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二章 北 玄国(5)

第二章 北 玄国(5)

    7.

    “青王女,玄王下令,让您近来都呆在自己的宫里。没有玄王允许,哪里都不能去,如若……”在大殿上和父亲争执完的玄青刚刚回到释冰殿,被玄王派来的传令官就出现在了玄青的殿门口。

    “滚回去!”玄青还没有听完,就从大殿一角拿出玄冥弓,从箭袋里抽出一支铭了玄青名字的箭,刺穿了传令官的冠冕。

    玄青的箭力气大得惊人,传令官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箭气掀翻,帽子狼狈得滚落到了一旁。顾不上体面,传令官拾起冠冕,朝玄青跪拜了几下就仓皇而逃。

    “宁可惹玄王,不动青大王。”在玄国,这句话没有人不知道,而一向谨慎的传令官今天也算尝到了苦头。

    眼看着传令官屁滚尿流地回去复命,玄青心里并没有舒畅,她愤愤地把玄冥弓扔到一旁,一脚踢翻了另外一旁的座榻。

    “玄独步,玄独步,凭什么父亲会把朝拜岁国的差事交给他?气煞我也!”原来,玄青生气的原因很简单,三日后便是岁国国君的寿辰,按照鸿蒙的规矩,其他四国必须要派遣王室之人去朝贺。往年,这等事情都是落到玄青名下,自然玄青也是无比愿意。对她来说,能够短暂地远离玄国也是好的。

    可是今年,父亲竟然在朝堂上公然宣布,这次的朝拜交由玄独步前往。玄青不服气,和父亲争辩了几句,于是就被囚禁在自己宫殿里了。

    “青王女,您不要生气了,兴许过一会大王的气就消了,也就放您出去了。”和其他几个侍女躲在一旁的泽芬看玄青渐渐平静一些了,就大着胆子走上前对玄青说。

    “他生气?该生气的人是我好吗?”玄青说完觉得不太对,遂怒目而视:“你叫什么名字,谁让你多嘴的?”

    泽芬并不胆怯反而更大胆了,她说:“回青王女,奴婢泽芬,是上个月玄王赏赐给您的。”

    “刚来释冰殿不久啊,怪不得不知道本王女生起气来就杀人的脾气。”玄青正愁无处撒气,心里冷笑了一下,便拾起刚才被自己扔到一旁的玄冥箭。

    躲在屏风后的侍从们心里暗暗替泽芬捏了一把汗,心想早知道她如此冲动就应该拦住她。毕竟,作为从玄王身边出来的人,泽芬是最和善的一个,众人也都喜欢她。

    “青王女,杀了我容易,但是我还是要说,你与其在这里生气,不如想办法混在朝拜的队伍里一起出去。”泽芬虽然害怕,跪倒在了玄青的长袍之下,但是语气却无任何胆怯,字字落地有声。

    “嗯?”玄青一听也觉得好奇,便垂下了想要拉弓的手。

    “请青王女移步到内室。”泽芬回头看了一眼大殿上的一干人,冲惊魂未定的他们笑了笑。

    “我凭什么听你的?”虽然好奇,但是玄青还是有些犹豫,毕竟没有玄王的允许偷偷离开玄国要受到的惩罚,不是玄青能够接受的。

    “青王女,难道你不想知道为什么这次玄王特意派出王子出使岁国吗?”泽芬的问题正是玄青心里的疑惑所在。

    “好,那姑且听你说说,说的不好,照样要你的小命。”玄青最终还是被打动,同泽芬一起进了内室。

    8.

    那边玄青刚把传令官打回去,这边厢的玄独步已经开始准备去岁国的各项事宜了。但是走之前,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被他暗暗拦回来的镇悠儿满脸狐疑地看着他。

    “玄独步,我不明白了,要我杀玄青的人是你,现在拦下我的人也是你,我真的不知道你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说到这里,镇悠儿就没好气。

    几个时辰前,对着玄国天地、对着镇国的方向,对着不知道此身何处的佛桑、对着自己从未谋过面的姑姑,镇悠儿下定决心,想凭着一己之力,重新掩盖这一段不堪的历史。

    但是,镇悠儿还没有走到释冰殿,就被小云雀拦住了去路。

    “镇国王女,我家王子请您到敛霜宫,有重要的事情和您商议。”小云雀的语气里没有任何色彩,只有毕恭毕敬。

    “可是……你们王子有没有说是什么事情?”镇悠儿顿了一下,觉得这事情小云雀或许并不知情。

    “回镇国王女,小云雀只负责传唤,至于我家王子衣食起居外的其他事情,我都不清楚。”小云雀依然毫无情绪地回答。

    “算了,我料得你也不会知道。”镇悠儿无法,只得随着小云雀前往敛霜宫。

    想着在玄国之外,已经是一片暮春之景了。镇悠儿跟在小云雀身后第一次有了一种去国怀乡的感觉,她也第一次觉得自己需要父亲和母亲,需要有人在背后给予她力量。

    在这之前,镇悠儿唯一想拥有的力量只有魑魅术。

    “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镇悠儿一抬头,原来是玄独步正独自立在敛霜宫前的温泉旁。

    镇悠儿听闻,心中一凛,这两句话原是镌刻在镇国后花园的一座凉亭上,后来佛桑觉得此句妙不可言,便自己写了一副,挂在了他日日沉思的书房里。

    “这两句可真是美,可惜的是,我只能想象这样的美景,不像佛桑,能够亲眼所见,也能居于其中。真是令人羡慕。”玄独步并未回头,但是他能够想象镇悠儿的表情。当然,这也是他想看到的。

    “说吧,找我什么事情,要不是你让小云雀阻拦,可能这会子玄青的尸身都要被侍从们发现了。”镇悠儿不想顺着玄独步的话继续谈下去。

    “我不是阻拦你,而是有了更好的主意。”玄独步不紧不慢地说。

    “什么主意?”镇悠儿问道。

    “不急,你且回去等着,我这边有了消息自然会通知你。”

    “玄独步,你不要以为我有把柄在你手上,你就可以对我呼来换去,这话你大可直接让你家婢女告诉我,为何非得让我跑一趟。”镇悠儿气急了,握住灵石的手几乎要将灵石捏碎。

    “师父,这话只能我亲口对你说,不然小云雀此刻为何要回避?”

    听玄独步一说,镇悠儿才意识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小云雀已经不见了。

    “知分寸,才能在这个有趣的世界里活得更长一些。”玄独步似笑非笑地说。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