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一章 南 荧国(3)

第一章 南 荧国(3)

    5.

    17年前。荧国王城。

    在北极王庭生活了二十年,对于荧国,佛桑既熟悉又陌生。

    陌生的是,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从鸿函阁所藏河图中的记载中得来的。可要说熟悉,没有人比他更熟悉。河图中的记载,事无巨细。

    荧国,南蛮之地,群山环绕,气候诡异,世代守护荧国子民的荧王室虽说在整个鸿蒙世界里的存在感并不强,但是因其王室历来擅长巫术,尤其是火术更是其他几国所望尘莫及的。因此,即便荧国拥有的疆域与子民都是最少的,但是没有人敢忽视这个远比看上去危险的国家。

    当然,令其他国家对荧国不着青眼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荧国王室自古传女不传男。就连令其他几国闻风丧胆的火术,也只有荧王室的王女们才有资格掌握。

    毕竟,在其他四国看来,鸿蒙世界是男人的世界。

    虽然远在北极王庭,虽然对世事极为漠然,佛桑却不得不时时关注荧国的动态。尤其是荧国如今这个35代女王荧彤,佛桑在孩时就听闻过她的故事。

    佛桑很小的时候就见过荧彤,那个时候正赶上四国每十年一次送守护人的候选者入北极王庭修炼。躲在父亲宽大道袍之后的佛桑从四个神采飞扬的少男少女中,一眼就看见了当时还是王女的荧彤。不,不是他看见,而是荧彤身上仿佛有一种魔力,将佛桑的目光牢牢地锁在她的身上。

    荧彤的一袭红衣在四个人之中格外耀眼,因为盯得时间太长了,佛桑的眼睛有点被烈火炙烤的疼痛。

    “哇,好疼好疼。”小小的佛桑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佛桑,你怎么在,快,快燃起苏荷香。”佛桑的父亲镇河山慌忙将他抱走。

    苏合香的味道慢慢散开,佛桑的眼睛好像也没有那么疼了。

    被抱走的佛桑忍不住回头再看荧彤一眼,她似乎对自己闯下的祸事很在意,轻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父亲,怎么回事?”佛桑睡着前问了父亲一句,但是却不知道父亲有没有回答自己。

    如今,作为镇国王室的一份子,佛桑极不情愿地踏上了荧国的土地,要在荧王室未成年的子女中挑选一个作为自己的徒弟。

    这也是镇国为守护北极王庭秩序必须做的事情。

    镇国是与北极王庭一起诞生的,镇国也是为了维护这个秩序而生的。因为负责鸿函阁所藏河图的整理,所以没有人比镇国王室更熟稔其他四国的历史、渊源以及背后的相生相克。

    挑选一人为徒,就是为了传授这些可能本国王室都遗忘了的故事。

    佛桑喜欢河图里记载的这些故事,因为故事都已经发生,不用做选择,不用担惊受怕,早早知道结局即便是坏结局,佛桑也觉得安全。是的,佛桑不喜欢选择,可是当下,佛桑必须选择。

    从荧彤的四个儿女中选择一个成为自己的此生唯一的徒弟。

    苏荷香的味道从荧王宫曳华殿上飘散开,佛桑面对着四个小小的人儿一时没了主意。

    “荧王,可否让我再考虑一下?”再次见到荧彤,佛桑甚至不敢多看一眼,只是略微垂下头,面带歉意。

    “不急,不急。你可以再问几个问题,当然最小的荧宁还不会说话。可以不考虑她。”荧王微笑里带着捉摸不定的语气。

    选择令佛桑十分懊恼,甚至有些焦虑,就在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感觉小腿上有个小东西在蠕动。

    一低头,原来是最小的荧宁偷偷钻到他的袍子底下玩了起来。

    “小家伙。”佛桑抱起荧宁准备送到荧王旁边,可刚抱起来荧宁,佛桑就脸色一变。

    “不用选了,就是她了。”佛桑抱着荧宁对荧王说。

    佛桑也分明看见,荧王脸上的笑意在一瞬间僵住了。

    6

    发爽之山。林深不知处。

    “师父,师父,快醒醒,周围好像不太对劲。”在荧宁略显颤抖的呼喊声中,佛桑大梦初醒,警惕地跃身而起。睡前燃起的篝火突然向外溅起火星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给漆黑、幽静的山林中渲染上阴森的底色。

    “拿好你的兵器。”佛桑仔细地叮嘱荧宁,同时将手中的莲花拂尘攥紧了一些。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林间传来,很微弱但却十分清晰,像是某种四足兽在林间跳跃的声音。再侧耳细听,又像是夜里清风吹拂过树梢的响动。

    除了眼前的火光,四周像是掉进了黑漆漆的地狱里,佛桑甚至没有办法很准确的辨别方向。越是紧张,越是觉得草木皆兵。

    “好,好像又没有什么声音了。”荧宁小声说:“师父,你说是不是我太紧张了?”佛桑慈爱地看着荧宁,心想虽说是未来荧国的女王,但毕竟还是个少不经事的孩子,情绪都写在脸上。

    “不打紧。不过,你倒说说刚才觉得哪里不对劲。”放下警惕的两人重新坐到篝火旁,火光印在荧宁脸上,时明时暗,像是火莲在瞬息间不断盛开又不断衰败。

    “我,我刚才也睡着了。突然觉得有东西在我旁边舔我的手,紧接着拿东西好像被火莲给伤了。我一睁眼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只觉得在背后的林中有好多双眼睛在看着我。所以有点害怕。”荧宁一边说一边在火光里猛地张开双手,一朵红莲状的火焰从双掌之间盛开,随着暗夜里的寒意越升越高,最后化作天际的一颗星辰。

    这红莲术是荧国火术里独有的,整个荧国古往今来,除了荧宁无人掌握。

    “想必是山中野兽,既然有可能被你的红莲所伤,待明日天亮,你用追魂术将其追来便是。”荧国巫术虽种类繁多,除了在苏合香里无法施展之外,还有各自的禁忌。比如这追魂术,施法之人只可在有阳光照耀之地使用。又比如读心术,施法之人必须得到携带对方气味的物品才可使用。

    唯有荧宁的红莲术,仅被苏合香所克制。

    “师父说的对,之前听母亲似乎提到,这发爽山素来野兽极多。待天亮我定将其追来烤了吃。”看着荧宁愁云散去,佛桑也略显安心:“你睡会,为师来守夜,你放心。”

    半炷香时间不到,佛桑就听见荧宁慢慢变粗的呼吸声。头侧靠在树旁,垂下的刘海遮住了半边面颊,俊俏的侧脸惹人怜爱。在镇国时,佛桑从鸿函阁中也浏览过上千年来有记载的美女画像,没有一人如荧宁一般。她的美带着不自知的纯真与善意,但是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美如同手中的红莲一般会灼伤每一个试图靠近的人。

    鸿蒙本不该有秘密,河图本应无所不知。但是,天地间竟然有这么一个她,会冲破规则,会打破秩序,会拥有改天换地的力量。

    这力量,是正,是邪?

    或者,何为正,何为邪?

    佛桑不敢再多想,不知是夜太深了,还是心底的困惑,佛桑感觉到一阵凉意。

    佛桑不知道的是,在明灭不定的火光中,他与荧宁的一举一动被藏在暗处的眼睛一览无余。

    一夜无话,直到东方渐白,林间雾气开始散去。

    “哈,师父,我追到了。是一只白猿。”荧宁从树梢轻盈跳落地面,手擒一只嘴巴印着半朵莲花的白猿。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