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与生娃有关的日子 > 第16章 吃顿火锅才叫来过重庆

第16章 吃顿火锅才叫来过重庆

    逛完华岩寺已近日暮,体力和脑力的双重消耗让我们早已饥肠辘辘,家里的清汤寡水恐怕难以满足此刻的饕餮之欲。再说岳母大人来了重庆,还没来得及下馆子接风洗尘呢,于是我们决定大吃一顿。

    流光溢彩的山城夜景在车窗外快速后退,菁菁妈兴奋地指着各色灯带勾勒出的摩天大厦的轮廓问东问西。菁菁一一解释着,却有些心不在焉,盘算着怎样把老妈哄回老家。

    明天就得去大旺了,老板已经电话催了好几道,工地上快要火烧眉毛了,再不回去就太对不住兄弟们了。菁菁妈好不容易来一趟,也没带着好好在重庆逛逛,去了趟华岩寺还光磕头了。菁菁妈来这趟,我多有接待不周,心里很是过意不去。算了,烦心事先不想了,带着岳母大人吃顿正宗的重庆火锅吧。

    重庆火锅享誉大江南北,来了重庆没有不吃上一顿的,不管吃得吃不得,只有吃过才算没白来。菁菁妈自恃素喜麻辣,不顾我俩的劝说要了特辣红锅,执意试试最正宗的重庆火锅。看着她跃跃欲试的样子,我俩也不好驳了兴致,只是悄悄把特辣改成了微辣。

    当一片艳红的锅底上了桌,菁菁妈看着红油里漂来荡去的辣椒、花椒小声问道:“菁菁啊,这辣椒、花椒也太多了吧?”

    媳妇儿摁开电磁炉的开关,一边拿起漏勺在锅里划拉一边回道:“妈,也就看着夸张,其实一点都不辣。”

    不一会儿汤沸油滚,辣椒、花椒在滚滚热浪里上下翻飞,一股浓烈的辛香肆意散播开来。菁菁妈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再次问道:“真的不辣?”

    媳妇儿嘿嘿一笑:“妈,您试试就知道了呀。”

    眼瞅着菁菁妈夹起一片生菜就要放锅里烫,我赶紧端起一盘肥牛下到锅里:“妈,先烫肉吃。肉勾味儿,烫过肉再烫菜才更香。”其实哪里是什么肉勾味儿,只是生菜太吸汁儿了,我怕菁菁妈一上来就吃那么刺激经受不住。肥牛入汤,沸腾的锅子暂时平静下来,菁菁妈夹起的生菜又放在盘子里。

    “就你讲究多,哪来的歪理邪说。”媳妇儿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没搭茬儿,专心看着锅里的肥牛褪去红色、蜷曲起来。待锅子重新沸腾,桌上肉香四溢。我夹起一卷儿在油碟里蘸了蘸,然后送到嘴里。滚汤祛尽了肥牛些许的肉腥气,尽得各种香料精髓的汤汁浸入肉卷的纹理,一口下去,那种麻辣鲜香着实妙不可言。

    “嗯…可以了。妈,您快尝尝,肥牛煮老就不好吃了。”我抄着漏勺捞起一卷大肉递到菁菁妈面前。

    菁菁妈夹起热气腾腾的肥牛就要直接放进嘴里,我怕烫着她,赶紧提醒道:“妈,蘸着吃。”

    话音未落,菁菁妈腾得一下站了起来,媳妇儿夹着刚蘸过油碟的肉卷僵在半空,麻油“嘀嗒嘀嗒”淋到了桌子上……

    我忙不迭指指菁菁妈面前的油碟,解释道:“妈,蘸着油碟吃。刚从火锅里夹起来的肉太烫了,蘸油碟里降降温,又香又不会烫嘴。”

    菁菁妈尴尬地坐下,依言夹着肉卷在油碟里蘸过,再放进嘴里。

    “妈,好吃不?”我笑着问菁菁妈,以缓解刚刚“站着吃”的窘迫。

    “站着吃,蘸着吃,好吃好吃……”我那二货媳妇儿嚼完嘴里那块儿肉,竟打趣起她亲妈来。

    菁菁妈瞪了菁菁一眼:“你这丫头,三十的人了还没大没小的,好笑是吧,哈哈哈…”

    母女俩相视间哈哈大笑,我们母子也跟着笑起来……

    笑闹间一盘盘食材纷纷见底,虽是冬日,一家人却都吃得大汗淋漓。嘴唇在麻辣的刺激下有种渐渐变厚的感觉,可还是忍不住不停往嘴里送吃的。一手执筷,一手在嘴边不停地扇乎着,辣到难以忍受也不愿舍弃那种酣畅淋漓。

    菁菁妈一边扇着,一边不停说道:“辣死了,辣死了,早知道就不点特辣了。”

    菁菁:“妈,告诉你一个秘密,咱吃的只是微辣。”

    菁菁妈:“我不是点的特辣,服务员上错了?”

    菁菁:“没上错,我悄悄改了的。要真上特辣,估计你都下不了嘴。”

    菁菁妈:“妈在老家吃辣可厉害了。”

    菁菁递过去一沓纸巾:“切,得了吧,快擦擦汗。”

    菁菁妈接过纸巾擦了擦汗,放下筷子悠悠道:“菁菁啊,妈这次来重庆催你生娃儿,你心里有意见吧?”

    菁菁:“没…没…妈,你别多想。”

    菁菁妈怜爱地看着菁菁:“菁菁啊,你别嫌妈啰嗦,这女人生娃儿就是在鬼门关打转,年纪越大越危险,你知道吧。看着你俩都三十了还没生娃儿,妈心里着急。”

    菁菁:“妈,我知道。”

    菁菁妈:“妈是过来人,就怕你生娃儿有啥闪失。”

    菁菁:“妈,你别瞎操心,现在医疗条件好,生娃儿比过去安全多了。”

    菁菁妈:“话是那么说,可这年纪一大,生了娃也不好恢复,说不定还带点毛病下来。”

    菁菁:“妈,我们这不准备生了嘛,咱今儿都拜了菩萨,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菁菁妈轻拍菁菁脑袋:“死丫头,妈不是心疼你嘛。希望菩萨保佑,早点给我生个健健康康的小外孙。”

    菁菁:“妈,您回老家记得再去求求老家的菩萨啊,说不定也管点事儿呢。”

    ……

    火锅里的红汤还在沸腾着,一家人在热腾腾的雾气里聊着心事,话着家常。暖暖的辛辣驱走了冬日的寒气,也化开两代人间些许的隔阂。我恍惚觉得,吃重庆火锅和吃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不同的辛辣却同样让人敞开心胸。

    食物也是有性格的,重庆火锅这种起于市井的食物自带了与生俱来的率真,即使登堂入室也无法掩盖那种直爽的烟火气。在那种强烈的辛辣刺激下,在通透的大汗淋漓下,即使是再矜持的大家闺秀也无法再端着,也会不自觉地释放面具之后的本真。重庆火锅吃的不只是味觉,更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请珍惜那个每次辣到想哭还能一直陪着你吃火锅的人!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