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满目山河行 > 第157章 逼上绝路(2)

第157章 逼上绝路(2)

    西城区祁曜宅院第一进院子里,一株红梅侍雪而娇,开得灿烂无比。祁曜站立在庭院中间,目光久久停留在梅花上。他脸色凝重,倒不像是在赏梅,而是陷入了沉思。

    “世子在担忧什么?”他的身后,冯肃缓缓走了过来。

    “我已经不是世子了,岳父唤我名字就好。”祁曜轻轻叹息了一声,“王先生怎么还不来?”

    “说是前几日出城去了,今日午时才能赶回来。我已经让人在城门口候着,一见到王先生,就引到这里来。现在已临近午时,他应该快到了吧。”冯肃抬头看了看天色。

    祁曜转头看向冯肃,缓缓说道:“这个王先生看着年纪不大,却是才识过人,满腹韬略。岳父觉得,他真的是出生在泸城一个普通商贾人家吗?”

    冯肃没有说话,沉默稍许说道:“派去泸城打探的人回来说,城里确实有这么个姓王的人家,是开米铺的。至于王先生和他那个堂兄,因为屠城的缘故,详情不是很清楚。看那日他说得情真意切,应该可信。不然的话,他为什么要出手帮我们对付祁弘?”

    “目前看来,他的谋划皆有胜算,事情也正向着我们预想的那样发展。其实,不管他是什么身份来历,对我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已经不能回头了。”

    “如果他是从阖城来的呢?”祁曜沉声问了一句,“禹王已经灭掉了昭王、戚王,他的下一个目标也许就是我们。”

    “你是说王先生有可能是禹王的人?不可能。如果他是禹王派来的细作,他应该选祁弘才是。祁弘志大才疏,性子又骄横,手里还握有军权,要挑起我们内部的动乱,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冯肃有些默然,事情刚有了转机,祁曜就对王渺起了疑心,这实在不是好兆头。王渺是什么身份,就目前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帮他们脱困。

    如果不是王渺的谋划,他们迟早会沦落为阶下囚,世子府和冯氏家族几百口人也将性命不保。冯肃思忖着,要怎么说才能打消祁曜的疑心,他们虽然是翁婿,祁曜是世子,他说话还得顾及些。

    思考再三,冯肃开口说道:“世子,这次你让出世子名位,王上保留了你的封地和份例,还赏赐了财物。你能全身而退,这都是王先生的功劳。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王先生有大才,你还得继续用他,扳倒祁弘和祁鲲登上大位,才能保全我们这些人。”

    “看来,是我多虑了。”祁曜微微点头,在庭院中来回踱了几步,转身望向门口。

    过得一炷香的工夫,有家仆来报,说是王先生到了。祁渺和王楫紧随其后,走进了院子。祁曜迎了上去,把他们让进了正房。

    “先生这几天外出,一路可顺风?”祁曜问道。

    祁渺听祁曜这么一问,已知他是想知道自己去了哪里,说道:“这次回泸城祭拜父母,耽搁了些时日,让世子忧心了。回去的一路上,也算太平,途中遭遇了一伙土匪抢劫,被我兄长打跑了。”

    “原来先生是去祭拜先父母,早知道的话,我也该备份祭品与先生同去,替二弟赎罪才是。”祁曜有些惋惜地说道。

    “多谢世子,先父母若泉下有知,定会感激世子的这份情意。”

    祁渺起身向祁曜致谢。她这次去泸城不假,却是为了探听禹王那边的动向。泸城以前是禹王的地盘,五年前被烈王抢占了过来。近几年来,禹王已经逐渐收复了泸城周围的失地,现在那里就是两军对垒的前沿阵地。

    到了泸城一打探,她才知道,一切果真如三休师父所说,禹王已经把目标对准了烈王。祁池领军的两万人马的先锋营驻扎在了泸城周边地区,只是什么时候动手,禹王尚未最后决定。

    “世子是担心对祁弘的谋划弄巧成拙?”祁渺目视祁曜,轻声问道。

    “昨日父王召见了二弟,赞赏他说有孝心,还说不会令二弟失望。”祁曜有些迟疑。

    祁渺听了他这话,不由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祁曜果真是才能不及,连眼下的局势都看不分明,做了二十几年世子,也难怪被祁弘和祁鲲挤兑成那样。

    “烈王本就多疑,这次上书请求册封祁弘为世子的人那么多,连个反对的声音都没有,怎么可能不引起他的警觉?这么些年来,世子随侍左右,应该看明白了,在烈王的眼里除了手中的权力,再没有别的。”

    “上不忌愚,忌异志也。祁弘已经犯了烈王的大忌,烈王是不会轻易饶恕他的。在这个时候召见祁弘,不过是要先稳住他,不让他有过激行为,祁弘手里还握有军权,很多将领都是他的部下。稍有不慎,激起兵变,麻烦就大了。”

    祁渺说到这里,看了祁曜一眼,“这次召见,应该是烈王行动的第一步。接下来,他会慢慢布局,抓住祁弘的一个疏漏,或者说是一项罪状,选择合适的时机,以此为借口,一举拿下祁弘和他身后的那些势力。”

    “王上这次召见祁弘,说出那样的话,确实有些令人费解。按理说,王宣和沈懐伺候王上这么多年,早已摸透了王上的性格脾气,怎么也不提醒祁弘一声?”冯肃看向祁渺。

    “这不奇怪,沈懐性情冷淡,沉默寡言,朝廷百官里,只和王宣交好。他之所以和祁弘走得近,全是因为王宣的缘故。祁弘性子骄横,刚愎自用,对沈懐也不是很热络,以沈懐那样的性子,自然也不会真替祁弘去考虑。”

    祁渺继续说道:“王宣能混到今天的位置,凭的是揣摩迎合烈王,心机虽然不少,眼光却浅了些。在举荐祁弘为世子这件事上,他就没有看出不妥之处,才会那么急于求成。烈王虽然脾气暴烈,心思却隐藏得很深,他若是有意要避开王宣,也很容易。再有张王后、祁鲲帮他掩饰,更是滴水不漏。”

    “所以,不是王宣不提醒祁弘,而是他根本就没看出来。”冯肃点点头,“那么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继续隔岸观火?”

    祁渺摇头:“不是隔岸观火,而是煽风点火。若想得渔翁之利,还得再做两件小事才行。世子在军中有人脉,不妨让他们对外透露点消息,就说将军们近来走动频繁,神神秘秘地,好像有什么秘密行动。朝堂之上,也要放些风声出去,要让百官知晓烈王说的那些话。”

    冯肃会心一笑:“这么一来,王上就会想着提前收网,祁鲲才会主动出击,而祁弘则会被逼上绝路,挺而走险。”

    祁渺微微颔首:“正是如此。”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