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满目山河行 > 第96章 老大难当(2)

第96章 老大难当(2)

    “这算什么,临阵脱逃,战场上一律斩首。带兵打仗嘛,军纪严明,服从命令听指挥,才能保证赢得胜利。”

    李丛信说完,又指了指门外,“这一招,对门外那些人也有用。他们不是来请罪的吗?你要摆足架子,先听他们怎么说。然后你要当众义正言辞地指责他们欺负弱小的行为,不但卑鄙,还有违江湖道义,如果是你的手下,早就砍胳膊剁腿剁脚了。”

    王楫连连点头,听李丛信继续说下去:“最后嘛,你要给足他们面子。就说看在他们老大金老鼠的面子上,这事让花子会自行处置,完事后,给你个交代。”

    “这就完了?”王楫没想到自己苦苦思索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原来这应对办法竟然如此简单。

    “这才多大点事啊?处置起来,自然简单了。怎么?你觉得不妥?”李丛信嬉笑道。

    “够了,我觉得很好。”王楫连连点头,一脸坚决执行的表情。

    祁渺听了李丛信的话,心里也在叫好。

    这么做,一来显得南北帮有气量讲义气。二来么,还卖了花子会一个面子,而且花子会还必须处置那两个乞丐,给南北帮一个交待。最后,借了这件事和卖了的人情,以后和花子会的交往,南北帮自然也就占了先手。

    见王楫已经领悟了,祁渺和李丛信二人也不再啰嗦,仍然原路返回,翻墙出了宅子。

    有了这档子事,二人先前卖艺乞讨的想法也就没法去做了。花子会的人虽然不敢招惹他们,看在南北帮的份上,只怕也会多有照顾。这样一来满城皆知不说,二人露了行迹,今后还怎么讨饭?

    其实,对于祁渺二人来说,他们俩现在更担心的是,如果三休真人知道了踢场子的事,会怎么处罚他们。两人大眼瞪小眼,想了半个时辰,也没想出个稳妥的法子来应对。

    “不就延时吗?大不了我们在城里多讨一个月的饭,有王楫和花子会罩着,至少没人敢欺负咱们,讨饭应该也会容易一些吧。”李丛信啃着买来的烧饼,虽然有些干硬,也觉得甚是美味。

    “唉!要是还能卖艺赚钱就好了。”祁渺叹了口气,看着手里的烧饼直发愁。

    昨天卖艺得了三十八枚大钱,今天才买了四个烧饼,就花掉了十二枚大钱,要不了两天,这钱就没了。

    “师妹,你说师伯为什么非要我们来讨饭?还得装哑巴装傻子?”李丛信忽然问道。

    “师父的心思,我哪里猜得到?也许是考验磨练我们也难说。”祁渺摇了摇头,这个问题,她也想了好久,无奈就是想不通透。

    “我怎么有种腹背受敌的感觉。昨天抢我们点心的那两个人,除了师伯外,另一个,我觉得也很熟悉。”李丛信把烧饼几大口吃完,抹了抹嘴角,“我觉得应该是我师父。”

    “你师父?清玄掌教?”祁渺听他这话,吃了一惊,觉得有些不大可能。

    一直以来清玄真人给她的印象,都是一本正经的模样,怎么可能和三休真人一起来捉弄他们,这与她的认知严重不符。

    “掌教怎么啦?你别看我师父平日里道貌盎然,他那是端着,不装出那副样子,怎么做得了掌教、驾驭那些道众?你不知道,我师父肚子里的算计一点不比三休师伯少,只不过别人不知道罢了。”

    李丛信说到这里,有些兴奋起来,“师妹,你说这样的两个人,如果联手算计我们,我们会怎么样?”

    祁渺苦着脸,连连叹气道:“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们肯定会被整治得很惨,逃无可逃。”

    “未必吧,也许会很有趣呢。”李丛信满脸的期盼,这让祁渺有些无语。

    “丛信师兄,看你这样子,倒是愈挫愈勇啊。你居然想挑战我师父和清玄掌教?你这也太……”祁渺摇摇头,对李丛信的这种盲目自信,实在不敢苟同。

    “师妹,你想想,我师父清玄真人,还有你师父三休真人,那都是什么样的人物?说他们聚天地之才、睥睨众生,不为过吧?两人联手,那该有多厉害。如果我们在他们手下,想办法把事情做漂亮了,那岂不是很有趣?”

    李丛信没有否认自己的想法,反而有些亢奋起来。

    “有趣是有趣,只怕我们俩会死得很难看。”祁渺苦笑道。

    就斗智斗勇这种事,她和李丛信两个小孩子,怎么可能斗得过两位早已成精的师父?单他们的阅历见识,就够自己学一辈子了。就算是想要超越他们,也绝对不是现在,至少也要在自己学会了他们全部本事之后,那时候再去尝试还差不多。

    “笨蛋,我们哪里是和他们斗智,不过是寻找一些机会,把讨饭这件事做漂亮了,让他们挑不出错来,刮目相看而已。”

    李丛信的眼里泛着亮色,这让他沾满泥污的脸隐隐透出一圈光彩,看起来漂亮了许多。

    “师妹,你想想,他们就算是针对我们,也不过是折腾一下我们而已,又不会真把我们怎样。这么一来,我们就有了很多可以利用的机会,不就一个月吗?就算违规延时到两个月,我们也能想出办法来,做个优哉游哉的乞丐。”

    “丛信师兄,你别忘了,我们一个要装哑巴,一个要装傻子,只要妄动一个念头,就是违规,你还怎么把事情做得漂亮?”

    祁渺连连摇头,又说道:“想来师父早就料到我们会投机取巧,才定下了这些条件。在事情还没开始之前,师父就把所有的路都堵死了,你还想优哉游哉?死心吧。”

    李丛信刚才还满脸亢奋,一听祁渺这话,人一下就萎顿下去。他一向自视甚高,总觉得三休真人占了先机,想以自己的聪明智慧小小反抗一下。反正也死不了,倒是很有趣很好玩。

    可是经祁渺这一提醒,他细想之下,才觉得有些恐惧。三休真人的谋算,在一开始就立于了不败之地,而他现在才后知后觉,别说斗了,就是耍赖也难有胜算。

    这么一想,李丛信顿时泄了气,整个人也有些无精打采,只蹲在一边不说话。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