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满目山河行 > 第113章 一代奸相

第113章 一代奸相

    三休真人目光有些幽深,说道:“这天下还有几个康大师?自然是他了。当年是文宗皇帝下诏,才请得他来。”

    “这么说,这些东西都是朝廷安置在这里的?”李丛信皱眉看向那一排排书柜。

    “晋州城一把火,把整个皇宫都烧了个精光,那些财宝器物倒也罢了,可惜了那些收藏多年的孤本古籍,还有史册。文宗皇帝正是担心重蹈覆辙,才让人修建了这座府邸。”

    “哦,难怪那个一品大员和黎阳府尹会死于非命,这闹鬼的传闻一出去,这里自然安全了。”祁渺恍然大悟,“可是,成宗皇帝难道不知道这里的秘密么?怎么还把府邸赐给了官员?”

    “成宗皇帝即位后,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不是被赐死,就是被流放,自然他也就不知晓了。”三休真人道。

    “这么说来,文宗皇帝那时属意的人应该是荣王了?这些机密的事都让荣王去办了。”李丛信略有所思,语气里却颇有些怨气,“如果是荣王……一切都会不同了。”

    祁渺能够理解李丛信此时的想法,从他对荣王府的熟悉程度来说,贺汝年和荣王的关系应该很不一般,或许还是同党。如果上位的是荣王,贺家就不会被满门抄斩,对于李丛信来说,命运就会决然不同。

    “宫闱里的事,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准,笑到最后的那个人会是谁。”三休真人说完,转头看向祁渺三人。

    “欲成天下之务,必详其理;欲通天下之志,必达其情。从今天起,你们就呆在这里,用心把这些东西好好琢磨一下,什么时候看完了看明白了,什么时候回转道门。”

    三休真人话未说完,石室外忽然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这里居然还有其他人,祁渺三人十分好奇,齐齐转头望向石门。

    伴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一个身穿青绿色衫子的女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这个女人已近不惑之年,梳理得一丝不苟的黑色发髻上,只简单地插了一根碧玉簪子,腰肢修长,风韵犹存的脸上,娥眉凤眼,看得出年轻时一定很美。

    她的眼睛扫过祁渺三人,看向了三休真人,说道:“三休师兄,他们的食宿,我已经安排好了。”

    三休真人点点头,对祁渺三人道:“你们来见过这位秋子瑜秋师姑。她在宫里做事,以后你们在这里的一切,都由她照管。有什么需要和不明白的地方,你们都可以请教她。”

    祁渺三人上前见了礼,秋子瑜注视着他们,微微点了点头。

    “秋师妹,你给他们说一下周琦的情况。”三休真人又道。

    “周琦?”秋子瑜的目光扫过李丛信,望向三休真人,似乎有些不解。

    师父这是要做什么?明知道丛信师兄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来,怎么又忽然提起了周琦?祁渺也有些疑惑。

    三休真人看向李丛信,缓缓说道:“你心里不服气,还想着找他。秋师妹一直呆在宫里,周琦的事,她多少了解些。有些事,你还是知道的好。”

    秋子瑜听他这么一说,才开口说道:“我在宫里呆了十几年,也算是目睹了朝廷这些年的风云变幻,还有那些朝臣们的起起落落。对周琦这个人,怎么说好呢,我暗地里观察他也有十几年了,对他还是有些琢磨不透。”

    “十二年前,文宗皇帝驾崩后,周琦拥戴成宗皇帝即位有功,深得成宗皇帝的信任。他在朝廷内外遍植党羽,弄权专横,不但垄断了言路,甚至买凶杀害反对他的朝中大臣,手段之残忍,无不用其极致。”

    “朝中大臣虽然痛恨周琦,却也惧怕他的算计和凶残,都避着他。当年只有德高望重的丞相贺汝年挺身而出,与他争锋相对。周琦先是诬告荣王谋反,又把祸水引到贺相身上,扳倒了贺相。”

    秋子瑜说到这里,看了眼李丛信,沉默稍许,才继续说道:“说来很奇怪,也许是害的人多了,心里有鬼,这些年来,周琦越来越胆小怕死。”

    “在朝堂上,他是南靖的无冕之王,把计谋玩弄于股掌之上。上至皇亲国戚,下至走夫小卒,只要妨碍了他,他都会不遗余力地去算计,然后把对手消灭掉。他的残忍令朝廷内外胆战心惊,他的话比皇帝的圣旨更让朝臣们敬畏,他令百官们时时刻刻如履薄冰。”

    “然而下了朝堂,他躲避所有的人,成天呆在自己的府邸里,琢磨着周围的一切。他总是疑心有人要谋杀他。所以,周府的四周岗哨林立,府内到处都是精心构筑的重门复壁和机关暗道。尽管如此,他每天晚上还是要换好几个地方睡觉,连他的妻妾们都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为了出行的安全,他还让人用精铁铸造了那辆马车,特别训练了一批死士护卫他出行。就是这样,他还是害怕,又找了个替身。很多时候,人们也分不清出现在面前的,究竟是他本人,还是他的替身。”

    “他还用替身?”祁渺很惊讶,这周琦的防范看来不是一般的严密,岗哨、重门复壁、机关暗道、精铁马车,这每一道关口都很难突破。再加上流动居所和替身,别说是刺杀,想摸清楚他在什么地方都很困难。

    她看着李丛信越来越苍白的脸色,有些替他难受,这种实力的碾压,对他的打击一定会很激烈。好在秋师姑这么一说,也提醒了他,他面对的敌人有多么强大,盲目去寻仇,无异于以卵击石。

    “所以,这么多年来,有那么多人想要除掉他,但是每次刺杀,都无一列外地失败了。那些人,周琦一个都没有放过,都被灭了九族。”秋子瑜说完,嘴角露出了一丝苦涩。

    祁渺捕捉到了她眼中一闪而过的那份怨恨和无奈,不觉在心里琢磨开来。这个秋师姑一直在宫里做事,应该是道门的记名弟子。从她对荣王府的熟悉与掌控来看,她和荣王府应该有着某种关系,她这会露出这般神情,想来也是与荣王府、成宗皇帝、周琦的那些恩怨有关。只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从今日起,你们就在这里学习,每日晚课,我会亲自查问你们。秋师妹,这里就烦请你照管了。”三休真人说着话,已经转身走向门口。

    “三休师兄请放心,我会照管好他们。”秋子瑜跟随三休真人一起离开了石室。

    祁渺看着李丛信站立在那里,一脸的沮丧,整个人都有些失魂落魄。她想开口安慰他几句,却又觉得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以李丛信的聪明,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他应该想明白了。

    也许他现在纠结的,不过是之前所有的谋划,都是盲目一搏,毫无胜算不说,他还差点做了那匹忘恩负义的狼,害了自己和恩人的性命。这份打击,对于一向自负智谋过人的他来说,何止是懊恼,更多的应该是沮丧和不甘心。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