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满目山河行 > 第75章 别有洞天

第75章 别有洞天

    在听完三人禀告了实情后,三休真人并未动怒,只把银子接了,说是找人去修玉皇殿。

    他也没有让三人回竹林院住,按照教规,直接把三人罚去思过崖,面壁思过去了。

    思过崖是悬崖峭壁之上一块天然形成的巨大石台,可以容纳几十人打坐练武。石台的西边是一道光滑如镜的峭壁,东、南、北三面环绕着一道深不见底的深渊,连遮阴挡阳的树都没有一棵。

    不过三天,祁渺三人已经被晒得脱了层皮。

    “这么下去,怎么得了?再有几天,身上就长草了……”祁渺昂头望着老天自言自语。被晒还在其次,若是师父罚他们面壁三个月,那就很惨了,满身污垢,到时候身上长出杂草怎办?

    “不就是身上长几颗草而已,不用那么绝望吧?”李丛信和她并排站着,嬉笑了一句。

    祁渺朝边上挪了挪,想离开他远点,这丛信师兄顽劣也罢了,还会猜测别人心中所想,这也太恐怖了。

    “你也不用怕,我哪有那么闲,成天盯着你。”李丛信说着,走上前一步,挪到了悬崖边上,还探头往下望去。

    “别,丛信师兄,你别在那里往下看了。那儿危险,你还是站过来,要真掉了下去,可是尸骨无存了。”

    祁渺惊得脸色雪白,就李丛信现在站得那个位置和那个站姿,稍有些风吹草动,准得掉下去。

    “哈哈!”李丛信忽然一阵狂笑,身体也左右摇摆起来。

    “小心!”祁渺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来,悬崖边上已经不见了李丛信的身影。

    “王楫师兄!”祁渺张大着嘴愣在那里,半响,才模模糊糊意识到要喊王楫救命。

    “怎么啦?丛信师兄呢?怎么不见了?”

    王楫自打上了思过崖,就一直在练功,不是打坐练气,就是自个儿练习剑术。这会儿听见祁渺的惊叫,急忙跑了过来。

    祁渺指着刚才李丛信站立的位置,结结巴巴说道:“丛信师兄,从……那里……掉……掉下去了。”

    “真的?”王楫也吃了一惊,怔了怔,走到李丛信刚才站立的位置,探头往下望去。只见悬崖之下,层层云雾遮挡,也望不到底。

    “怎么办?丛信师兄一定摔死了。呜呜!”祁渺都急得哭起来了。

    王楫皱着眉头,问了一句:“丛信师兄是自己掉下去的吗?”

    祁渺一听他这话,有些恼了,大声责问道:“王楫师兄,听你这意思,莫非你怀疑,丛信师兄是我推下去的不成?”

    王楫连连摇头,急忙解释:“不是,我只是觉得,丛信师兄不象是个会自杀的人。”

    “是吗?你这么想?如果他真想死呢?”祁渺微微摇头。

    她没有去反省自己对王楫的误会,却陷入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之中。说不出为什么,她总觉得在那个嬉笑、顽劣、漫不经心的李丛信背后,似乎还藏有另一个决然不同的李丛信。

    “不,丛信师兄绝不是那样的人,他活得那么自由自在,那么开心。”王楫的语气中居然流露出几分羡慕,这让祁渺有些吃惊。

    这几天的相处,虽然李丛信经常摆出一副嬉皮笑脸和满不在乎的样子,她却觉得远不是那么会事。她并不觉得李丛信那是开心,在经历了那些惨痛经历后,她觉得他的内心,应该如同她的一样,很难真正开心起来。

    她似乎忘记了,王楫也经历了和他们一样的惨痛。其实王楫羡慕得不过是李丛信能够恣意妄为,做让自己开心的事而已。每一个乖孩子的身体里,都深藏着一颗想作怪搞事的心,只是习惯了忍耐和守规矩而已。

    “喂,你们两个,看着我死了,也不哀悼一下,还在这里讨论我会不会自杀的狗屁问题。”

    半空中忽然传来的李丛信的声音,把祁渺又吓了一跳。

    “你是人还是鬼?”祁渺问,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颤抖。

    “是人。”王楫替李丛信作了回答,答案就像他的人一样沉闷。

    “为什么骗我?”确定李丛信没有死,祁渺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胸中却起了愤怒。刚才她不仅受了惊吓,还很真心实意地为他难过,那哭声也是发自内心的。

    “因为你太笨!”李丛信忽然从山崖下蹦了上来,闲闲地站在他刚才掉下去的位置,有些懒洋洋地说道。

    “你混蛋!你去死吧!以后我再也不会被你骗了,再也不会替你担心流泪了。”祁渺狠狠跺了跺脚,跑到峭壁另一边去了。

    “你不该骗师妹,她刚才被吓到了,哭得很伤心。”王楫扔下这一句话,径直往祁渺那边走去,没再搭理李丛信。

    “真的哭了吗?真是个胆小鬼。”李丛信冲着二人的方向不屑地大声嚷嚷。

    在回头的刹那间,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是淡淡的懊悔。他其实早已相信祁渺是为他哭了,他已经后悔不该那么吓唬她了。

    冷战持续到了半夜,两个人谁也没搭理谁,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当祁渺被李丛信从睡梦中叫醒的时候,她还记恨着他。

    “带你们去个好地方。”李丛信压低了声音说。

    “你想偷偷下山去?”王楫问,很有些戒备的样子。

    “不是,是我白天下去的地方。”李丛信看向祁渺的眼神里一本正经,这让祁渺内心里立刻有了警惕。

    “这石台下面莫非另有洞天?”祁渺尽管警惕着不要再被李丛信骗,却不得不相信他的话,白天的一切正好为他的话作了最好的注脚。

    “小声点,别惊动了山下的那人。”李丛信“嘘”了一声,出言阻止。

    这山下离这山崖上那么远,怎么可能惊动下面的人?祁渺见李丛信还在故弄玄虚,忍不住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他好像不骗人就活不了似的。

    “我说的是真的,那个人是你师父。我白天看到他了。”李丛信的声音压得更低了。

    “我师父?”祁渺几乎没怎么想,就确认了李丛信话的可信度。

    她可是亲眼目睹三休真人怎么修理端木行那些人,不但计谋百出,那手段也是层出不穷。暗地里观察弟子这种事,放他身上,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这一路上来,她可是领教过了。

    “你们究竟去不去?”李丛信有些不耐烦了,他今晚可是一片好意,想领他们下去见识一翻,随便洗个澡,享受一下。

    “我去。”祁渺一向对周围未知的一切充满着好奇,不去见识一下,不满足一下好奇心,她实在心痒难忍。
    阅读书签自动加入临时书架,方便下次继续阅读!