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满目山河行 > 第213章 一语成谶

第213章 一语成谶

    “好歌好舞,只是太过伤感了些。”杨云起轻声道。

    他旁边的薛明则叹了口气,在他看来,公主今晚主动唱歌舞剑,不全是喝酒的缘故,明显有些反常,他却想不出什么样的事,才会让一向胆识过人、冷静沉着的公主一反常态。

    一眼瞟见王楫满脸担忧地注视着祁渺,他更是觉得好奇,难道这两人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杨云起没有再说话,他也注意到了祁渺的反常,还有王楫那无可奈何的担忧。一直以来,王楫都是冷着脸,很少动感情,可是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是再笨的人,也知道他是真的在担心祁渺,因为无可奈何而只有担心。

    只有郭大智还在那里为祁渺叫好,嚷嚷着还要再来一曲。

    王楫已经起身吩咐月青和萧琴,二人搀扶着祁渺半躺到马车上。王楫把马车夫赶到了一边,自己坐到了驾驶位上,一甩马鞭,赶着马车往宫城方向跑去。

    宅子大门口,苏戈、薛明、杨云起三人目送马车离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薛明终究忍不住,开口道:“我们还是不了解公主。”

    杨云起点点头:“伤心人必有那伤心事。”

    苏戈问了一句:“公主不会是还在为萧筝的事伤心吧?”

    薛明和杨云起对看了一眼,忽然一起转头对苏戈吼道:“笨蛋,当然不是。”弄得苏戈莫名其妙,他识字少,心思也实在,自然不能理解祁渺的举动。薛明和杨云起虽然有所察觉,也还是猜不透。

    祁渺第二日起身,只觉得头痛难忍,秋子瑜吩咐人去请了奚王后过来。奚王后一直担心着祁渺,这会见她憔悴的样子,更是有些心疼。

    祁渺见奚王后担心,强忍着头痛,安慰她道:“母后,我没事,只是昨晚喝了些酒,头疼。”

    奚王后听她开口说话,再瞧她虽然憔悴,神情却很淡然,想是自己想开了,问道:“渺丫头,你想开了?”

    祁渺点点头:“有些事总是要经历,过了就好了。”说完看着奚王后有些疲惫的样子,又说道:“母后别累着了,有什么事可以吩咐女儿的,尽管吩咐。”

    奚王后见祁渺已经没事了,说不出的喜欢,“事情我都安排好了,你还是去看看你王祖母,这些天她派人来问了好几次,若不是我挡着,她早就亲自过来看你了。”

    祁渺答应了一声,奚王后又叮嘱月青好好照顾,这才急匆匆回重华宫去了。

    祁渺梳妆完毕,带了月青,就往太华宫去。

    王太后一见祁渺,脸上露出了欣喜来,连连道:“渺丫头总算好了,害我老太婆担心了这么多天。”

    祁渺见王太后为自己担心,心里有些内疚,急忙行礼请罪:“孙女给王祖母请安了,是孙女的不是,不该让王祖母担心。”

    王太后叫边上侍候自己的宫女:“快去把渺丫头扶起来,让她过来与哀家说话。”

    祁渺起身依偎到了王太后身边,只听王太后道:“祖母知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自己会想通的。这人啊,一辈子该有多少道坎啊,总要一道道过去,你才能继续往前走。等你到了祖母这把年纪,明白了,也就老了没用了。”

    祁渺没有做声,她这几日纠结的不过是自己一片善意,却得了个最坏的结果,害了萧筝不说,还让自己有些迷惘了。经历了那么多生生死死的事,到如今她还是放不下,失去的每个人对她来说,都是一次惨痛的历劫。

    王太后这话正说到她心坎上,很多事都注定要发生,不是萧筝就可能是别的人。甚至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无论如何,自己总是要往前看的,至于萧筝的这笔账,自己迟早会替她讨回来。

    祖孙二人正说着话,却听门外通报:“大叶妃、四公主来给太后娘娘请安了。”

    王太后点头示意,宫女打起门帘,大叶妃带着祁泺走了进来,二人一看王太后搂着祁渺,都是一愣,祁泺的脸上已经露出不快来。

    大叶妃一把抓住祁泺的手,强拉她一起跪地行礼:“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了。”祁泺却没有说话,只拿眼瞪着祁渺。

    王太后看了一眼祁泺,没有说话,也没叫她们起身,只对祁渺说道:“过两日,你父王就回来了,听你母后说,那庆功宴摆的排场大,老太婆就喜欢热闹,到时候咱们也去乐呵乐呵。”

    祁渺见她老人家人越老心性越像小孩,忍不住一笑,却又顾及大叶妃和祁泺还跪在地上,只好起身说道:“王祖母,叶妃娘娘和四妹妹给您请安呢。”

    王太后这才看了眼还跪在地上的两母女,淡淡道:“都起来吧,哀家这里也没什么要你们操心的事,你们回去吧。”

    大叶妃听了,忙又磕了个头,道:“臣妾就不烦太后娘娘了。”说完,拉着祁泺出了门,转回自己那梅华宫中。

    祁渺给大叶妃行了礼,目送着她们出门,只听王太后冷哼了一声,说道:“小小年纪,就这般骄横,见了老太婆连礼数都忘了。”

    祁渺见王太后生气,忙哄着她:“四妹妹只怕是担心自己去了高唐,不能时时见到王祖母,才伤心得忘了向王祖母请安吧。王祖母大人大量,就原谅了她这一回。”

    王太后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你这丫头啊,就是心善,她刚才看你那眼神,恨不得把你砍上几刀才解恨,你倒替她求情?”

    祁渺嘿嘿一笑:“王祖母不是说,行一善举得一善果,孙女多多行善,以后便有很多的善果,不好吗?”

    王太后微微摇摇头:“话是那么说,有些善举未必就有善果。渺丫头啊,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祁渺笑道:“孙女有王祖母护着,那福分定然浅不了,王祖母也不用担心。”

    王太后叹息了一声:“你这丫头,指不定她们回去怎么算计你呢。”

    谁知,后来发生的事,王太后还真是一语成谶。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