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一章 南 荧国(4)

第一章 南 荧国(4)

    7.

    这生在发爽山深林里的白猿,与别处果真有十分的不同。

    这白猿通体雪白,直立起来大概是荧宁身量的一半。虽然绒毛很长,但是佛桑还是看到了它藏在软毛里的利爪,只是此刻半点施展不得。

    被荧宁钳着脖颈生生拽过来,那白猿似乎有点恼了,无奈被荧宁施了傀儡咒,一时半会动不了,只能蹙着白绒绒的脸恶狠狠地望着荧宁与佛桑。

    大概因被红莲所伤,那白猿龇牙咧嘴的表情刚做到一半就停了下来,又因为太疼而发出“嘶嘶”的声音。这滑稽的模样逗得荧宁哈哈大笑,就连向来不苟言笑的佛桑也不由得宛然一笑。

    “哼,你这白猿,竟然敢趁着本王女休憩的时候偷袭我。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现在就让你尝尝本王女的厉害。”说完,荧宁就将白猿高高抛起,待快要着地之时再迅速接住。如此往复几个回合之后,白猿果然忍不住眩晕吐了出来。

    随着“哇”的一声,秽物从白猿嘴巴吐出来之时,印在它嘴旁的半朵红莲也消失了。荧宁解了傀儡术,那白猿原地转了几圈之后发觉身上清爽了很多,遂知道荧宁原来是在救它。

    “你这牲畜大概还不知道,若不是荧宁替你解了红莲术,这半朵红莲会在十几个时辰里要了你的小命。”白猿大概听懂了佛桑的话,一走一跳到荧宁旁,对着荧宁人模人样地打了个千儿,又逗得荧宁咯咯笑起来。

    “好了,你走吧。念在你或许不是故意,也算是我们闯入了你的领地。咱们互不追究了。”荧宁抬起手想要摸摸白猿,结果白猿吓得一跃三尺。

    “哈哈哈,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呢。放心,只要是我愿意的接触,你就不会被红莲灼伤。”听罢,白猿放下心来,立即换上一副乖巧的模样,走到荧宁身边,待荧宁蹲下摸它的时候用头蹭着荧宁的肩膀。

    荧宁摩挲这白猿的背,心想这白猿还真是通人性。

    “去吧,我们还要赶路呢。打扰了。”佛桑挥了挥拂尘,转身准备去牵马,却发现他们的马不见了。

    “师父,怎么回事?难道这发爽山还有其他人?”荧宁问。

    “怪不得昨晚就觉得这山里安静得十分异常,竟然没有想到是因为连马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也就是说我们的马昨天晚上就被人偷走了?”荧宁生气地说:“你我二人所骑之马的鞍鞯上有我荧国王室的标志,想来在荧国是无人不知的,竟然还会有人胆敢偷取王室之物。看来荧国已不像母亲说的那么安宁了。”

    “安宁。”佛桑心想,荧宁啊,你的母亲就是为了重新获得安宁才派遣我们去丹穴之山啊。但是佛桑不能说,他此刻更关心的是,那群偷马之人是谁,有何目的。

    “我们才走了一天,要是剩下的路靠双脚走去,不知道要多久啊。”一想到母亲还在等自己的消息,荧宁就不免心急如焚。

    “我们先下山,到了山脚下再去驿站换别的马。虽比不上王室战马,也好过你我徒步而行。”

    听到师父这样说,荧宁也无它法,只能先步行下山。

    “白猿告辞了。”荧宁一转身发现身后的白猿才没了踪迹。

    “咦?白猿呢?哼,竟然不声不响走了,没良心。”荧宁撇了撇嘴。话音刚落,荧宁和佛桑就听见远处传来巨大的踏足声,隐约觉得有数个庞然大物向自己靠近。

    “不好。”佛桑大喊一声。

    但是为时已晚,随着一阵地动山摇,白猿带着两个巨型怪兽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8.

    荧宁闭上眼睛,感受风声从耳旁穿过,许是速度太快,原本温柔的山风突然变得凌冽起来。春末的发爽山,每一个清晨大概都如同现在这么静谧吧。林间的鸟语,草地上争先盛开的野花,充满生机的昆虫与走兽,都尽量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各司其职,各行其道。

    可能正如母亲所说,如若荧国,不,如若整个鸿蒙大地都恪守着固定的规则,每个人都只做好自己分内之事,不去觊觎自己不该拥有的东西,是不是一切就会安宁美好?

    可是荧宁还是不懂,何为分内之事,什么又是不该拥有。难道一切不应该去争取?

    此刻的佛桑并不知道荧宁心里所想,还以为她还被此时此景所震撼。

    “荧宁,骑行白猿下山较之驰马而行何如?”佛桑突然的发问惊醒了沉思的荧宁,她笑了笑说:“快哉快哉!”

    原来,那白猿果然是通人性的。它发觉荧宁与佛桑因为丢失了马匹而寸步难行,就去林深处唤来自己的同伴驮着他们两个人下山。

    “说来也奇怪,在荧国历朝历代的记载中,发爽山并无白猿出没。尤其还是如此巨大之物。”佛桑若非亲眼所见,他断然不肯相信,在荧国的之内还有他不曾预料的事物。

    出乎意料,虚惊一场。

    两个词里的百转千回,并不能一一道尽佛桑所有的困惑与自我安慰。

    虽说是两人各有惆怅,但是能够骑在白猿背上驰骋于这山间林中,也是一件快意之事。小白猿乖巧地躲在荧宁的怀里,可能它也隐隐约约知道了,在它面前的女子日后便是荧国的主人,也将统领着荧国的万千生灵与诸国一战。

    在大白猿摇摇晃晃的背上,在荧宁温暖充满异香的怀里,小白猿很快就睡着了。它梦到了千年前在鸿蒙大地上蔓延的战火与鲜血,梦见了它失去的伙伴与家园,梦见荧宁从天而降带着它逃离。

    是的,鸿函阁的河图中自然不会有关于发爽山里白猿的记载。因为白猿并不属于这里,因为白猿早在北极王庭设立之前就存在。荧国是它们的故土,发爽山却不是。

    它们本该居于丹穴山。而如今,那里被凤凰占据。

    林间白猿飞驰,百里须臾即达。

    “小白猿,我们到了。再前面不远就是有驿站了,你们也知道,在荧国,百兽只可居于山间。我们就此别过了。”荧宁轻轻抚摸着小白猿的头,同时对小白猿的同伴行了礼:“有劳你们了。荧宁会记得你们的。”

    “呜,呜。”小白猿明显不舍得荧宁离开,它紧紧拉着荧宁的衣角,嘴里发出悲伤的声音。

    “走吧,荧宁。”佛桑最不忍看到离别,转身先行一步。

    “小白猿,我答应你,等我办完母亲交给我的事情,一定回来找你。”荧宁扯过衣角,快步追上师父。

    “呜,呜。”小白猿被同伴带走了,但是悲伤的呼喊声却一直从丛林间传来。声音越来越小,终于消失在层层树影之中了。

    荧宁叹了一口,觉得胸中的郁结越积越多,无从消解。说来也奇怪,荧宁心里总觉得白猿似曾相识,但是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但是她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毕竟连对荧国无所不知的师父都未曾了解,自己怎么会见过呢?

    或许在梦中,或许是缘分。或许,只是错觉。

    “此行本应该绕开人居之城,不过现在也不得不惊扰他们了。”佛桑带着荧宁向堇城的驿站方向走去。

    他们不知道,盯着他们的眼睛并未离开。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