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满目山河行 > 第155章 推倒重来

第155章 推倒重来

    大年三十的一大早,天上就下起了鹅毛大雪,到傍晚也不见停歇。

    祁渺亲自下厨,做出了一大桌子酒菜,招呼吴大叔、吴大婶一起上桌,四人围坐桌前吃年夜饭。

    那吴大叔夫妻原是阖城人,平生只得了一个儿子叫吴兴文。吴兴文在阖城刘记绸缎庄做伙计,因为精明能干,被绸缎庄派往樊城做了分号的掌柜。他见父母年迈,接了他们来樊城与自己一起生活。

    三个月前,吴兴文外出接货,被烈王的官军半路劫财杀死了。吴兴文媳妇没生养,卷了财物就回了娘家。吴大叔老两口在樊城无亲无友,只剩下这座二进院子的小院落傍身,不得已在外面租住了一间房,把院落腾挪出来出租,指望着得些钱财度日。

    那日祁渺前来租房,得知了原委,心生怜悯,又看他们夫妻是本分老实人,便将二人雇下来帮佣。吴大叔、吴大婶心存感激,见祁渺、王楫二人待他们十分亲厚,做起事来格外卖力,大小事务都照看得很妥贴。一来二去,倒象一家人似的。

    四人正吃得热乎,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这大年夜的,寒风刺骨,还下着大雪,居然还有人来访,祁渺思忖着是不是祁曜那里有事,派人前来寻她,便拦住了吴大叔,自己出去开门。

    祁渺打开大门,探出头往外望去。只见大门外站了一个人,头戴斗笠身穿蓑衣,浑身上下堆满了雪花,天黑也看不大清楚脸,只是隐隐觉得有些熟识。

    “怎么?见了师父也不认得了?”来人轻声笑道。

    祁渺一听这声音,一下就蹦了出去,双手拽住来人的胳膊,连声惊呼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三休真人见她满脸的欢喜,眼眶里隐隐还有泪珠滚动,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调侃道:“为师这不是来找你讨口年夜饭吃么?”

    “师父,我和王楫师兄可是天天念叨着您,可总不见你来。这下好了,大过年的您来了,我开心死了。”祁渺关上院门,用手挽着三休真人就进了院子。

    王楫也迎了出来,一见是三休真人,急急忙忙上前来行礼,还傻呵呵地笑着说了一句:“师伯,您来得正好,可以吃年夜饭了。”

    祁渺掩嘴一笑,刚才师父还在说笑,说是要讨年夜饭吃,王楫师兄这莫名其妙就续上了话,还不知道师父怎么想呢。

    她偷眼看向三休真人,却见他看着王楫,说了一句:“赶得早不如来得巧,总算讨到口年夜饭吃了。”

    王楫傻愣了一下,似乎不得明白,只嘿嘿笑着。

    “师父,我去做几个素菜来,陪您小饮几杯。”祁渺知道三休真人不吃荤,招呼了一声,就去了厨房。

    吃完年夜饭,祁渺和王楫陪着三休真人去了后院的书房说话。

    “你唱的那出‘闹鬼’不错,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三休真人一开口,祁渺就明白了,师父虽然不在樊城,却时时关注着她。

    “上不忌愚,忌异志也。这夺嫡的势力中,祁弘首当其冲,最有可能犯这个忌讳,我自然是先帮着祁鲲对付祁弘。祁弘一旦落败,祁鲲也脱不了干系,到时候,只要一根小小的稻草,就足以把他压趴下。”

    祁渺稍稍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所料不错的话,到了年后,会有人蹦出来上书烈王,请求册立新世子。这个蹦出来的人,应该是祁弘的人,祁鲲聪明的话,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借机造势。只要烈王起了疑心,军中再有些异动,祁弘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至于祁鲲么,张王后就是他的命门,张王后做的那些事,我已经让冯肃暗中去调查了。祁鲲这人心太狠,但凡觉得有可能威胁到他的,都会毫不犹疑地清除掉,他不会放过祁弘的。就是祁曜,也难逃一劫。这正好,多行不义必自毙,他自掘坟墓,我只需轻轻推他一把即可。”

    祁渺说完,巴巴地看向三休真人。这些谋划说起来容易,真做起来困难重重,随便哪一步有差池,前功尽弃不说,还可能引祸上身。她刚试着练手做这些事,心里难免有些忐忑,只盼望着三休真人能给自己指点一二。

    “你可曾想过,报仇之后要怎么做,才能让烈王领地里的这些百姓,不遭受无妄之灾的牵连?”三休真人问道。

    “祁曜虽然才能有所不及,所幸性情宽厚,也知道些民间疾苦,我想事成之后,扶持他上位。至少,他不会象烈王那般残暴无道,烈王领地里这些百姓,也能过上几天安稳日子。”

    “安稳日子?你这一连串的动作,引发的是整个烈王朝廷的翻盘。一旦烈王死了,这里将会陷入一片混乱。以祁曜的能力,不足以镇压住那些残存的反叛势力,军队的那些将领,他也未必收服得了。内乱一起,首当其冲遭殃的还是这些百姓。”

    “师父的意思,难道是说……我不该这么做?不该找烈王报仇?”祁渺有些意外,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会很难接受。这些年来,她心心念念想着的就是怎样杀死烈王报仇,现在要她放弃,她做不到啊。

    “你应该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一些,看清楚整个北洹的形势。这几年来,禹王采取了远交进攻、各个击破的策略,已经灭掉了昭王、戚王两个部族,现在把目光对准了烈王。北洹百年来大统一的时机,也许就要到了。该怎么做,你不妨再想想。”

    “您是说我父王要攻打烈王?统一北洹?”祁渺吃了一惊。

    这些年来,她虽然时常会想念奚王后、祁池他们,却不曾去关注过禹王和北洹的形势。她只想在报仇之后,不再回转北洹,和丛信师兄一起浪迹五湖四海,过自己想要的日子。自从丛信师兄死后,她更是过的浑浑噩噩,除了报仇的这点执念外,她连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都没想清楚弄明白。

    这次对烈王的谋划,她考虑更多的是怎么步步为营,逐个击破,杀死烈王。至于整个计划实行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压根儿就没去细想。现在经三休真人这么一提醒,她还真是觉得愧疚不安,跟随师父学了那么久的谋略,她连最起码的常识都忘记了。

    三休真人没有说话,只默默看着她,从他的眼神里,祁渺看到了他对自己深深的失望。她心里一阵难过,她怎么就辜负了师父的期望了?这些年来,是师父一直呵护着她,几番救她脱险,又呕心沥血地教导她,教会了她那么多东西,可她却辜负了师父的期望和教诲。

    祁渺一夜未眠。第二天起身后,她径直来到三休真人面前,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说道:“师父,对不起!是我辜负了您!”

    说完这句,她深深吸了口气:“我已经想清楚了。既然祁曜力所不及,不能让烈王治下的这些百姓安居乐业,我先前的想法就需要调整。正如您当年所说,只有天下统一了,百姓才能真正的安居乐业。”

    “当前,北洹的统一既然是大势所趋,那么我所应该做的,不仅仅是杀了烈王报仇,而是要推动北洹统一的进程,尽可能地缩短这个时间,让烈王领地的这些百姓少受点苦,早日过上安定的生活。”

    三休真人听她说完,伸手把她拉起身来,摸了摸她的头,微微颔首:“你明白这些就好。至于祁曜,给他另外寻一条出路,未尝不是为他好。”

    祁渺点了点头,一切都需要推倒重来,她需要仔细想想该做的那些事。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