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二章 北 玄国(6)

第二章 北 玄国(6)

    9.

    前往岁国的路玄青走过不下十次,但是此次最为特殊。

    要穿越玄国厚厚的冰雪,即便雪橇前面有雪兽抵挡着风雪,但是玄青还是感觉到了冷。这冷不是打开城门直面风雪的冷,也不是无畏无惧站在雪兽上俯视冰川雪瀑的冷,更不是被父亲责骂后被关进暗室的冷。这种冷是真实并且无可回避的,是被层层兽皮裹挟也忽视不了的冷。

    玄青在冷若刀锋的风中艰难地抬头望了望,只见玄独步乘坐的本属于玄青的冰雪轿辇因被玄色的幕布覆盖,所以在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里越发的现眼。玄独步自来到玄国那天起就是玄青眼里的一根刺,不,刚来之时充其量是一粒尘埃。

    而现在,被埋在尘埃里的种子却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生根发芽,生生长成了浑身是刺的植物,从玄青眼里一直扎进心里。

    “轿辇是我的,荣耀是我的,父亲是我的,玄国也应该是我的。”眼看本属于自己的一切,正在被玄独步不费力气地一点点蚕食,玄青的心里突然涌出这样的想法。可能也是被自己的想法下了一大跳,玄青握着雪兽缰绳的手突然一紧,雪兽继而发出一声凄惨的悲鸣。

    “什么声音?”玄独步在帐辇中问道。

    听到玄独步的询问声,随行的队伍很快停了下来。只见小云雀身穿黑狐裘,头戴雪兽皮毛特质的御寒冠,略显笨拙地从玄独步的帐辇中一跃而下。

    “王子问,是什么声音。”玄青听闻,只得垂下头,将御寒冠悄悄向下拽了拽。生怕被小云雀认了出来。

    小云雀奉了玄独步的旨,自然丁点都不会马虎。也顾不得这身处冰天雪地里的冷,顺着随行队伍一个人一个人细细端详过去。

    眼看就要到玄青面前,此时的玄青已经将藏在宽大衣襟下的袖箭偷偷准备好,再想了想,又放了回去。被玄独步发现,除了不可想象的嘲笑,以及被遣回玄国后不可避免的暗室之囚,倒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

    只是此行大概会出师未捷,也没有办法和岁问之商量除掉玄独步的对策,想到这里玄青心里对玄独步的恨又多了一分。

    “回王子,回云侍女,是奴婢不小心弄疼了雪兽。让王子受惊了,奴婢愿意领罚。”玄青一回头,原来是在她身后的泽芬。

    小云雀很快把视线转移到了泽芬身上,又看了看正在大口喘息的雪兽,嗔怒到:“你这蠢笨的奴婢,连雪兽都驾驭不好,等到了岁国你且来我这里领罚!”

    “谢云侍女。”泽芬道。

    “你们都给我仔细一点,前面就是咱们玄国与东方岁国的国境线了。到了岁国就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切不可被岁国耻笑了回去。”小云雀突然提到了音调,她的声音本来就十分清脆,只是平时在玄国王城里习惯了低声低语,如今在广阔的天地下,她的声音有种直上云霄的清亮。

    “是。”玄青、泽芬混在一干人中,大声回应道。

    10.

    四野之下,玄国、镇国、岁国的国境线呈“之”字形横跨鸿蒙的一半疆土。

    而目下所及,是玄国与岁国国境的天陇所在。

    鸿蒙之人都知,五国的疆土并非约定俗称的界限,而是有着天然的阻碍。在玄国与岁国之间,这条不可跨域的、高耸入云的山脊阻断了所有玄国人想要逃离的可能。如果从云端俯视,这条山脊大概平淡无奇,在山脊的西北之上,是一望无垠的白雪之地;而山脊的东南之下,是富庶的岁国平原。

    然而就是这条看似充满了大自然的对撞与冲击的山脊,被鸿蒙的力量重重封锁。

    不止是玄国与岁国,任何两国之间的边境线,若没有双方国君的同时许可,任是一片云、一只鸟、一粒尘埃都逾越不了。

    而此时,大概是玄青今年唯一一次进入岁国的机会。

    经过艰难地跋涉,玄独步带领的玄国一众人马,以及谨献给岁国国君的祝寿之礼,已经在山脊的这端等待了。

    “师父,距离国境线打开还有多久?”玄独步问镇悠儿。

    “不出意外,一盏茶之后,玄国与岁国国境线就会打开。整个国境线从打开到完全关闭将持续一炷香的时间。”镇悠儿心事重重,在此刻也只能强装镇定。

    “一炷香,时间够了吧?”玄独步幽幽地说。

    镇悠儿没有回答,因为她知道玄独步并非在问她。这是威胁,是赤裸裸的胁迫。玄青不死,佛桑的秘密就将在岁国国君的寿宴之上曝露在整个鸿蒙之下。不管是无心之人,还有有心之人,这个秘密无疑将毁掉佛桑甚至整个镇国。

    “这次设计让玄青跟来,泽芬这个丫头算是立了头功,应许给她的,也劳请师父帮忙兑现。”玄独步说完就闭眼休息了,就算心怀丘壑,但是身体上的羸弱,仍然是他的软肋。

    “青王女,真的对不住了。”镇悠儿望着横亘在眼前的山脊,心绪难平。

    此时此刻,玄青也混在人群里偷偷望着山脊。就是这被施了诅咒的山脊,让玄国千年来困顿无助,让生活在玄国的百姓默默忍受着天寒地冻,却半分不能向着岁国与镇国富饶的土地移动。

    “不公平,真不公平!”玄青几乎能够听见山脊那端的黄莺轻啼,闻得到漫山遍野的山花香气。这些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属于玄国,属于玄青和她的子民。

    就这样,对着山脊远眺,一盏茶的时间在指尖悄悄流逝了。

    “国境已开,所有人快速通过!”小云雀的声音越发的清脆。

    “就要到了。”玄青心想,加快了前进的脚步,可不知为何身体却越来越沉,逐渐被队伍甩在了最后面。

    “泽芬,等等我,好像不太对劲。”可惜,玄青离队伍太远了,山脊上的风很快就把玄青的呼救声吹散了。

    人群越来越远,所有人都在用最快的速度穿过打开的国境线。没有人回头看一眼。而玄青已是丝毫动不了了。

    “就到这里吧!”玄青还未来得及看一眼说话之人,就眼前一黑重重栽了下去。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