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君之不见 > 第一章 南 荧国(1)

第一章 南 荧国(1)

    01

    荧国一共有多少座山,多少个岛,荧宁从来都没有数过。确切说,她并不关心。

    可是母亲却说,以后这些都将归于荧宁的名下。

    山也好,水也罢,荧宁从未有过这么大的野心。荧宁的心在哪里呢?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

    在羽山?

    羽山是距离荧国王城最近的一座山,虽然近,驰快马而来也需5个时辰。对于别人极其枯燥的路程,对于荧宁来说却是难得的休憩时光。快马之后是被远远甩去的王城与母亲,是对自己时时投来异样眼光的王兄与王姐,是不久将要落在荧宁肩膀上的重担。

    当一路的芳草逐渐退却,慢慢露出青色的石头;当王城独有的馥郁气息全部消散,迎面而来的是海水涨潮时的腥气,荧宁知道,羽山到了。

    羽山多怪石,越过并不高却异常陡峭的羽山顶端之后,映入眼帘的是被羽山遮掩住的南国之海。羽山的风浪极大,几乎每一个浪都用尽了南海的力气,仿若海底被禁锢了一个万年巨兽,在一声声低吼中诉说着不甘。因为浪太大了,山顶总是显得雾气腾腾,荧宁不止一次地想,当年羽山客一定是在这样的雾气中腾云远去的。

    羽山太过嶙峋,土地比别处更贫瘠。一天之中骤变无数次的天气也注定这里不会有人居住。荧宁听母亲说,在母亲还很小的时候,羽山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那时候的羽山如王城的后花园一般,那里气候温润,草木旺盛,多是奇花异果。每到天朗气清之时,母亲会随着自己的哥哥姐姐一起来羽山游玩,乐不思蜀。

    羽山后来是如何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荧宁的母亲并不知晓。或者知晓却不愿意告诉荧宁。

    不知道和羽山客是否有关?荧宁心里这样想着,但是也清楚地知道,自己爱羽山,并非爱羽山不曾见过的美,她爱羽山,只是因为羽山客曾经住在这里。

    羽山客这个名字是荧宁从岁问之那里听来的,羽山客的故事也是岁问之讲给荧宁听的。那时候的他们过得很辛苦,每一天有诸多的功课要做,也有听不完的训诫与责骂。但是,荧宁却觉得自己很快乐,一种单纯的可以不问世事的快乐。

    算算,明年就能在北极王庭见到岁问之了。

    “宁王女。我们该回去了。否则,荧王会责骂我们的。”随荧宁而来的侍女打断了荧宁的沉思。这个时候荧宁才发现,南海的尽头已经尽铺金霞了,刚才还刺眼的日光已经收敛成了道道晚霞。日薄南海,浮光跃金,羽山一天当中最好的光景便是现在。唯一遗憾的是,这盛世光景过后羽山将归于漫长的黑夜。

    荧宁从未在羽山过夜,她要在天亮之前赶回王城。否则,母亲将不会允许她下次再来。

    走吧。荧宁扶马一跃,轻轻抽了马鞭,翻羽马向前跃去,发出一声轻松的啸声。

    02

    “宁妹妹,你又去羽山了?”正在梳妆的荧宁没有回头就知道背后站的是她的姐姐荧安。

    “姐姐,你小声一点。别让哥哥们听去了。”荧宁嗔怪着对着荧安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哈哈。原来妹妹也有害怕的时候啊,没关系,哥哥们现在都不住在王城里了。他们的府邸距离王城可是比羽山还要远哦。”荧安一边使眼色支走荧宁的侍女,一边拿起梳子给荧宁梳头。

    “你忘了,今天是哥哥们回王城请安的日子。他们俩这会就在大殿上和母亲说话呢。”

    “你不说我还真忘记了。不过,我说妹妹,羽山到底有什么好的,难得你每个月都要去一次。若不是在里面藏了什么绝世的少年郎?”荧安一句话说得荧宁满脸绯红,对着铜镜向镜子里的姐姐翻了个白眼。

    “姐姐!你再这样打趣我,我可真的生气了啊。我要去告诉母亲,你和灵丘山家大公子的事情。”

    “妹妹,别,别生气嘛。好了,姐姐这就帮你梳一个时下最流行的发髻,就当赔礼道歉了。”

    “哼,哼。姐姐最好梳得漂亮一点哦。”

    两姐妹的笑声从安宁宫里飘了出来,随着荧王城里袅袅上升的熏香直上云霄。但是这样的快乐很快就被大殿上的争吵终结了。

    荧王城曳华殿。

    “母亲,我和大哥的想法一样。希望将府邸搬到荧王城里,这样不仅可以时常进宫向您请安。也能更好的保卫王城的安全。”荧世低头面向荧王,尽量表现出十分乖巧的样子,但是如果仔细观察,能够从荧世斜眼向上的目光中看到一丝寒意。

    荧王太了解她的两个儿子了。她并没有着急回答他们的请求,而是用一贯慈爱却威严的目光看着两个儿子。

    面对母亲的注视,荧世赶紧低下了头。但是荧永却上前一步,跪在荧王面前说:“母亲,你知道儿子的,儿子从小到大很少向母亲您提要求。可是,自从和二弟搬离王城,儿子心中时常忐忑。一想到远在王城的母亲,想到两个年幼的妹妹,顿时觉得十分无助。望母亲能够体谅儿子的一片心意。”

    在抬头时,荧永已经泪流满面。荧王看着自己的儿子,心里有些难受,只能拂袖转身,一言不发。

    “母亲,您真的如此狠心吗?难道在您的心中就只有荧宁一个人吗?我们不是您的骨肉吗?”荧世一边大声喊道,一边去拉还跪在地上的荧永。

    “大哥,别跪了。我们走。”荧永似乎没有听到荧世的话,静静地跪在大殿上。

    “你们俩各自回府邸吧,每月一次的请安以后也免了,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再进荧王城。”

    “母亲!”荧永和荧世心里一惊,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

    他们俩万万没有想到,今天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场。

    流着眼泪的荧永与恶狠狠咬着牙的荧世被母亲派人从大殿上请了出去,跟在他们俩身后老奴文嘉伯悄悄在荧永的衣袖里塞进去一张纸条。

    从荧永与荧世跪下恳求自己,到他们两个被带走。荧王自始至终都不曾回头看他们一眼。世人都说荧王狠心,历代荧国从未有将王子王女赶出王城另开府邸的先例,所以当荧王下旨将两个儿子赶到十分偏远的山城里去时,朝中大臣无一不反对。

    反对没有用,荧国的王在荧国有着绝对的权利。

    想必两人已经走远,在大殿上也听不到了荧世愤愤不平的喊声,荧王长吁一口气,放开了自己紧握的拳头。没有人知道,荧王的手心都是被自己掐出来的血印子。

    “不,不能妥协。否则一切将彻底失去控制。对于荧国会是天大的灾祸。”荧王抚摸着手中的王玺,再一次意识到自己的责任与使命。

    “文嘉伯,请宁王女来。”

    “是,老奴这就去。”

    曳华殿上,香气弥漫。

    荧国王室之人,各个擅长巫术。唯有在这苏合香里,巫术无从施展。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