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一章 南 荧国(2)

第一章 南 荧国(2)

    3.

    荧国大概没有几个人记得荧王的姓名了。毕竟,在整个荧国,也没有几个人敢对荧王直呼姓名。

    文嘉伯算一个。

    没有旁人的时候,文嘉伯会以荧王的乳名“彤儿”称呼她。当年,荧王出世之时,天色突然由青转绯红,居于南方以朱雀为图腾的荧国人认为这是上神显灵。因此,还在襁褓中的荧彤就被立为下一任的荧王。

    和历代的荧王候选人一样,荧彤自幼就被要求修习火术。也许真的是天选之人,荧彤在火术修为上的天分极高,十岁的时候就练成了荧国巫术里火术的最高层——焚焰。

    如今的荧王早已不是当年稚嫩的彤儿了,但是美丽的容颜却几乎没有改变,如果非要说多了一些什么,多的便是眼里复杂的光。

    荧国女子以面容姣好著称于鸿蒙世界,荧王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肤若凝脂、面若桃花,眉黛轻蹙、朱色点唇。尤其是眼睛,仿若幽深的湖水一般,双眸透着微微的蓝色,卷翘的睫毛又加了一份娇俏。这双眼,在年轻时将荧国的山与水尽收眼底,容得下荧国千万子民,容得下鸿蒙尔虞我诈。

    可,现在,也是这双眼,偏偏容不得自己的亲生骨血。

    想到这里,荧王的眼泪终于没有忍住,掉落在了华丽的朝服之上。

    青色的朝服上,绣满了赤焰色的神兽与血红色的朱瑾。泪珠顺着刺绣与绸缎间细小却蜿蜒的痕迹一路向下划去,美定是美的。

    “母亲,您找我?”殿外一阵清脆的少女声音瞬间点亮了曳华殿上所有的灯。

    “宁儿,莫嫌弃母亲多言。你长大了,不能再贪玩,羽山也要少去。你看你的火术,如今也只练到声音点灯的程度。”看着荧宁进来,荧王偷偷抹了抹眼睛,一脸宠溺地看着荧宁。

    “女王说的没有错啊,想当年女王在王女这个年纪,火术已经练到整个荧国无人可及的地步。”文嘉伯总是这样,每每荧王训诫荧宁的时候,他都会说上几句。

    “母亲,文嘉伯,你们不要挖苦我了。谁不知道母亲是咱们荧国的天选之女,我想我就是修炼一辈子,也不及母亲一二。况且,我有红莲术就足够了。”荧宁笑嘻嘻地说:“再说,这不是因为大殿内的苏合香吗,我能点亮灯已经是极限了。”

    “算了算了,不和你贫嘴了。还是说正事吧。”荧宁看母亲一脸严肃,自己也不敢放肆,规规矩矩地站立在一旁。文嘉伯见状,知趣地退出殿外,轻轻地关上了大殿的朱门。

    “母亲让我去找丹穴山找凤凰?”很明显,荧王的命令让荧宁很是惊讶。

    在荧国,山岛竦峙,整个荧国被群山包围,大大小小的山有百座之多,绵延一万六千八百多里,即便骑最快的的卢马,环绕这山跑上一圈,不眠不休也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而丹穴山作为群山中最特别的那座,位于荧王城东边一千多里之外,是荧王城东边的防线所在。据说,丹穴山是浮于鸿蒙的云气之上的,只有荧王城历任的继承者才能踏足。

    凤凰,是荧国四个神兽之一,守护着丹穴山,也守护着荧王城。

    对于这些,荧宁知晓的并不多。

    “母亲,我不懂。为什么非要是我?你知道,我并不想的。”面对荧宁的疑问,荧王知道,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总有一天她会知道,那个时候的她想必也不会再有现在的天真与快乐。荧王不忍,她爱自己的每一个孩子,也希望每一个孩子能够快乐、平安地度过一生。

    可是,她是荧王,她的孩子和她一样,是为了荧国而生的。她没有选择。

    “只有你,宁儿,你要知道。有些事情只有你能做,但是,有些事情也只有你不能做。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答案的。如何去丹穴山,如何找凤凰,如何带回我要的东西,你师父会告诉你的。”荧王说完这些就回到自己的寝殿,她感觉自己太累了。

    荧国的未来如何,她甚至没有力气再去想。

    4.

    晨曦在东边刚刚染出一丝绛红,春夜的寒意还未完全散去。在若有若无的雾气中,远远看见一个红衣女子迎风而立。

    只见那女子不过二八上下,梳的是在荧国最平常不过的双平髻,唯有一袭红色裙衣略略能显示出不凡。再细看,那女子竟生得格外美,眉似远山,目若春水,唇若点樱,最令人心动的是面颊上一笑就会露出的梨涡,似盛满了美酒,闻上一闻便会醉个千万年。

    “宁儿,你当真不等天亮和你的母亲辞行?”听到被唤,红衣女子回头,原来是她的师父佛桑。

    荧宁理了理衣衫,又将环手刀轻轻藏在腰间,然后对着朝阳长吁一口气:“师父,走吧,我不想母亲等得太久。”

    佛桑爱怜地看着荧宁,忍不住想触碰她的肩膀,就在刚刚接触到一瞬间,一阵黑烟从佛桑的手掌中升腾而起。佛桑赶紧收回了手,再看掌心,已经被烫出一朵殷红色的莲花。

    “师父,您没事吧,您别忘记了,咱们已经出了王城。没有苏合香的味道,您要趁我不注意搞偷袭可是要受伤的呀。”一边责怪师父的大意,一边纳闷师父今天的举动为何这么奇怪,荧宁对这些从不敢多想,生怕自己不小心悟出一些什么。

    “没事,师父教授你这些年,手上的红莲可真是数不胜数啊,况且荧国巫术并不能真正伤到镇国王室之人。除了疼,不妨事。”佛桑笑着说

    “那师父,走吧?”

    “走!”

    师徒二人跃上各自的战马,迎着朝阳一路向东,朝着丹穴山的方向前进了。

    从荧王城到丹穴山一千多里,但是这一千多里可不比平原大地,群山中的一千多里,需要在这曲折回环的山里绕上个十天才能抵达。即便是体力最好的战马,两三个时辰就要休息一次。

    在荧宁看来,离城的路再辛苦也是一种释放。因此,即便是带着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来,荧宁却觉得异常轻松。山路上也走不快,一路上,荧宁如同叽叽喳喳的小鸟一样问个不停。

    “师父,你为什么不成家呢?是因为没有遇到合适的人吗?”

    “师父,你说你年轻的时候周游过鸿蒙世界,你觉得哪个国家最好。我除了荧国就只去过北极王庭。”

    “师父,镇国下一任的王会是你吗?要是选定了你,你愿意吗?”

    “师父,你是不是知道母亲不想说的秘密。没事,你不用告诉我。我现在还不想知道。”

    ……

    荧宁的问题并未让佛桑感到烦躁,反而听着她清脆的声音,佛桑感到的是一阵平静。这种平静是他毕生求而不得的,唯有荧宁能让他短暂地感受到。

    或者,这就是他要收荧宁为徒的原因吧。

    “荧宁,你还记得我收你为徒时候的场景吗?”

    “唔……说实话,不大记得了。那时候我太小了,是两岁还是三岁来着?”荧宁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确切地说,是两岁三个月。”

    年幼的记忆在荧宁的脑海中消逝了,但是佛桑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一天的。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