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满目山河行 > 第191章 激战北门(2)

第191章 激战北门(2)

    “宁王爷不在,我哪有兵可以派去增援。”赵琢生抱怨着,那模样急的只差跺脚了。

    “要不,把校场的兵调去应急?”祁渺转头看向乔引良,萧翦这个侍卫长看起来丝毫没有觉察出异样来。

    赵琢生听了这话,象是突然醒悟过来,转头看着乔引良道:“乔侍卫长,你看是不是把校场的兵派去增援下西门和南门?西门战斗力弱,南门人少,这要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得了?”

    “王爷不在,这兵不好调吧?”乔引良有些犹疑。

    赵琢生顿时象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只连连叹气。

    祁渺道:“乔侍卫长,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不增兵的话,眼看着西门和南门就危险了。情况紧急,又有赵大人做主,出个手谕调兵,想来宁王爷回来也不会责怪于你。如果不调兵的话,这城门一旦被攻破,且不说你们王爷会怎样,北洹军进城,那就是城毁人亡。”

    乔引良也知道守城事大,又想起王爷一直说要增兵西门,还担心赵琢生不愿意,这下是赵琢生主动提出来,又有他的手谕,想来自己奉令派兵增援,王爷回来后应该也不会责怪。

    心里有了主意,乔引良人也爽快得多,对赵琢生说道:“赵大人,请你出具一份手谕,我这就给你调兵。”

    赵琢生看了祁渺一眼,忙叫人拿来纸笔,写了调兵手谕。那乔引良拿了手谕就匆匆忙忙赶回去安排。

    只过得半柱香的工夫,已经有侍卫来报,校场的侍卫已经分头赶往了西门和南门。

    祁渺对赵琢生一点头:“赵大人,该我们了。”说完带了王楫、苏戈等人,跟随护卫军统领陈庆之一起,带领浩浩荡荡的五千护卫军赶往北门。

    一路上,祁渺又仔细盘问了陈庆之护卫军的情况。

    陈庆之道:“邹小哥,今天一大早,我和护卫军的军官们说了这事,他们高兴的不得了。只除了少数的人,说是不愿意当亡国奴,这北洛都亡国了,只要能活命,哪个国不是国?真是愚蠢。”

    祁渺听他这话,心里便有些不喜,说道:“家国天下,没有国何以为家?尽国之大忠,成民之大义,无论什么时候,这些忠义之人总是令人心生敬佩的。”

    苏戈几人听她这话,纷纷点头称是。

    陈庆之见自己说错话,有些讪讪的说道:“邹小哥说的是,我也是一时情急,平日里,我对那义薄祁天的关祁长最是敬仰,每每去关帝庙,都要在他的神像前烧上三柱香。”

    祁渺见他也就是一个粗人,也不和他计较,又说道:“一会儿,你要招呼好你的人,别让他们乱来。”

    陈庆之见祁渺转了话题,这才松了口气,急忙禀道:“我已经吩咐那些军官们关照好自己手下的人,不会出问题的。邹小哥,只是大家都担心,这要是真的和杨云起打起来,我们怕是要吃亏的。”

    “杨云起虽然厉害,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手下就那几千人,攻城的北洹军凶猛异常,即便是他对我们起了杀心,也不敢把全部的兵力用来对付我们。一会儿,你率领护卫军,只吆喝,不动手,我自会安排。你再派些人手看紧了城门,一旦有异常情况就来报告,一定不能让北洹军先攻进城门来。”

    祁渺见他听明白了,又转向王楫低声道:“师兄,见了杨云起,我先和他说话。不行的话,你再动手,不要杀他,击昏他便是了,我已经答应宁王爷要保全他的性命。”

    王楫点了点头。

    说话间,几人已经到了北城门前,只见城外喊声震天,城墙上不少士兵正拉弓引箭,奋力杀敌。

    “陈统领,你把杨云起找来。”祁渺吩咐道。

    陈庆之点了点头,带着几个手下上了城墙。不多时,一个身穿银色盔甲的将领跟随陈庆之来到祁渺面前。

    祁渺看那将领,不过三十出头,身材魁梧,方脸宽额,一双虎眼炯炯有神,便知此人就是自己要找的杨云起了。

    杨云起脸上、盔甲上沾满了血污,神情也有些疲惫,行走间却丝毫不懈怠,虎虎生风,还颇有气势。他边走边大声说道:“我这里不需要援军,你们去增援其他地方。”

    待陈庆之向他介绍了祁渺等人,杨云起却是一愣,转头问陈庆之:“他们既然不是来增援的,你带他们来干什么?”

    “杨将军,有人托我给您捎封信来。”祁渺不等陈庆之回话,便从怀里掏出书信,递了过去。

    杨云起满脸狐疑地接过书信,认得是萧翦的笔迹,急忙打开来看。

    信写的不长,只几行字:“云起吾弟,吾不能以吾所能者,解翼城之困,救北洹于危难,乃不忠不义之人。予生平伦常中,惟于吾弟,抱愧尤深!今翼城危矣,为数万生灵计,兄欲卸甲归隐。望吾弟与来人接洽,休战言和,保翼城一方安宁。切记!兄翦手具。”

    杨云起读完信,早已是满脸的激愤,拿信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他怒视着祁渺,大声责问道:“王爷呢?你们把王爷怎么样了?”

    “杨将军,北洹王已经下旨,只要打开城门归降,可赦免全城人的性命。宁王爷也已同意了,给你的书信就是他亲笔所书,请将军听从安排,保全翼城。”祁渺见他看了信不但没有妥协,还发起火来,只得好言相劝。

    “不可能,王爷怎么可能归降北洹?他宁肯死也不会做那糊涂事。一定是你们逼迫于他,说,你们把王爷怎么样了?”

    杨云起一把抽出腰间的佩剑,用剑指着祁渺,双眼喷射出怒火。

    苏戈等人见状吃了一惊,纷纷抽出马刀,围拢上来,用身体护住了祁渺。

    “你们都退下。”祁渺对苏戈几人说完,又转头看着杨云起,继续劝说:“宁王爷很好,也很安全。他让我带信给你,是不忍心连累将军,还有这城里的百姓,他更不愿意看到城毁人亡。”

    “你胡说!就算是城毁人亡,我杨云起也决不做那贪生怕死之辈,我手下的将士,也会把最后一滴血洒在这翼城的城墙之上。光天化日,你竟敢妖言惑众,我先杀了你祭旗。”

    杨云起说完,挥舞着佩剑又扑上来。祁渺往后退闪开来,她身后的苏戈等人纷纷扑了上去。

    王楫剑未出鞘,只一扬手,用剑鞘荡开了杨云起的马刀,正要乘势攻击,祁渺已制止道:“师兄,不可。”

    王楫怔了怔,已明白祁渺的意思,只得收手,持剑守护在她身边。

    对面杨云起的护卫见了,也纷纷抽出马刀砍杀过来。杨云起的侍卫虽然厉害,但护卫军仗着自己人多,也不害怕,一窝蜂涌了上来。一时间,两帮人厮杀在了一起。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