,面对巧言善辩又咄咄逼人的女儿,他沉默的时候更多。因为,藤相国也并非不知,藤家如今得到的一切,都是源于自己这个容貌举世无双的女儿。

    不,不单单是容貌举世无双,藤萝的野心恐怕在整个启国也无人匹敌。

    藤萝并不知道,她与启陶白看似水火不容,毫无共同之处,但是却有着最相似的性格;

    启陶白大概也不会想到,在偌大的启国,当所有人都享受着现世的安逸之时,他的王妃却与他一样在抗争出身所带来的禁锢。

    唯一的不同在于,藤萝要冲出的是心里的沟壑,而启陶白要冲破的是天赋的牢笼。

    4.

    鎏金宫内室,热气迷蒙。

    “王妃,您的战马准备好了。”门外侍女一声通传后,藤萝浴竟出杅,芊芊素手轻盈扯过一旁的戎衣,在侍女们精心的侍奉下,很快准备妥善。

    “王妃,王子一行已经到了田猎场。”

    “好的,知道了,我的蹄轻马牵到猎场没有。”藤萝一边让侍女绾起她如玄色锦缎般光滑的长发,一边气定神闲地问。

    “回王妃,都已按照您的吩咐准备妥当。”侍女恭敬地回答。

    蹄轻马,是启国特有的马种,通体雪白而四蹄乌黑,以身轻如燕著称,诗人们赞其“竹批双耳峻,风入四蹄轻”,是王室与坊间女子们赛马、田猎最喜欢的战马。当然,品相越好价格也就越是不菲。当年,贫寒的藤萝却是连最低等的蹄轻马也买不起。

    启国人喜赛马、田猎,尤其是在富商与高官云集的启国王城。但是,不是谁都有资格参加王室举办的赛马、田猎。今日,藤萝特求了王后,恩请藤萝年幼时的女伴一同来参加。此刻,她们大概已是一身戎装在等待尊贵的藤萝王妃了。

    王城田猎场,众马奔驰,尘飞沙扬。

    一心想要寻仙问道的启陶白对启国所有的宴会与国事都漠不关心,对于歌舞管弦更是兴趣寥寥。唯有这田猎,启陶白却是打心眼的热爱。骑着骏马风驰电掣时的清朗,追逐猎物时的掌控全场,以及勒马而还时战马发出的震天鸣叫,都让启陶白觉得兴奋。

    今日不是什么正经比赛,只是几个公子哥邀约一起过过瘾。一起参加的除了藤萝的弟弟藤正,还有太史令家的大公子风哥儿,当然也少不了比启陶白大不了几岁的他的镇国师父镇鹤。四个人骑着各自的战马威风凛凛地伫立在一侧,每个人脸上的神气都是不加掩饰的。

    “陶白哥,今日我可不会再让着你了。”藤正笑嘻嘻地对姐夫说。

    “你小子,每次都输,嘴巴还硬的不行。”一向看不惯藤正的镇鹤没好气地说。

    “哼,我看你们是故意给我的马做了手脚,要不然……”藤正还没说完,就看见远处一道彩云飘过,随后一阵香风熏得他是晕头转向。

    “王子,哪里来得这几位娇娘子?”一直没有说话的风哥儿满脸疑惑地问。

    “她们,我认得她们,她们是我姐姐出阁前的闺中密友。”还没等启陶白回答,一旁的藤正早就从逐渐靠近的队伍中辩出了端倪。

    “她们来干什么?”镇鹤觉得奇怪。

    “自然是她的主意。”启陶白口中的“她”,当然就是他的王妃藤萝。

    虽然已经猜到是藤萝的安排,但是启陶白并不知道藤萝这样的用意何在。对于这个妻子,启陶白太不熟悉了,他甚至今天才知道,藤萝竟然是田猎、赛马的高手,连男子都不遑多让。在这之前,启陶白觉得天底下的美女都应该如自己的母亲一般,柔弱、谨慎、一心一意依附着夫君罢了。

    想得到这样一个深藏不露女子的真心,真是太难了。启陶白正要叹息,却又被眼前的景色惊呆。

    远处,一匹白马飞驰而来,四蹄扬起的沙尘轻笼住骑马人的面容,只见那人身着鹅黄戎装,纤细的腰身随着战马不时起伏。再近一点,启陶白看见的是面若桃花的藤萝左手握缰,右手平稳地贴在马背上,完成了一次漂亮的马背倒立。旋转、跳跃,单腿而立,仿佛马背成了舞台,藤萝在这个特殊的舞台上完成了一次曼妙的舞蹈表演。

    想象一下,在充满颠簸和力量勃发的马背上,藤萝巧妙地平衡身体与速度的微妙对抗,动与静,力与美以融合又抗衡的姿态交汇在一起,既是一种矛盾重重的视觉艺术,又绽放出一段惊心动魄的灵感之光。

    众人早已楞在原处,田猎场上除了灵动而行的蹄轻与藤萝,一切都静得可怕。一如藤萝十岁轰动启国城的那次。

    “亦幻亦真,亦信亦疑,恍惚沉吟,此长恻恻实景。”启陶白情不自禁地吟出。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