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满目山河行 > 第97章 盲女阿越(1)

第97章 盲女阿越(1)

    “姐姐!姐姐!”就在这时,忽然传来了一个稚嫩的童音。

    祁渺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正站在面前。她穿着一件半旧的红布衫,娇憨圆润的小脸上,一双又圆又亮的大眼睛,正眼巴巴地瞅着自己手里的芝麻烧饼。

    祁渺虽然有些舍不得烧饼,却又可怜面前这个小女孩,看她那热切期盼的样子,应该也是好久没有吃过烧饼了吧。

    “你想吃烧饼?”祁渺问。

    “嗯。”小女孩连连点头,眼睛盯着祁渺手里的烧饼一直没离开,还舔了舔嘴唇。

    “给你吃吧。”祁渺把烧饼递给了小女孩。

    “谢谢姐姐!”小女孩接过烧饼,道了谢,却并没有塞进嘴里,而是转身跑远了。

    “呵!小哑巴,你被骗了。”李丛信嗤笑了一声。

    “不会吧,这个小姑娘还这么小。”祁渺也有些怅然,却并不觉得后悔,那个小女孩真的看起来很可怜。

    “姐姐,这个给你。”就在这时,那个小女孩又一阵风似的跑了回来,还离得很远,就大声喊叫起来。

    等跑到祁渺面前,小女孩把一个青涩的梨子递给了她,又羞涩地补充了一句:“我姐姐说,你们也是讨来的,不能白要。”

    祁渺和李丛信愣住了,这个小女孩不仅回来了,还拿了梨子来交换。更重要的是,从她的话里,透露出她知道了他俩的乞丐身份。

    “你姐姐是谁?”祁渺问。

    “就是那个。”小女孩用手指了指不远处。

    祁渺抬头看去,在街角的尽头,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

    就在祁渺抬头看向那少女的时候,那个小女孩又巴巴地跑了回去,牵了那少女的手,朝着二人走了过来。

    祁渺打量着越走越近的少女。少女一身素白衫子,衣服已经很旧了,肩膀和手袖处还打了几个补丁,但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干净整洁。

    让人难忘的是,少女的五官长相虽然谈不上很惊艳,鹅蛋脸柳叶眉,只算得上清秀可人。但她那双眼睛,却出奇地漂亮,清澈剔透,明亮如星,纯净得不染一丝尘埃。

    祁渺一时也判定不出少女的身份,她看着少女,没有出声。

    “我叫阿越,小怜是我妹妹。小怜刚才很没礼貌,我代她给你们赔不是了,还请你们见谅。”少女浅浅一笑,脸上带着真诚的歉意。

    “没什么,一个烧饼而已。”祁渺笑了笑,轻声回应她,“我叫祁渺,这是我师兄李丛信。”

    “小怜一直很想吃芝麻烧饼,可我……一直没钱给她买。她刚才见了你们,也是憋不住了,才开口讨要。”

    “哦,没事的。我这里还有,这个也给她吧。”祁渺从怀里摸出另外一个烧饼,塞到阿越手里,

    “谢谢你,不用了,刚才你给的一个,已经够她吃了。”阿越轻轻摇了摇头,她的声音很好听,轻柔悦耳。

    “你的眼睛?”李丛信忽然问了一句。

    “我天生瞽目。”阿越依然浅笑着,并没有因为自身的残疾而露出一丝不快和尴尬。

    原来如此!祁渺有些了然,难怪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觉得她不同寻常,特别是她的那双眼睛,那么纯净清澈。

    “昨日里,我们在庙会那里,小怜就见到了你们。她和我说,有个小姐姐跳舞可好看了,象天上的仙女一样。不想今日又碰见了。”

    小怜眨巴眨巴眼睛,满脸惊叹地说道:“阿越姐姐,昨天跳舞的就是这个小姐姐。她跳舞好好看,象天上的仙女,好美哦。还有这个大哥哥,好厉害好厉害哦,一下就把那两个坏蛋都打飞了,飞出好远好远哦。”

    祁渺刚才听阿越的话,正担心他们是不是看到自己被那两个乞丐欺负。这会听了小怜这话,知道他们已经看到,不免觉得尴尬,一时说不出话来。

    “做我们这行的,没有不受欺负的。经历得多了,也就没什么了,忍一忍就过去了。”许是她的沉默,让阿越觉察出了什么,忽然开口劝道。

    “啊,你们也是讨饭的?”祁渺有些意外,看阿越整洁干净的样子,怎么也不象是乞丐。

    “我眼睛不好,自小没了双亲,被爷爷收养。他带着我拉琴唱曲,靠乞讨把我养大。小怜也是在街边捡来的,我们卖唱乞讨为生。一个月前,爷爷生病死了。”阿越说着话,声音就呜咽起来,眼中已经溢出了泪水。

    “就剩下你们两个了?”李丛信问道。

    “咦,哥哥你不是傻子吗?你会说话啊?”小怜忽然惊奇地指着李丛信,两只大眼睛睁得浑圆,小嘴大张着,很是有些惊奇。

    “哦,我那是装的,不装不行啊,我得讨饭吃。”李丛信被一个小孩子揭穿了伪装,实在有些尴尬,用手挠了挠头,悻悻地说道。

    “太好了,原来大哥哥不是傻子。以后再有人欺负小怜和姐姐,大哥哥就会帮我们打飞他们,是吧?”

    小怜很开心地拍着手,望向李丛信的眼睛里冒出很多小星星。

    “那是自然,以后有人欺负你们,我会把他们全打跑。”李丛信挥了挥拳头,还对着小怜做了个开心的鬼脸。

    “大哥哥,以后你就去小怜家里吧。我们一起唱歌跳舞讨饭吃,好不好?”小怜上前拉着李丛信的衣服,很是依恋的样子。

    “你们要没地方去,就住到我们家里,相互有个照应,可好?”阿越也笑吟吟地说道。

    “这个……”李丛信转头看向祁渺。

    “这……合适吗?”祁渺迟疑着,和阿越姐妹才见第一面,他们就邀请自己和丛信师兄一起去住,好像有些冒失。

    “这世道,能把自己活命的吃食让给别人,这份善心一眼就看见底了。从昨天起,小怜一直就跟随着你们,听她说了你们那么多事,我知道你们是好人。”

    阿越微笑着,语气带了恳求的意味,“我和小怜两个人孤孤单单,她年纪小,在外面经常被人欺负,我眼睛不好,护不住她。和你们在一起,小怜以后就不会被人欺负了。你们可以吗?”

    “好啊,好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祁渺听她这么一说,很痛快地就答应了。

    她很喜欢这姐妹俩,她们的身世和遭遇,更让她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她和李丛信没个地方住,讨饭这活干得也不是很好,和阿越小怜一起,既可以保护她们,还能作个伴一起去乞讨。

    “大哥哥和小姐姐都答应了哦。真好!姐姐,我们回家吧。”小怜转头看向阿越,语气很是开心。

    “好啊,今天多了两个弟弟妹妹,是该庆贺一下了。我们回家,姐姐给你们做好吃的。”阿越语气欢快,仿佛遇到了很开心的事。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