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一章 南 荧国(5)

第一章 南 荧国(5)

    9.

    就在发爽山一夜的小憩中,羽山客再一次潜入了荧宁的梦里。

    师父曾经悄悄告诉过她,羽山客这个名字是整个鸿蒙世界里的禁忌,甚至在河图中也未着多少笔墨。

    佛桑并未说谎,自幼熟读荧国史料的他听过羽山客这个名字不假,但是也就是这个名字在河图里出现的每一个地方都被做了一个特殊的标记。这个标记每一个镇国王室之人都明白其含义,但是真正在河图中看见,佛桑只此一次。

    他也曾受荧宁所托,去鸿函阁所有河图中查阅有关羽山客的记载,除了在岁国也有关于其的零星记载,整个鸿蒙似乎对这个人一无所知。自然,在岁国的记载中,羽山客这个名字旁仍然被标记。

    佛桑亦不是轻言放弃之人,他甚至特意去询问了负责传授岁国国史的王兄。遗憾的是,王兄除了知道这个名字是鸿蒙世界的禁忌之外,所得并不比佛桑多。

    岁问之却知道的更多。

    在岁问之与佛桑的描述中,荧宁大概勾勒出了羽山客的一生。

    不知何年何月,或是在月沉之时,或是在日落之后。羽山客突然出现在荧国羽山,无人知其姓名,无人知其来历,遂以“羽山客”称之。短短一年时间,羽山客游历了荧国大大小小的山峰,淌过了荧国深深浅浅的江河,所到之处花草盛开,百兽朝拜。

    那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冬天。

    后来,在某种未被记载的原因下,羽山客从羽山离开去了岁国,后又消失于岁国的仙气缭绕当中。

    这便是荧宁所知道的关于羽山客的所有。故事到这里,对于他人或许只会留有一点点疑惑与好奇,但是在荧宁这里却不同。

    自从知道了羽山客这个名字,荧宁时不时会梦到他。梦里的他一袭白衣,长发未绾,背对着荧宁站在羽山的最高处。这梦太过真实,荧宁甚至感受得到羽山之上大风触物的觱发之意,听得见羽山对着南海的呢喃,看到本不该荧宁看到的沧海桑田之变。

    “其失也,若陨箨之易;得也,比催山之艰。”在梦里,荧宁清楚得听到羽山客这样说。

    似懂非懂的荧宁经常被困在这样的梦境里,有时候会忘记自己在做梦。就这样,羽山客面对着山海,背对着荧宁,荧宁凝望着羽山客的背影,在海啸与风鸣里忘却时间。

    后来,荧宁长大一些。虽不知道羽山客对自己意味着什么,这个奇怪的梦见又预示着什么,但是她总算可以分清现实与梦境。也只有在梦里,荧宁才会忍着不去看羽山客的模样。

    或许,真如姐姐所说,羽山客当真是一个绝世无双的少年郎呢。

    在梦里,荧宁若能向山崖之下望上一望,她也许会明白一点点的玄机。可惜的是,荧宁的眼里只看得见羽山客,看他颀长又消瘦的背影。

    羽山与南海相接,汹涌的浪里带着空气慢慢侵蚀着山脚下的石头,将其慢慢陵削。这个过程十分漫长,但在荧宁在梦里,时间似乎被扭曲。一弹指便是一天,而千年竟如窗间过马。

    上千年都未曾变过的,唯有荧宁和羽山客。

    10.

    息于发爽山与旄山中间的平原地带,无论是北方大漠里的风沙万里,抑或是南方瀚海的大浪滔天,似乎都与堇城无半点干系。小小的堇城如同择木而栖的禽鸟,又若开在平坦草坪上的木槿,悠然自得不问世事。

    尚未进堇城之前,荧宁与佛桑谨慎地将能够代表身份的印记与武器都隐藏起来,唯恐给这里的百姓带来不便与惊扰。

    小城也有小城妙处,从进城门开始,荧宁就喜欢上了这里。在这里,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怡然的表情,笑意盈盈的脸上看不到愁苦与困惑。他们都真诚地活在此处,也都认真地对待着人生的际遇,毫无抱怨。

    这是荧宁在荧王城里鲜能看到的。

    母亲曾告诉荧宁,生而在世,有的人志在高山,有的人志在流水,有的人却不在五行之中。荧宁细细端详着堇城的人烟与喧闹,并不能分辨他们志在何处,却清楚地知道,他们是快乐的。

    要不然你看这堇城之春,处处一番春风入户、晨雨垂檐的美景。

    要不然你回头看看青山外的白云,分明正在被青山连拉带拽地卷到山那头去。

    这些都是最寻常,也最不寻常的快乐。

    大概堇城太小了,城中人一眼就看出荧宁与佛桑并非堇城之人。但是他们也并不奇怪荧宁与佛桑的到来,仿佛已经习以为常。

    “老伯,请问驿站怎么走?”荧宁拦住一个准备上山砍柴的樵夫问道。

    “这条街走到头左转便是。”老伯倒也和气,爽快地指了方向。

    “谢谢老伯。”

    “我说小仙子,看你也不像这山中之人,你来堇城有何事。我可跟你说啊,最近堇城不大太平。最好小心一点。”樵夫说完就拿起砍刀向城外走去。

    “谢谢您的好意啊,老伯。”对着樵夫的背影,荧宁大声道谢。

    “师父,你说老伯说的不太平是什么意思。我倒看着堇城祥和得很呢,至少跟荧王城比,没有那么多的肃杀之气。”荧宁说完撇了撇嘴。

    “凡事不能太看表面。不过,我们来此处只是为了马匹。其他事情最好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佛桑略微皱了皱眉头,甫一进城,他就觉得堇城的气息很混杂。说不上缘由的鱼龙混杂。

    “师父说的没错,我们要赶快去丹穴山。走了,去驿站。”荧宁拉起师父的衣袖,向驿站方向快步走去。

    一条笔直的街路被横在面前的山切断,顺着山壁左转,荧宁与佛桑看到了挂着“荧驿”灯笼的驿站。几匹瘦马在马厩里吹着鼻息,不时原地徘徊,似乎有点紧张不安。

    “请问驿站有没有人,我们要两匹快马。”佛桑对着紧闭的大门高声说。

    驿站里静悄悄的。

    佛桑又喊了一声。

    过了许久,门吱然而开。

    看着门里之人,荧宁与佛桑一时竟然愣住不知应该作何反应。

    “岁问之!启陶白!玄青姐姐!怎,怎么是你们?”回过神的荧宁问道。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